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69 仙佛之爭

茫茫苦海,浩渺無邊。
  進入其中,宛如進入到另一片天地,颶風怒嗥,驚浪淘空,黑壓壓的烏云猶若大山般,覆蓋在蒼穹之上,流竄著一道道炫亮可怖的電弧。
  這里的空間,幾乎時時刻刻處于崩亂的跡象之中,猶若一塊塊支離破碎的琉璃一般,觸目驚心。
  尤為駭人的是,那大海之上,不時會飄蕩起冤魂、兇鬼、以及一個模樣猙獰的恐怖海獸,肆虐八方,將這片海渲染得猶如煉獄!
  ……
  轟隆!
  一片暴雨如注的海域中,五道人影正與一群模樣猙獰的“海魂蠻獸”激烈戰斗在一處。
  湯云手持著一張大弓,弓弦連撥,鋒箭橫空,連珠一般射向一只只的海魂蠻獸。
  這顯然是一柄仙器級別的大弓,箭矢如驚虹,繚繞縷縷仙罡,帶著一股可怖的洞穿力,能夠輕易撕裂虛空。
  可惜,箭矢雖快如閃電,這些海魂蠻獸的反應更是迅快,輕易便躲避掉湯云的射擊,更有不少海魂蠻獸撲殺而來,想要將湯云撕裂。
  王彥手持一柄長刀,雪亮如銀,在虛空中頻頻閃爍,將沖殺而來的海魂蠻獸一一逼退,負責湯云的安全,兩者之間的配合十分默契。
  在戰場中央,任長風赤手搏殺,威勢如神,狂放不羈,一招一式無不帶著一股可怖的法則之力,擊殺了不知多少的海魂蠻獸。
  這群海魂蠻獸著實太多了,鋪天蓋地,數都數不過來,不過正是有任長風的存在,這才牽制了大量的海魂蠻獸,為眾人減輕了諸多負擔。
  至于陳汐和貝靈,則也殺入了戰局。
  貝靈無所保留,因為她的修為,是眾人中最低的,不過她那堪比地仙七重境的戰力,依舊引起了任長風三人的頻頻矚目,皆都有些驚艷不已。
  唯有陳汐保留了許多,只是在海魂蠻獸攻殺上來時,這才出手將其擊斃,眼下的局勢,已是穩操勝券,也不需要他出多少力。
  “這苦海之中,還真是古怪,四處彌漫著一股沉淪的味道,連這些冤魂所化的海獸身上,竟隱隱也有著一絲沉淪的氣息……”
  “那羅睺峽谷擁有彼岸花果實,也不知這苦海之中,是否也有蘊含沉淪道意的寶貝了,若能借此機會將自己的沉淪大道完善,倒也不錯。”
  “不過,此地還真是危險啊,處處虛空崩塌、環境惡劣,一般人踏足其中,只怕早已殞命其中了……”
  一邊應付著那些海魂蠻獸,陳汐一邊在心中暗自思忖。
  他們已進入苦海整整兩天時間,路途上,遇到了不少兇險,不過在任長風的帶引下,倒也都能化險為夷。
  不過,若是換做一般人前來,只怕剛進入苦海就葬身其中了。
  要知道,他們可是一尊天仙,三位地仙巔峰王者和一位地仙六重強者,這樣的強大陣容,都不得不小心翼翼,不敢冒然行動,可知這苦海中有多恐怖了。
  像眼前的海魂蠻獸,就是一種冤魂所化的可怖兇獸,一個個戾氣沖天,實力最弱的都有地仙四重境界,鋪天蓋地涌來,聲勢駭人之極。
  噗噗噗……
  戰斗在持續,不斷有海魂蠻獸慘叫被誅,或是因為被箭矢洞穿而亡,或是被長刀開膛破肚,或者直接被任長風大手一抓,就抹殺十余頭。
  足足盞茶功夫后,這些海魂蠻獸才被徹底抹殺一空,化作漫天的戾氣和血腥彌散天地之間。
  這片海域恢復了平靜,陳汐環顧四周,不由輕輕吐了一口氣,不再多想。
  “貝靈姑娘果然身手了得,實力不凡。”
  那湯云笑著走了過來,眼神中帶著一抹欣賞之色,更有著一抹熾熱,像貝靈這般清冷絕美,而又戰力驚人的女子,的確是走到哪里都會受到關注和傾慕。
  旁邊,那王彥也流露出一抹認同,無論人間界,還是幽冥中,其實都是奉行著實力為尊的原則,貝靈才地仙六重境,卻能發揮地仙七重境的戰力,的確令人驚嘆。
  貝靈對此卻沒什么感覺,只是抬眼瞟了正在審視四周環境的陳汐一眼,心中暗道:“你們沒見到這家伙出手,否則非被嚇傻不可……”
  這時候,那任長風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貝靈,道,“你很不錯,若有興趣的話,可以加入無知樓,我可以當你的接引人。”
  此話一出,那湯云和王彥皆都露出一抹驚訝之色,似沒想到,任長風居然會如此看重眼前這個絕美女子。
  一時之間,兩人看向貝靈的目光中,皆都不可抑制地帶上了一抹艷羨之色。他們是任長風的屬下,實力更有地仙八重境,可卻無法換來任長風成為自己的“接引人”。
  可貝靈倒好,只歷經了一場大戰,就被任長風相中,想要成為她的“接引人”,這可是意味著,只要她修煉至天仙境界,就能順利接掌無知樓暗冥殿的殿主之位!
