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974 無相法劫

感謝兄弟“檸檬不萌”的6666打賞捧場支持!
  ——
  崔氏家族。
  古老而斑駁的青石祭臺前。
  崔震空緊緊盯著剛從祖地秘境中返回的少女。
  即便已修煉至圣仙境界,可當感受到身前那清稚少女身上彌散而出的氣息時,崔震空心中依舊不免升起一抹震撼。
  多純粹的裁決之力啊!
  一抹恍惚之色,在崔震空眸光中涌動,這種氣息,他只在幼時,在祖輩的言傳身教中聽聞過,可真真切切感受到,這還是頭一遭。
  那一抹氣息,冰冷、肅殺、無情而淡漠,仿似天道手中的一柄刀,欲要裁決天下,分出個黑白分明是非曲直!
  崔震空很清楚,這便是裁決的力量!是先祖留下的傳承中最至高的存在!
  追憶往昔,先祖崔玨手握判官筆,掌控生死簿,量刑罪愆審判善惡,縱貫整個幽冥,除了幽冥大帝,又有誰能與之相提并論?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先祖離開之后,崔氏勢力江河如下,日趨沒落,當年的榮耀卻早已成為一種記憶,再難重塑。
  原因為何?
  無他,只因為裁決奧義無人能參悟習得罷了!
  這是崔震空心中無法抹除的遺憾,更是崔氏祖祖輩輩為之悵然失落的源頭。
  幸好,崔青凝的出現,讓崔震空重新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重振家族昔日輝煌的契機!
  所以,他不惜以族人性命為代價,布了一個殘忍而冷酷的局,就是為了磨礪崔青凝的心性,為了能讓她快速蛻變,他甚至可以不惜任何代價。
  如今,終于成功了!
  崔青凝不負所望,小小年紀,已成功開啟祖地,獲得了先祖傳承,掌控了失傳無盡歲月的裁決奧義……
  這一切,都讓崔震空振奮之極,那澄澈而冰冷的眼眸中,都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狂熱之色,仿似看到了整個崔氏,在崔青凝的帶領下,即將稱霸幽冥,奪回當年的無上輝煌!
  崔青凝靜靜佇立,仿似未察覺到崔震空心情的激動。
  和之前相比,她整個人氣質大變,清稚的面容愈發平靜而漠然,周身縈繞著一縷縷神秘莫測的氣息,肅殺而無情。
  讓人遠遠一望,都禁不住心生一抹悸動和畏懼。
  “好!好!好!”
  半響之后,崔震空大聲道了三聲好,神色感慨中透著無限振奮,更有著一抹濃濃的欣喜和溺愛,慈和笑道:“青凝,可曾將傳承掌控?”
  崔青凝點頭道:“先祖傳承博大精深,我雖已完全參悟,但尚需耗費時間一一參悟掌控。”
  崔震空爽朗大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從明天起,你就隨我前往仙鴻洞閉關,其他的事情完全不必理會,帶你出關,便接掌族長之位,掌控刑律司!”
  崔青凝抿了抿唇,并不見有任何的激動,依舊平靜而漠然,孑然獨立。
  這讓崔震空愈發欣賞和欣慰,忍不住道:“青凝,還有什么要求,你盡管說,老祖都答應你!”
  “祖父,我沒什么要求了,只要您幫陳汐哥哥救回他的妻子,就足矣。”崔青凝緩緩說道。
  聞言,崔震空笑容一滯,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皺眉道:“那小子不知好歹,我已答應他會施于援手,可惜,他卻不領情啊。”
  崔青凝怔了怔,抬眼看了看崔震空的神色,最終抿了抿嘴,沒有多說。
  崔震空寬慰道:“青凝,你安心閉關就是,等那小子什么時候返回來低頭認錯,我自不會見死不救。”
  崔青凝幽幽一嘆,身影凌空飄曳,猶若一抹纖柔的白蓮花似的,飄然而去。
  見此,崔震空臉色有些陰沉,他沒想到,那不知好歹的無禮小家伙,居然會在崔青凝心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不過,他卻并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一個地仙巔峰王者而已,或許在幽冥中能夠興風作浪,可在他這等人物眼中,也跟世間的螻蟻沒什么區別。
  “哎,青凝這小丫頭還是太年輕,或許等過了幾年,她就會把那小東西忘了……”崔震空搖了搖頭,不以為然。
  嗡!
  就在此時,一股無形的波動,驀地從祭臺上涌散而出,那一道被封印的崔氏祖地秘境,重新被開啟。
  幾乎同時,一道流光從中飛出,在崔震空猝不及防之下,一閃即逝。
  發生了何事?
  崔震空臉色一沉,驚疑不定,剛才那一抹流光,居然以他那圣仙級的修為都沒有反應過來,這可有些不同尋常了。
  這是……
  當崔震空的目光望向那祖地秘境中時,渾身都是一僵,瞳孔擴張,那件先祖所留的傳承寶物居然不見了!
  崔震空如遭雷擊,臉色驟變不已,那可是先祖傳承之物,是他們崔氏的根基之所在,價值之大,比幽冥盤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丟失了!
