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97 血海深仇殺殺殺(二)


  第三更!拜求收藏!今天竟然掉了兩枚收藏,真是氣煞俺了。
  ——
  這一年在南蠻冥域、南蠻深山的不斷戰斗,令陳汐牢記一個極其重要的原則,對待任何敵人,都不要有任何保留,以最精準,最快的速度殺死敵人,永遠是取得最后勝利的不二法則。
  今天,他的確沒有留手。
  家園被毀,千里雞犬不留,更連累張氏雜貨店和清溪酒樓也化作一地廢墟,血漬斑駁,尸骨無存。
  這一幕幕慘劇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刀子,刺得他心在流血,靈魂都在痛苦的顫抖。
  自幼到大,他從沒像今天這樣恨過,胸腹間積攢發酵的恨意刺激得他已陷入一種嗜血的狀態。
  今日,不殺人,不見血,心中之恨,何以宣泄?
  偏偏地,他那殷紅的瞳孔里,除了洶洶燃燒的憤怒火焰,卻還有著一絲漠然,沒有一絲感情的漠然。
  從無數殺戮和戰斗中活下來的陳汐,如今不僅擁有可怕的戰斗技巧,還擁有無比堅韌的戰斗意志。
  他的漠然、他的憤怒,都無法影響他戰斗的水平,反而反哺似的令他的戰斗水平在一節節攀升!
  嗖!嗖!嗖!……
  一千九百根弩箭破空激射,冰冷堅硬的箭頭劃破空氣,摩擦出熾熱灼目的火花,帶起一連串尖銳刺耳的嘯音,奔襲而來。
  像滾滾碾壓而來的烏云,鋪天蓋地,讓人不由升起逃無可逃的無力感。
  不過,這樣的攻擊,對陳汐而言卻是破綻百出,毫無威懾力。
  在他把天龍八步修煉至天人合一地步時,已經可以游刃有余地避開萬箭齊發的攻擊,如今更是修煉了神風化羽遁法,身法中蘊含了一絲風之道意,別說避開這不到兩千支弩箭的襲擊,就是再多出十倍百倍,也碰不到他的一塊衣角,更遑論傷害到他了。
  刷!
  下一刻,陳汐已消失在原地。
  如雨的弩箭攻擊并沒有落空,而是徑直在那些早早沖上來的殘余玄麟衛身上洞穿出無數個血窟窿,死相凄慘無比。
  “布陣!”
  吳管家似早已料到陳汐能夠躲開,所以在飛靈重弩甫一發射,再次暴喝一聲,自己卻是悄悄退回了人群后方。
  刷!
  一千九百人同時拔刀,聲音像在同一時間響起,震耳欲聾。同時,九百名玄麟衛和一千名白甲衛驀地動起來,穿梭交織,縱橫交錯。
  幾乎在瞬間,已布置成一個殺氣沖天的刀陣,一把把雪亮鋒利的虎刺刀遙遙指向蒼穹,刀面在夕陽下泛起一層如血般的光澤。
  “陳汐,不擊敗這座陰陽千刀陣,你休想進入我李家大門!哈哈哈……”吳管家躲在緊閉的大門后,猖狂大笑。
  笑聲旋即戛然而止。
  此刻的吳管家,就像被人掐住脖子的鴨子,眼瞳睜得滾圓,驚恐地看著立在身前的身影,差點嚇得肝膽俱裂。
  這家伙……什么時候進來的?他的速度,怎么可以這樣快?
  咻!
  冷光乍現,在吳管家來不及發出呼救聲時,其脖子上徑直被洞穿一個血洞,臨死也沒有想到,陳汐是如何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啊!陳汐闖進來了!”
  “吳管家死了,死在了陳汐劍下!”
  “快來人!陳汐殺進來了!”
  ……
  大門后方是一個千丈范圍的空地,地面用堅硬光滑的青石鋪就,再往后就是通往李家后宅的一條條迂回通道。
  此刻,正有幾十個仆役在空地上,看到陳汐一劍抹去吳管家的性命,他們再忍不住發出一聲聲尖叫,轟然逃散。
  咻!
  然而還不等他們逃遠,一把飛劍飆射而出,像長了眼睛一樣,干凈利落地收割著性命。
  惡奴劣仆,為虎作倀,當殺!
  陳汐沒有回頭,徑直朝內走去。
  “大家一起上,殺了這掃把星!”
  “對!他再厲害,畢竟是一個人!”
  “殺!”
  在一陣陣吶喊聲中,潮水似的李氏子弟從四面八方涌來,個個神色猙獰,朝陳汐圍攏而來。
  在門外組成陰陽千刀陣的玄麟衛和白甲衛也聽到聲響,紛紛朝門內涌入,他們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陳汐是如何悄無聲息地進入大門內的。
  不過,以他們的眼力和境界,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配合神風化羽遁法,其速度有多么的恐怖。
  人群如潮水涌來,這些李家子弟個個面目猙獰,流露出嗜血和殘暴,稍稍膽小的人,足以嚇得肝膽俱裂。
  看到陳汐無動于衷,領頭的李氏子弟先是一驚,旋即大喜,扯著喉嚨喊:“兄弟們!殺了他!李銘少爺肯定會厚厚賞賜我們的!”
  “殺!”
  “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厚賞,這些李家子弟一個個亢奮起來,個個高喊著朝陳汐殺去。
  陳汐沒有遁空,沒有逃走,臉上的身上更是沒有一絲的波動,就像他手中的玄冥劍,沒有一絲的顫抖。
  手腕抖動,劍身輕輕一劃。
  嗤!
  一道玄冰繚繞的劍光出現在半空中,寒氣乍現!
