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971 苦海萬流

下一刻,任長風和那和尚一起,沖入了苦海深處。
  以陳汐的神諦之眼望去,也只能看見,在那苦海之下中,兩者一追一逃,很快就沖入了苦海極深處。
  當距離達到十萬丈時,神諦之眼也再無法看清究竟。
  沒辦法,陳汐本尊的煉體修為太低,神諦之眼能夠查探的范圍極限,也僅僅在十萬丈范圍之內。
  “任大人不會有事吧?”那湯云將那一枚殘破的銅環,小心藏起來,這才小心說道。
  王彥搖了搖頭,表示不知,神色慣常的古板和不茍言笑。
  “唔,等等吧,那孽魂必然不是任大人的對手。”湯云略一沉吟,就笑說道。
  當下,兩者一人持弓,一人持刀,嚴陣以待,靜靜守候。
  “要不要動手,搶了那釋厄青燈和無相法劫環?”遠處,貝靈低聲傳音道,神色清冷,眸子中卻隱隱有著一絲躍躍欲試。
  “算了,好歹同行一場,你若缺法寶,我身上倒是有不少。”陳汐搖頭傳音。
  貝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誰要你的,我只是感覺那兩個家伙剛才對你的態度實在太惡劣了,不搶他們的槍誰?”
  陳汐不由好笑,這女人啊,不管修為有多高,記仇這個毛病是不會變的。
  當然,他心中其實挺受用的,畢竟,貝靈看似清冷如冰,其實心思卻極為細膩,一直很在意自己的感受。
  突然,海水轟鳴中,一道身影沖了出來,赫然是任長風。
  只不過此時的他,衣衫染血,臉色蒼白幾欲透明,氣息萎靡,唯有一對眼眸中充滿興奮和喜悅。
  甫一沖出海面,就搖晃著手中一卷青竹玉簡,仰天大笑道:“哈哈,看這是什么,太古靈禪寺的‘釋厄法華經’!哈哈哈……”
  笑聲震天,透著無盡喜悅。
  然而下一刻,他就猛地咳血連連,身影搖晃,差點倒頭栽進苦海中,顯然,剛才那一站令他也遭受了重創。
  “湯云,快,將釋厄青燈交給我,讓我好好查探一下這寶貝。”任長風深吸一口氣,平息了一下體內氣機,高喊道。
  “好啊,任大人。”
  湯云笑吟吟答了一句,不過他卻并未交出釋厄青燈,而是直接挽起大弓,箭矢破空,直接將身前那王彥的脖頸洞穿!
  這一擊,端的是狠辣無比,出其不意,誰會想到,他竟會偷襲自己的同伴,更何況,那王彥就在他身前三步的距離,突遭偷襲,也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當場斃命。
  噗!
  血水噴灑,一路上一直沉默寡言的王彥,一位地仙巔峰王者,就這樣被自己的同伴從背后殺死。
  見到這一幕,氣氛登時凝固。
  就連陳汐和貝靈心中都一寒,誰沒想到一直笑容滿面的湯云,竟會一轉眼就干出這等卑劣狠辣的事情。
  “湯云,你……”
  任長風大怒,氣得胸膛起伏不定,見到這一幕,他哪還會不明白,這混賬東西是打算背叛自己,將寶物據為己有。
  “任大人,不好意思,在您連續多次拒絕成為我湯云的‘接引人’之后,我已打定注意,這輩子一定要超過你,將你踩在腳下!”
  湯云笑起來,透著無比的冰冷,更有著一抹怨毒,“您也別怪我無情,我也想進步,也想成為暗冥殿的大人物,不再奴顏婢色,不再阿諛奉承,不再被人呼來喚去,您知道么,那種感覺讓我太惡心了!”
  嗖!
  說話時,他挽弓搭箭,又是一箭破空而去。
  “小心!”陳汐眼眸一凝,開口提醒。
  話音剛起,一道鮮血飆射而出,任長風捂著自己左胸,那里赫然被洞穿開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
  以他天仙修為,都無法擋下這一箭,可見他之前和那孽魂對戰時,遭受到了何等嚴重的創傷。
  或許,也正因如此,這湯云才敢見利忘義,毅然選擇背叛。
  “沒想到,我一直賴以為左膀右臂的家伙,居然背叛了我!當年,我真不該救了你這沿街乞討的爛貨!”
  任長風臉色鐵青,一對目光直欲噴火,他扭頭望向陳汐和貝靈,似是想求助,但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湯云都背叛了,更何況是這兩個外人?
  只怕他們見自己身負重傷,心中也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思吧?
  沒想到,我任長風籌謀百年才獲得的至寶,到頭來卻為他人做了嫁衣,還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任長風頹然,有些意興闌珊。
  湯云驀地大笑出聲:“哈哈哈,說這么多又有什么意義?可惜啊,我今日斬殺了一尊天仙,卻不能說出去,真是讓人遺憾。”
  嗖嗖嗖!
