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67 淪為棋子

一個月后。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眸光冷冽,帶著一抹肅殺無情的味道,猶若通往幽邃深淵的路徑,令人心寒。
  正在一旁靜修的貝靈被驚醒,當看見這一幕,心中莫名一寒,感覺陳汐像變成另外一個人,淡漠無情,冷冰冰的沒有任何感情波動。
  幸好,僅僅一瞬間,陳汐已恢復到從前那般氣質,沉靜出塵,透著一股令人清寧的獨特氣息。
  這一次打坐,令他收獲巨大,超乎想象。
  先是獲得了一塊河圖碎片,而后又參悟掌控裁決奧義,因此而觸動開啟了幽冥錄,獲得無上道法“裁決七式”。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已是將“裁決七式”的所有奧妙徹底吃透,掌控于心,所欠缺的就是磨礪了。
  和以往他所掌控的道法神通相比,無論是“裁決七式”,還是“火照神拳”,皆都是屬于幽冥中的無上道法,獨步古今,威勢恐怖絕倫。
  尤其對于兇魂厲鬼夜叉冤魄一類的鬼物,有著天生的克制作用。
  “你……修為又提升了?”
  貝靈在一旁低聲問道,清冷的面孔上難掩驚訝之色。
  “提升?”
  陳汐搖了搖頭,道:“只是戰力有所提升,修為依舊在地仙八重地步。”
  他并沒有說謊,自打進入幽冥界之后,他先后修習了“大輪回訣”“火照神拳”“裁決七式”等來自幽冥錄中的無上道統和道法。
  而后又參悟掌控了圓滿級別的彼岸道意,基礎地步的裁決奧義,這一切融合在一起,令他的戰力比之以往起碼又提升了一倍有余!
  可惜的是,他直至如今,也未能感悟到迎來第九重天劫的契機。
  地仙九重,羽化而登仙,這一重天劫又名“霞舉天劫”,寓意飛至仙界之際,從仙界會涌來一抹引渡仙霞,化作神虹,接引破劫之人。
  “或許,等返回人間界時,就能感應到那一縷晉級契機吧?”
  陳汐隱隱有一種感覺,自己或許是受了幽冥界的天道法則之力影響,因為他本身并非是幽冥族人。
  搖了搖頭,陳汐不再多想,抬眼看著貝靈,笑問道:“氣可出了?”
  不提還好,一提貝靈就忍不住笑,“嗯,你靜修這段時間,我在紫羅城打探了不少消息,如今的崔家都鬧翻天了,雞飛狗跳,很是熱鬧。”
  她清眸盈盈,櫻唇微翹,面容清冷而白皙,此時輕輕一笑,奪盡天地鉛華,令萬物都黯然失色,美麗的驚心動魄。
  陳汐笑著起身,眺望極遠處,隱隱能看見一線紫羅城的輪廓,凝視片刻,就收回目光,道:“咱們走吧,去六道王域!”
  ……
  閻羅王域,十殿閻羅掌控之地。
  傳聞之中,閻羅王域是幽冥界中最為廣袤的一片疆域,十位閻羅帝王,坐鎮十方,共同鎮守著十八重地獄以及那三界怨氣匯聚之地——幽冥血河!
  而那第二殿閻羅楚江王,坐鎮于閻羅王域正南區域,和六道王域之間,隔著一片放眼三界都赫赫有名的汪洋——苦海。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太古時期,一位佛界菩薩降臨幽冥,觀望苦海之后,曾發出了這樣一聲流傳千古的感慨,以此形容的正是苦海的壯闊與浩渺。
  如今,此言也形容勸人向善之意,流傳天下。
  ……
  萬流山。
  閻羅第二殿盤踞之地,位居渾濁苦海之畔,山勢陡峻,萬流歸于此,匯入苦海之中,雄渾壯闊。
  萬流山上,一處漆黑猶若古堡般的大殿中。
  此時,一位頭戴帝冠,身穿玄黑衣裳,身姿偉岸孤峭的男子,負手立于大殿之前,一對如電冷眸凝視著遠方的浩渺苦海,沉吟不語。
  他面容古奇,普普通通,但眉宇疏闊,腰脊偉岸,自有一股沉凝巍峨氣吞萬里山河般的大氣魄。
  此人,便是第二殿閻羅這一任楚江王——季康!
  “竟然是一場陰謀,本王倒是小覷了那位崔家老祖……”
  季康喃喃,一對眼眸中倒映著遠處那天地氣象,苦海翻滾山霧蒸騰在其眸子中旋轉不休。
  “罷了,沒有裁決之力,幽冥盤落入本王手中,也是無用之物,及時還回去,或許能平息了那老東西的怒火。”
  沉默許久,季康袖袍一揮,一道烏光倏然直竄而出,落入那萬流山腳下一處宮殿中。
  “將此物交還紫羅城崔氏。”
  季康淡淡囑咐,明明是站在山巔大殿中,可聲音卻清晰地在山腳下那處宮殿中響起。
  “喏。”
  一名黑影閃出,躬身朝那一處大殿行禮之后,便一閃消失不見。
  做完這一切,季康似輕松不少,悠悠踱步至大殿外,遠眺那渾濁苦海,但沒過片刻,他那疏闊的眉宇猛地一蹙,“心神不寧,躁意滿身,這個是不詳之兆啊,難道有厄難要降臨本王頭上?”