  “啊!”三聲凄厲的尖叫陡然響起,一照面,三名李氏子弟竟然被這道劍光攔腰切割成兩半,鮮血和各種內臟灑的滿地都是。三人并沒有死透,上半身在地上兀自拼命掙扎,慘厲的尖叫不絕于耳。
  這樣的場景便是這些心情冷酷的李家子弟,也不由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距離陳汐最近的幾人下意識地后退幾步。
  旋即,一道道冰晶似的劍光像無數條曼妙多姿的流光,劃著凌厲的弧度,轟然朝四周切割而去。
  李氏子弟驚駭發現,陳汐手中的劍快得就像隱匿在虛空中的閃電,幾乎在眨眼間已劈出千百條匹練劍光,此起彼伏的劍光濛濛如冰霧,揮灑著冰寒徹骨的致命氣息,鋒利的讓人無法想象,任何東西碰觸到劍光,都會被一分為二。
  一茬一茬的李氏子弟慘死倒地,要么被破開胸膛,要么被洞穿喉嚨,要么徑直被劍芒切割成兩半,眼紅濃烈的鮮血似雨水潑灑而出,與地上一具具開膛破肚的死尸勾勒成一幅地獄似的死亡畫面。
  陳汐的眼眸依舊通紅如血,神情依舊漠然如冰,他就像沒有靈魂的傀儡,動作快如鬼魅,劍勢沒有一絲多余,精準狠辣得令人發指,高出數倍的境界,讓他每次攻擊都能取得最大的戰斗成果!
  戰斗,無疑是最好的磨刀石。
  在南蠻冥域和南蠻深山中的一次次生死搏殺,把陳汐所有的力量都錘煉得凌厲無比,在神風化羽遁法和完整的風之道意的配合下,他的身形飄渺得難以令人置信,就像一縷飄蕩在人群中的輕煙,無法捉摸。
  殺!
  殺!
  殺!
  陳汐就像一個飄忽不定的死神,手中的利劍一茬一茬地收割著生命。附近能夠站立的人在急劇地減少。
  在這種近乎碾壓、屠殺的戰斗下,只十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只剩下稀稀落落數十人,每個人臉上能夠看到的只有絕望和無盡的恐懼。
  如果說剛才他們是被豐厚的賞賜所驅動,那么現在他們只看到濃濃的血腥和死亡,而陳汐在他們眼中已成了一個無情冷酷嗜血如狂的魔鬼。
  噗!
  一道劍光如電閃過,帶起一蓬溫熱猩紅的血沫,距離陳汐十丈內的人,至此徹底死絕。
  “快跑啊!”
  剩下的李氏子弟徹底崩潰,轉身拼命朝四處逃去。
  “真是一群廢物啊!”
  便在這時,一道冷厲暴虐的聲音隆隆炸響,伴隨聲音,一個黑發狂舞、神色兇厲陰沉的少年掠空而來。
  陳汐抬頭,認出那道身影是李銘,李家家主李逸真的次子。
  咻!咻!咻!……
  八柄飛劍暴掠而出,像聞到血腥味的禿鷲,朝那些倉惶逃命的李氏子弟撲去。
  “大膽!當著我的面你竟敢……”
  李銘的暴喝還沒說完,便看見一連串的血花此起彼伏的飆射而出,噗通噗通聲不絕于耳,他們的速度比之飛劍,根本就無法相提并論。
  眨眼間,那些逃散的李氏子弟已是全部死絕。
  地面上一片狼藉,尸體、碎肉、血水、花花綠綠的內臟,濃稠如同實質的血腥彌散整個天地,令人聞之作嘔。
  李銘額頭青筋暴突,一股暴虐的氣息在他身上洶涌彌漫。
  他也殺過人,他甚至比陳汐此刻所殺的人更多,可當這些死人都是自己的親族時,他那飽經血腥浸泡的心臟,卻不禁狠狠抽搐起來,無盡的怒火在心底燃燒,像熔漿涌遍全身,刺激得他快要發瘋。
  “陳汐,你的實力的確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不過,你竟敢屠殺我這么多族人,今日我一定要將你千刀萬剮,活活炮制而死!”
  李銘神色猙獰暴虐,長發飛舞,周身驀地涌現出一條碧森森的火焰,如龍傲嘯,似呼奔騰。甫一出現在空中,那灼熱恐怖的氣焰攪得虛空一陣震蕩扭曲。
  “碧焰化蛟訣!”
  暴喝聲中,碧焰蛟龍活靈活現地在空中猛地發出一聲咆哮,而后滑過虛空,利爪朝地上的陳汐狠狠抓去。
  這條火焰構成的蛟龍足足有百丈長,自半空撲殺而下,一個爪子就有陳汐身體那么大,上邊碧焰森森,邪惡陰冷的氣息濃稠之極,空氣都被灼燙得嗤嗤化作一股股白煙,地面堅硬的青石板更是酥軟成泥,一塊塊碎裂,氣勢駭人之極。
  陳汐沒有動,在那蛟龍爪子快到頭頂三尺之地時,他右手驀地探出,簡單直接的一記大崩拳轟了過去。
  砰!
  一聲悶雷似的炸響轟然響起,碧焰蛟龍的一只利爪瞬間被轟成無數團細小的火焰,潰散掉落。
  咔嚓!咔嚓!……
  利爪碎裂之后,那碧焰蛟龍的全身陡然僵硬在半空,繼而百丈長的身軀上出現一塊塊蛛網般的裂痕,瀕臨支離破碎的邊緣。
  一拳之力,威猛如斯!
  “該死!怎么可能?我這碧焰化蛟訣無往不利,怎會被這廢物一群就擊潰?”半空中,李銘瞪大眼睛,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議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