  “貝靈姑娘,這可是千載難得的機會,你可千萬要珍惜啊。”
  “是啊,任大人執掌暗冥殿這些年來,我可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如此欣賞一個人。”
  那湯云和王彥唯恐貝靈不知道其中好處,紛紛開口說道。
  見此,任長風那冷厲的唇邊有不由泛起一抹笑意,把目光看向了貝靈,隱隱有一絲期許之意。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貝靈神色平靜,毫不猶豫地就拒絕了,“抱歉,我對無知樓沒什么興趣,只要能夠跟隨我家公子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
  說著,她朝陳汐笑了笑,清眸盈盈,眉目如畫,那一抹乍現的笑容,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陳汐怔了怔,不由摸了摸鼻子,這貝靈,莫非還當真了?
  見此,湯云和王彥面面相覷,惋惜之余,不由瞥了陳汐一眼,暗道:“這家伙戰力泛泛,倒是收了一個難得無比的侍女,簡直是走了狗屎運了。”
  兩人還待開口,任長風曬然搖頭,制止住了,道,“走吧,距離‘血潮汐’開始,已經只剩下一天時間了。”
  說話之間,有意無意橫了陳汐一眼。
  陳汐卻像渾然不覺,甚至還湊上前,主動問道,“任殿主,不知這‘血潮汐’是何事?”
  他早已發現,此次出海,任長風三人乃是另有要事,不過,他可不想摻合其中,萬一出現些什么波折,耽誤了救助卿秀衣的時機,那可就晚了。
  “湯云,你來告訴他。”
  任長風吩咐了一句,就返回寶船中,態度明顯要比之前冷淡不少。
  “血潮汐,乃是只發生在苦海深處的一種天地異象,到那時,海水傾覆,席卷蒼穹,遠遠看去,就像蒼穹墜入大海之中一樣,會把海底深處的一些秘寶、古法皆都席卷出來。”
  湯云瞥了一眼陳汐,有些不情愿,不過最終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而我家大人已打探清楚,此次血潮汐和以往不同,會出現一件佛宗古寶——釋厄青燈,據傳是當年被第三任幽冥大帝鎮壓于此的一位佛界尊者所留,我們這次的目標,就是這件寶物。”
  陳汐眉頭一挑,訝然道:“釋厄青燈?消息確定嗎?”
  湯云唇邊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鄙夷,一閃即逝,“確定不確定,你跟著就行了,又不讓你出手。”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言。
  對方明顯有些看不起自己,最重要的是,他們顯然已經把那所謂的“釋厄青燈”當做了囊中之物,對自己的探問,自然有著一份戒備心理。
  “走吧,等到了目的地,我會給你們指一條路,讓你們離開,前往苦海彼岸。”寶船上,任長風淡淡說道。
  當下,眾人重新返回寶船,繼續出發。
  ……
  越往苦海深處,就越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怖。
  這里不時有時空風暴閃現,將一頭頭強大的兇惡厲鬼都卷走吞沒,那蒼穹黑云中,更不時落下一道道驚雷閃電,滲透著血色,妖異而恐怖。
  不過在任長風的帶領下,眾人倒是有驚無險地穿梭過一片片可怖區域。
  就連仙念,都在這里受到束縛,所感知的一切,都帶著一種朦朧而扭曲的氣息,讓人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翼翼。
  氣氛很壓抑。
  任長風的臉色也是越來越凝重,能讓一尊天仙都忌憚成這般模樣,可知這苦海的兇險有多么可怖了。
  在場之中,唯有陳汐神色平靜,盤膝坐在甲板上,閉目打坐,猶如一個泥塑的雕像般,古井不波。
  他在感知這片苦海中的沉淪氣息,在這個過程中,他敏銳發現,如果以沉淪道意運行周身,反而能夠極容易于與這片天地相融合。
  那種感覺,就像回歸道意本源的懷抱一般,很是舒服,渾然不覺得四周的環境有多么的惡劣。
  一炷香后。
  任長風眼睛開闔,驀地閃過一道炫亮無匹的精芒,“小心戒備,馬上就要進入血潮汐的區域了!”
  聞言,那湯云和王彥皆都神色一凜,暗暗運轉全部修為。
  只見那極遠處天邊,泛起一抹妖艷的赤血色光芒,猶如一張血盆大口,欲要擇人而噬。
  ——
  ps:我感冒了,強忍著在碼字,不要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