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8 血海深仇殺殺殺(三)


  第一更!
  ——
  大崩拳!
  跟以往不同,此刻的一記大崩拳,包裹著陳汐紫府五星境的真元修為,蘊含著完整的風之道意,真元品質更是由《冰鶴訣》這等罕見珍品功法淬煉而出。可以說這簡簡單單的一拳,威力比以往厲害了百倍不止!
  而李銘,雖歷經苦修突破至紫府境界,在同齡人中也算佼佼者,但在此刻的陳汐面前,其修為甚至連崆水洞黑猿王都不如,更遑論與領悟出潮汐道意的鯤鵬王相比了。
  “不可能!你這個廢物怎會變得如此厲害,我不信!”半空中,李銘神色猙獰暴虐,身體上的森森碧焰洶涌噴出,陰邪的氣息無比的濃烈,竟然足足沖到天上,凝結出幾十畝大小的碧云,碧云之上,一頭碧綠蛟龍俯視眾生,張口咆哮,頓時風云變色,方圓百里內的天地靈力驟然紊亂四散。
  噗!
  李銘張口噴出一口精血,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之極,顯然以他的修為,施展出這一招也給身體帶來極大的創傷。
  “能逼得我施展出碧焰天龍勁,陳汐,你可以死無遺憾了!”李銘仰天咆哮一聲,手指狠狠朝地下的陳汐一點。
  吼!
  一聲似龍吟般的怒吼,伴隨李銘這一指,萬千道臉盆大小的碧焰化作萬千種兵刃,有飛劍、有長槍、有大戟、有雙叉,碧焰瑩瑩,邪氣森然,從半空中呼嘯而下,就像無數道碧綠的流星快速墜落。
  “《碧焰化蛟訣》乃是我李氏祖傳法術,碧焰天龍勁又是最厲害的一招,我這一年來在祖屋內汲取的白骨碧焰精華,差點被這一招悉數掏空,任何紫府修士,沾上這一絲白骨碧焰,也會在瞬間被腐蝕焚化掉神魂,我就不信殺不了這該死的廢物!”李銘立在半空,看著地上的陳汐,猙獰冷笑不已。
  然而下一刻,他臉上的冷笑陡然僵固,瞳孔擴張。
  原本的晴空萬里,憑空出現了一道颶風,那恐怖的力量簡直就像億萬把鋒利的利刃組成,旋轉著、奔騰著、所過之處,地面的青石板被掀起,化作細碎的粉末,固若金湯的房屋更是被摧枯拉朽般碾碎坍塌,碎石爛木飛灑滿天。
  而那從半空呼嘯而下的萬千碧焰幻化的武器,就跟泡沫一樣,在這直欲毀滅天地的颶風中,瞬間被絞碎消失不見,一點反抗都沒有。
  颶風碎空!
  大衍五行劍最強的一招,配合完整的風之道意,哪怕是黃庭修士也要暫避鋒芒,又豈是李銘能夠抗衡的?
  “不——”
  看著那颶風余勢不減,浩浩蕩蕩地朝自己席卷而來,李銘神色驚恐凄厲尖叫,直至此刻,他才發現自己跟陳汐之間,有著一條天塹似的鴻溝,這是境界、力量、武道修為……所有方面的差距,天壤之別,無法逾越。
  他想起大長老曾說過的道意境界,那時他還不明白,但是此刻看著那呼嘯如龍的颶風,他終于明白什么是道意境界的真正威力了!
  他感覺自己很蠢,就像一只蚍蜉想要撼動大樹,不自量力。
  李銘思緒如麻,各種念頭交織。這一刻,他竟是忘了躲避,顯然,他是被眼前的一幕徹底嚇壞了,肝膽欲裂。
  “住手!”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遠處一聲暴喝,伴隨著一道黑影沖霄而起。這條黑影是一個黑衣華袍的中年男子,神色威儀,眸光如電,御劍飛行,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幾十里路程瞬間凌空飛到。在半空中,他右手一揮,一道蒸騰火霞匹練狂涌而出,對撞上了陳汐的颶風,頓時之間,兩兩相撞,消失于無形。
  刷!
