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972 與仙同行

任長風的話,陳汐自然聽得懂。
  相較而言,王彥慘死于湯云之手,湯云死于陳汐之手,而任長風又遭受到無藥可救的劇毒侵體,那么無論是古佛寶釋厄青燈,還是那一塊記載著“釋厄法華經”的青竹玉簡,都必然會落入陳汐和貝靈之后。
  這是不可爭辯的現實。
  所以任長風才會感慨,時也,命也。
  百年布局,卻釀成今天這番結果,不是命,又是什么?
  對于此,陳汐卻不敢茍同,他徑直上前,仔仔細細將任長風的傷勢檢查了一遍,不由大皺眉頭。
  這種毒,的確很棘手,不僅已擴散至全身,且還蔓延至了神魂之中,除非是解藥,否則借助其他外力,都無法將其驅除了。
  并且這種毒的毒性很強,所過之處,生機枯竭,顯得霸道之極,若無法救助,不用多久,任長風必死無疑。
  “這是藏青冥羅散,血河教的秘傳毒藥,據傳是用血河之下的荼羅魔花配合古尸煞氣煉制而成,僅僅一縷,就能奪走天仙之命,除非臻至玄仙之境,方能不懼此毒。”
  貝靈在一旁低聲說道,“這種毒藥,罕見之極,在血河教中都極少有人能掌握,沒辦法救治的。”
  “既然毒藥來自湯云之手,其身上或許會帶有解藥,我去看看。”
  陳汐皺眉,徑直起身來到那湯陰的尸體旁,搜檢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這家伙的儲物法寶中,除了一些冥晶和靈材,再無其他物品。
  “多謝兩位了,這就是命!”
  那任長風掙扎著做起身子,臉色暗青,目光暗淡無神,他急促喘息一陣,這才沙啞說道,“我的時間已經不多,若你們想抵達苦海彼岸,就聽好了。”
  “這片苦海,乃是當年幽冥大帝與諸神征戰之地,浩渺無垠,其中存在諸多禁地,你們仔細記住我所說路徑,一步錯,步步錯,步步殺機,所以千萬不要亂闖,否則就是大羅金仙也要迷失其中……”
  半響后。
  任長風聲音越來越低,直至弱不可聞。
  “他死了。”貝靈在一旁說道。
  “把他葬了吧。”陳汐想了想,說道。
  這任長風臨死,不忘告之他們抵達苦海彼岸的路徑,倒也是一個遵守信諾之輩,值得他們以禮相待。
  當下,陳汐動手,將任長風和王彥一起焚化,骨灰封印進兩個陶罐中,拋入了苦海之下。
  而貝靈則在一旁清掃戰場,收獲了一把仙弓、十三支淡金色箭矢,以及一枚殘破銅環,一盞釋厄青燈和一卷古佛經。
  至于任長風和王彥身上之物,兩人并沒有動,都封印在了陶罐中,和其骨灰一起沉入了苦海之下。
  做完這一切,陳汐辨認了一下方向,當即帶著貝靈離開。
  ……
  嗖!
  苦海濁浪翻滾,黑云如山壓蒼穹,一艘寶船,猶若風雨飄搖中的一葉稻草,朝那極遠處飛馳而去,仿佛下一刻都會傾覆一般。
  可令人驚訝的是,任憑颶風呼嘯,那寶船竟是安穩如山,沿著既定的路線,飛馳前行,有驚無險地避開了一片片兇煞可怖的區域。
  船艙中。
  陳汐盤膝而坐,手指輕輕摩挲著掌心的這一盞釋厄青燈。
  這是一件佛宗古寶,按照那任長風的說法,乃是一位佛界大能者所留的寶物,其內燈芯上燃燒的火焰名為“釋厄凈火”,能夠抹殺萬物,鎮除萬邪,乃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神焰。
  而其燈身上,則篆刻著佛宗的無上禁制,總計三千重,每一重中都蘊含著純厚磅礴的佛力,不過大多已殘破,僅僅只有百余道禁制完好無損。
  可即便如此,這盞釋厄青燈的威力依舊奇大無比,完全超出普通仙器的范疇,能夠和不一件玄階仙器相媲美!
  “這釋厄青燈破損至此,都堪比玄階仙器,若是完全修復,威力又不知該厲害到還等地步。”
  陳汐放下釋厄青燈,將那一塊青竹玉簡拿在手中,略一翻閱就知道,其內的經文,竟記載著驅使、孕養釋厄青燈的法門。
  “怪不得那任長風拼了命,也要殺了那孽魂,若無這一卷佛經,的確是無法驅使釋厄青燈,那樣的話,搶到手中也是無用。”
  陳汐心中暗自感慨一番,把目光落在另一側,那是一枚殘破的銅環,只有巴掌大小,斑駁暗啞,表面覆蓋著一層銅銹。
  將其放在掌心打量,沉甸甸的,像托著一座山岳,不過除此之外,卻感受不到任何的靈性,像一塊死物一般。
  這讓陳汐不由一怔,他可是清晰記得,那孽魂和尚祭出釋厄青燈時,正是被這一枚銅環一下子就扣住,收了起來,端的是神妙無窮,厲害無比,
  按照他的想法,此物價值之大,甚至還要在釋厄青燈之上,可現在怎會連一點靈力也無?