  弓弦震動,若風雷怒鳴,一道道淡金色箭矢帶著恐怖的洞穿力,撕裂長空,朝那任長風籠罩而去。
  嗚嗚嗚……尖銳的嘯音響徹天地,任長風見此,自知無力再閃避,不由咬牙,就打算拼盡最后一絲力氣,將手中記載著“釋厄法華經”的青竹玉簡毀去。
  不過就在此時——
  一道身影一閃,就將其拎起,躲開了這一場殺劫。
  那人身姿峻拔,面容清俊,正是陳汐。
  “你……”任長風一愣,似是不敢置信陳汐會救他,旋即慘然一笑,“讓我猜猜,你是為了我手中的釋厄法華經?”
  “你還沒告訴我抵達苦海彼岸的方法,所以,不能死。”
  陳汐平靜說了一句,就將他隨手一拋,丟給了貝靈。
  “小東西,你找死!”
  那湯云一擊不中,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一路上,老子已經忍你很久了,原本你若識趣,說不定我還會放你一馬,可惜,你的做法讓我只能殺了你!”
  說著,他眼眸一瞥,看見貝靈,唇邊不由泛起一抹貪婪之色,“貝靈姑娘,你最好乖乖呆著,待會我殺了你這沒用的少爺,我會帶你一起離開的,要不你一個人可是沒辦法活著一個人離開苦海的。”
  見此,陳汐卻是禁不住嘆了口氣,又一個被豬油蒙了心的家伙。
  “哈哈哈,怎么不說話了?想拖延時間?真是窩囊廢啊!連戰斗的勇氣都沒有,貝靈姑娘你看看,這就是你跟隨的公子,什么玩意!”
  那湯云猖獗大笑,志得意滿,一副局面盡在掌握之中的模樣。
  然而下一刻,他臉色就僵固在那里,眼瞳擴張,一副活見鬼表情,“你……你……”
  因為,不知何時,陳汐已出現在他身邊,距離他只有兩步距離!
  而他自始至終,都根本沒有察覺到半點不妥。
  尤為令他肝膽俱裂的是,當他下意識要動手殺了陳汐時,卻又駭然發現,自己手中的大弓,居然出現在了陳汐手中!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湯云悚然。
  嗤!
  就在此時,他只覺手腕一陣劇痛,右手齊腕而落,血水迸射。
  “啊——!”
  湯云發出一聲驚天慘叫,他終于明白了,剛才那一剎那,陳汐不僅靠近了自己,還同一時間斬落了自己的右手,搶走了自己的大弓!
  由于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于讓他根本就沒能反應過來!
  旋即,湯云的慘叫戛然而止,因為一支淡金色的箭矢,正對著他的嘴巴,箭矢鋒銳,彌散出一抹令人心寒的光澤,后方,陳汐挽弓如滿月,一對沉靜淡然的眸子正冷冷鎖定著自己……
  “不要!”
  感受到性命受到極度威脅,湯云臉色驟變,顫聲道,帶著一抹濃濃的哀求之色,他不敢慘叫,甚至不敢有一絲動彈,唯恐惹起對方一箭從自己嘴巴中洞穿而過。
  遠處,任長風看見這一幕,心中也不由驚駭,這才發現,原來這個一直被自己輕視的家伙,居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那快如閃電鬼魅般的身份,出其不意的攻擊,輕描淡寫之間,就將湯云死死制住,這等人物,又怎可能會是尋常地仙八重強者了?
  “留你活到現在,只是想在你臨死前告訴你,蛆也會有插上翅膀滿天飛舞的時候,但同時請記住,蒼蠅終究逃不過吃屎的命運!”
  淡淡的聲音中,陳汐的手指松開了弓弦。
  噗!
  一串血花飛濺,一只淡金色箭矢從湯云嘴中洞穿而過,箭矢上那恐怖的力道,將他頭顱齏粉,神魂都震滅。
  橫死當場!
  見此,那任長風暗松了一口氣,湯云的死,讓他甚至有些感激陳汐了。
  但旋即,他臉色又是一變,駭然道:“混賬!箭矢上居然抹著劇毒!”
  話音還未落下,就看見,他左胸那一處被箭矢洞穿的血窟窿,已是徹底變得烏黑,并且在朝四周擴散。
  僅僅片刻時間而已,他的臉上都彌漫上一抹詭異的暗青之色。
  “藏青冥羅散!這混賬看來早就打算對付我了!”
  任長風原本以為逃過一劫,可當得知居然是這種劇毒時,臉色一下子灰暗起來,徹底熄滅的求生的心思。
  藏青冥羅散,那可是能毀掉天仙道基的恐怖毒藥,乃是血河教獨一無二的秘方毒藥,價值無量,就是在血河教中,都屬于罕見無比的寶物,輕易不會使用!
  “時也,命也……沒想到,到最后卻是便宜了你們兩人……”任長風目光暗淡死寂,望了望陳汐,又看了看貝靈,心中涌出一抹難言的復雜。
  __
  ps:第二更10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