  一想到這,他臉色微微一沉,盤膝坐在一處崖岸孤石之上,形如蒼松,開始默默推演一切。
  半響之后。
  突然一道冰冷如一泓寒泉似的聲音在季康耳畔響起,“還用推演嗎,你已經大禍臨頭,朝不保夕了。”
  伴隨聲音,一道綽約如仙子下凡般的窈窕身影,出現在崖岸之前,她白衣勝雪,秀發如瀑,額頭瑩白,清美而傾城的容顏朦朧于煙雨之中,似真似幻,不染煙火氣息。
  赫然是卿秀衣!
  楚江王季康睜開眼眸,沒有回頭,淡淡道:“本王已經推算出,只不過是一個小麻煩罷了,似乎和你大有關聯。”
  卿秀衣容如止水,波瀾不驚,道:“小麻煩?那可不見得,起碼我很清楚,你根本沒能推演出什么。”
  言辭平淡,卻透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哦?”楚江王季康霍然扭頭,如電般的眸子冷冷盯著卿秀衣,“何以見得?”
  卿秀衣卻是不再多言,一對清眸凝視遠處苦海,衣衫獵獵,秀發飛舞,目光中隱隱有著一抹飛揚的神采。
  她知道,那家伙終于要來了。
  沒有什么原因,僅僅只是直覺。
  這讓她感到無比的欣慰熨帖自豪以及一抹由衷的感動。
  不過,這些情緒僅僅縈繞于其心頭上,而不會表露于外,她本就是一個內斂如冰的女子,不屑于任何的言辭或神情來表露心跡。
  對她好的,心中知道就足夠了。
  “看來,你很盼望著那個陳汐來。”
  楚江王季康起身,雙手負背,只那么一站立,就有一種無法撼動的懾人氣魄,“不過很可惜,單憑他的力量,來了也是自尋死路。我可不是冰釋天,不會看在你的面子上,放過了那小子。”
  “冰釋天當日也如今這般自負,可最終,他被斬殺了一具分身。”卿秀衣看也不看對方一眼,靜靜說道。
  楚江王季康眉頭皺了皺,突然笑了,“可最終,那小子還是失手了,沒能把你帶回去,不是嗎?”
  聞言,卿秀衣唇邊泛起一抹淡淡的嘲諷之色,“兩個大羅金仙合力算計一個地仙人物,這很值得驕傲?”
  “驕傲倒是談不上。”
  楚江王季康笑了笑,渾不在意,淡然說道,“其實你應該清楚,如果本王愿意,完全可以把你鎮壓入十八層地獄之中,之所以不殺你,無非是看在冰釋天的面子上,所以,本王勸你還是莫要有什么過分行為。”
  卿秀衣抿嘴不言。
  “罷了,等本王殺了那小子,再和你好好暢談一番,聽說你輪回百世,這可是了不得的道果,即便在幽冥之中,近些年來也沒人能做到了。”
  楚江王季康深深望了卿秀衣一眼,道:“不過在這之前,還請你移步‘囚神窟’,免得走丟了,本王還要耗費時間將你找回來,那可太麻煩了。”
  “希望下次相見,你還是活著的。”
  卿秀衣淡淡丟下了這么一句,徑直轉身,飄然而去。
  楚江王季康啞然,像聽了一個無關痛癢的笑話,他望著卿秀衣離開的背影,直至許久之后,這才袖袍一揮。
  咔嚓!
  萬流山深處,仿似有一道鐵門被鎖住,發出一聲金屬脆響,聲音雖低微,可卻被楚江王季康清晰無誤地捕捉到耳中。
  “來人!命令苦海中的力量,有外人敢闖入其中,無論是誰,殺無赦!”
  楚江王那淡漠而沉厚的聲音,倏然傳蕩在整個萬流山上下,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肅殺之氣。
  嗖嗖嗖……
  下一刻,一道道黑影從萬流山中飛竄而出,像一只只黑色的蝙蝠似的,撕裂虛空,飛向了那茫茫苦海之中。
  “地仙八重?哼,先過了苦海這一關吧!否則,又有什么資格被本王所殺?”楚江王季康喃喃了一聲,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憑空消失在原地。
  ……
  三天后。
  一男一女出現在了苦海之畔的寶冥城中。
  男的清俊出塵,卓爾不群,女的清冷如冰,身姿綽約,正是陳汐和貝靈。
  “苦海,萬流山第二殿閻羅……”
  走在寶冥城那繁華的街道上,陳汐卻在心中默默思索,“這苦海,不就是沉淪道意的發源之地嗎?”
  ——
  ps:狀態很不好,卡文的厲害,今天第三更放明天,也就是明天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