  “這是無相法劫環,號稱無物不墜,只要被它擊中,任何法寶都會被收走,在太古時期,也是一件名震三界的奇珍。”
  小鼎開口,低聲解釋:“可惜,此物靈性已在之前收取釋厄青燈時耗盡,再難修復。”
  聞言,陳汐心中禁不住一陣失落,號稱“無物不墜”,這件寶物若是完好無缺,簡直就是一件縱橫天下的大殺器!
  試想一下,對方剛祭出法寶,就被自己收走,那種感覺該有多暢快?
  陳汐搖了搖頭,想了想,還是把這銅環放進了浮屠寶塔,以后若有機緣,或許能將其修復也說不定。
  “收起來也好,此物終究是天地奇珍,三界中獨一無二,或許當你臻至仙王之境,掌握時間回溯奧義時,或許能從中發現一些道痕,從而將其修復了。”小鼎道。
  時光回溯!
  仙王之境!
  只聽聽都讓陳汐咂舌不已,那等境界,距離自己實在太過遙遠,也不知何年何月方才能抵達。
  不過這卻讓陳汐心中一動,問道:“前輩,既然此物如此厲害,又怎會破損掉?”
  “當然是毀于第三任幽冥大帝之手,這天地之間,也只有他的誅邪筆,配合輪回法則,才能夠將這無相法劫環克制。”
  小鼎顯然對這一切典故頗為熟稔,隨手拈來。
  “輪回法則……”陳汐怔然,這對于他而言,又是一個未知的領域。
  “法則和道意不同,大道之間無法相容,而法則則可以融進諸般道意,等你臻至天仙之境,自然就明白了。”
  小鼎道:“那輪回法則,就是融合諸多幽冥至高道意而成。”
  “這么說,我也有機會掌控此道了?”陳汐眼睛一亮。
  “除非你不怕得罪諸天神佛,否則還是熄滅這個心思為好。”
  小鼎淡淡答道,“原因你應該清楚,終結道意,是決不允許出現于三界之中的。而構成輪回法則的關鍵,就是終結道意。”
  陳汐皺了皺眉,又是終結道意!
  這簡直就是一個禁忌,無論是季禺、還是小鼎,都提醒他最好不要試圖參悟,不過由此也可看出,那三界諸神對這等道意有多么的忌憚了。
  陳汐沉思許久,最終不再多言,將“釋厄法華經”反復參悟了許久,就開始閉關。
  三天后。
  外界風雨飄搖,雷電怒擺,苦海翻滾,灰茫茫一片,船艙中卻是安寧清靜,不受外界一絲影響。
  根據那任長風的講解,貝靈手繪了一份海圖,此時正對比著四周環境,驅動寶船徐徐前行。
  而陳汐,已是將那一盞釋厄青燈徹底祭煉,化為己有。
  如今,這一盞佛界古寶,正滴溜溜懸浮于浮屠寶塔內,燈芯搖曳,彌散出瑩白而莊肅輝煌的光澤。
  一縷縷佛性光輝,流溢在青燈四周,暈染出一幅幅極樂異象,有天龍盤空,鳳凰翱翔,金蓮亂墜,梵音禪唱……
  只要慢慢祭煉,遲早有一天,其上篆刻的三千重佛宗無上禁制會恢復如初。
  令陳汐意外的是,在孕養和祭煉釋厄青燈的過程中,所彌散出的佛性光輝,居然對浮屠寶塔也有著驚人的修復力!
  這件佛塔,來自大楚王朝南疆龍淵城,由于嚴重破損,器靈消失,一直被陳汐當做大型儲物法寶來使用。
  原因就在于一直缺乏一種佛宗法門來祭煉和修復此物。
  所以當發現“釋厄法華經”對浮屠寶塔竟也有著修復作用時,陳汐心中的驚喜也就可想而知了。
  按照他的預估,當浮屠寶塔被徹底修復,起碼也應該是一件仙器級別的佛寶,不過到那時候威力究竟如何,卻是無法估量的。
  “到萬星群島了!”
  這時候,立在船頭上的貝靈突然開口,驚醒了陳汐。
  “終于到了嗎?”
  他霍然起身,大步來到船艙外,遙遙一看,就看見,遠處那渾濁的海面上,浮現出一個個小黑點來,密密麻麻,仿若無窮。
  仔細看去,那赫然是一座座的小島,像星辰一般,灑落在海面上,數目龐大之極。
  萬星群島!
  這里是六道王域和閻羅王域之間的一道分界線,抵達此地之后,就等同于進入了閻羅王域之中。
  而按照任長風介紹,那萬星群島上,駐守著諸多的冥族強者,皆都隸屬于第二殿閻羅楚江王麾下!
  ——
  第三更凌晨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