  一下子,崔震空渾身劇烈顫抖,須發怒張,猶如一頭被激怒的遠古兇獸一般,仰天咆哮:“誰!哪個混賬居然敢跑來我崔氏撒野!”
  聲如九天落雷,震蕩轟鳴整個崔氏府邸,響徹在紫羅城每一寸空間。
  “發生了何事?”
  “老祖宗發怒了!”
  “誰有這么大膽子,居然敢招惹老祖宗?”
  整個崔氏躁動,面面相覷。
  這一天,整個紫羅城陷入混亂之中,到處都是崔氏的族人,一個個殺氣騰騰,來回逡巡排查,一副挖地三尺的模樣。
  足足持續了一個月,這一場風波才平息下去。
  而據說崔氏老祖因為某件心愛的寶物丟失,大發雷霆,氣得好幾次都差點暈厥過去,
  這也成了幽冥界中一個笑話。
  所有人都才推測,那個能讓一位圣仙都氣成這般模樣,那竊賊究竟是誰?
  “陳汐哥哥,是你嗎?你是在懲罰我?或者是我的族人?”
  崔氏府邸一處秘境中,崔青凝盤膝坐地,怔怔不語,一種天生的直覺告訴她,這件事似乎和陳汐大有關聯。
  不過,她并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她希望著有朝一日,能親自見一見陳汐,這件事或許是個不錯的契機。
  至于崔震空以及那些崔氏族人會因為此事而如何的憤怒,她一點也不在乎。
  因為從被一路追殺回歸至家中的那一刻起,她早已不是從前的她了……
  “終有一日,我會負荊請罪的,只求……你能原諒當年那個小女孩……”
  一縷幽幽的嘆息聲在空蕩的秘境中回蕩,下一刻,崔青凝眉宇間那一抹傷感徹底消褪,變得猶若千載不化的寒冰,漠然而平靜。
  天道莫測,命運也有無數的玄機。
  一個決定,一個念頭,或許就會影響一生。
  當崔青凝以“裁決之刃-血腥女皇”的至高姿態俯瞰整個幽冥時,追憶往昔,心中唯一慶幸的是,當年化身裁決時,做出的那個看似幼稚而堅凝的決定。
  因為那個決定,才是她得以俯瞰幽冥界的源泉所在。
  ……
  時間回溯到崔氏傳承至寶丟失的那一天。
  紫羅城外,那處人跡罕至的峽谷中。
  嗡!
  一抹烏光閃過,悄無聲息地涌入陳汐的識海中,根本就沒有引起貝靈的注意,顯得很是神異。
  轟隆!
  那一抹烏光,赫然是一片河圖碎片,甫一涌入識海,就和那懸浮其中的其他四塊河圖碎片融合,綻放出無量奇異波動,如若潮水般轟鳴翻滾不休。
  第五塊河圖碎片,融合了!
  那一剎那,陳汐只覺神魂都產生一股近似喜悅和興奮般的顫抖,全身猶若浸泡在一股奇妙的道之海洋中,無欲無求,恬靜而自然。
  這種狀態,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當陳汐睜開眼睛時,已再次掌控一種全新的道意——裁決!
  這是一種罕見的大道奧義,具備審判之力,最是殺伐無情!裁決,本就是為了分黑白,判善惡度曲直,豈可有情?
  尤為令陳汐意外的是,當他掌控裁決奧義之后,體內浮屠塔中,那一直沉寂不動的誅邪筆,竟隱隱彌散出一絲難以言喻的氣息。
  猶如在呼喚,在渴望被握在自己手中一般。
  嘩啦!
  還不等他想明白其中一切,只見那幽冥錄率先動了,嗡的一聲開啟,翻到了第三頁,旋即,一行行晦澀而玄妙的字句,沖入了自己腦海之中。
  轟!
  那種感覺,如果被人灌頂授法一般,根本就不給陳汐拒絕的機會。
  裁決七式——
  “劃分陰陽!”
  “裁定乾坤!”
  “殺伐萬邪!”
  “善惡有判!”
  “曲直分明!”
  “萬法有度!”
  “秩序之刃!”
  一種種玄奧莫測的道法妙諦,纖毫畢現地呈現在心中,浩大而繁復,如汪洋大海,沖刷著陳汐的各種認知。
  他沉浸在其中,渾然忘我。
  一旁,見陳汐竟在此時陷入深層次的參悟中,貝靈不由微微一怔,咬了咬櫻唇,又是好笑又是無語。
  “這家伙,明明說要幫自己出口惡氣的,可現在卻竟陷入感悟之中了,真是……”貝靈搖了搖螓首,不再多想。
  不過就在此時,那遙遠的紫羅城中,驀地傳出一聲驚天怒吼,透著無盡的憤怒和殺意,像丟了命根子似的。
  “崔震空!他……怎么會如此惱怒?難道……”
  貝靈愕然,低頭瞥了一眼陳汐,“看來,肯定是這家伙做的手腳了,沒想到,他竟真的做到的……”
  聲音低沉,那弧線瑩潤的唇邊已是泛起一抹不可抑制的笑意,映襯得她那清冷而絕美的容顏燦爛奪目。
  ——
  第二更1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