  施展出颶風碎虛之后,陳汐似是早已察覺到什么,在這華袍中年甫一出現之際,他手中的玄冥飛機頓時飆射而起,寒氣繚繞,猶如一條冰晶奪目的冰螭,當空斬了過去,氣息威猛,凜冽,如電如光。
  “找死!”
  中年男人正是李逸真,李家當代家主,見陳汐殺招頻出,一副欲要斬盡殺絕的模樣,不由勃然大怒,冷哼一聲,右手狠狠朝下一按,蒸騰如匹練的火霞再次噴涌而出。
  砰!砰!砰!……
  冰螭似的劍氣和滾滾火霞相撞,水火不容,悶雷似的砰砰作響,一時之間,整個天地都是那震耳欲聾的氣流爆炸聲。
  令李逸真駭然的是,自己的《火霞滅空手》,竟然被擊得節節敗退、潰散,反觀那冰螭似的劍氣,卻是毫無損傷,節節上前,凌厲純粹得簡直如同實質一般!
  這廢物什么時候修煉出劍意了?
  李逸真心中咯噔一聲,他的眼光毒辣無比,幾乎一瞬間,就看出陳汐的劍道修為已達到道意境界。不由升起一股濃濃殺機,此子今日不除,來日必成大患!
  咻!
  就在此時,冰螭似的劍氣擊碎所有火霞匹練,當頭斬來。
  不過,李逸真的反應也不慢,早已趁著剛才對撞時的間隙,探手抓住李銘,身子朝后在虛空中暴掠出百丈遠,堪堪躲開了這道劍氣的攻擊。
  刷!
  陳汐施展神風化羽遁法,掠至半空,與李逸真遙遙相對。
  “李逸真,你終于出現了。”淡漠冰冷的聲音是如此平靜,但落入耳中,卻像蘊積著滔天恨意,令人毛骨悚然。
  這是陳汐殺入李家說的第一句話,這一瞬間,占地萬畝的整個李家府邸,忽然陷入了一陣從未有過的沉寂中,似是都被這句話中的殺意驚住了。
  “你一個陳家余孽竟然能在短短一年中進階紫府境界,領悟出劍意,的確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李逸真面色陰沉如水,緩緩道:“不過,你以為孤身一人就能滅掉我李家么?真是愚蠢,若你躲在暗處苦修上幾百年,說不定還有機會做到,不過……今天你注定將死,以后你陳家也再無復興的希望了!”
  “父親,殺了他,這家伙手上沾滿了咱們族人的血,今日一定要將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李銘怨毒地盯著陳汐,咬牙切齒道。
  “族人……”
  陳汐呢喃自語,唇邊泛起一絲冰冷的弧度,似悲似喜,一幕幕血腥畫面翻滾咆哮在腦海中,家園千里的廢墟、森然的白骨、斑駁的血漬、毀滅一空的張氏雜貨店、清溪酒樓……還有爺爺的死!
  “今天,我要拿你李家的血,來祭奠逝去的亡魂!”
  陳汐一字一頓說完,周身氣息一節節攀高,轟然暴漲,恐怖的威壓夾著滔天恨意,仿似一把利劍,要把天都捅一個窟窿。
  這一刻,他不再掩飾自己的修為,他要把十余年來所遭受的屈辱、怨氣、仇恨全部宣泄出來。
  若非李家,自己何至于背上掃把星的名頭,任人譏笑辱罵?
  若非李家,爺爺何至于慘死,弟弟何至于右手被廢?
  若非李家,那些無辜的人們,何至于因自己而慘死街頭?
  這一切,都是因為李家,今日,哪怕是永世沉淪,他也要誅殺所有李氏族人!
  嘶!
  好恐怖的氣息!
  李逸真只覺呼吸一窒,四面八方的恐怖壓力狠狠擠壓而來,感覺就像背上壓了一座大山,心頭驀地生出一股莫可抵御的無力感。怎么可能?這才一年的時間,這廢物的修為怎么能進步到這種程度?
  好像,連大長老的氣息都沒有他恐怖!不不不,不會的,這廢物怎么能跟大長老相提并論,大長老可是紫府圓滿境界的修為……
  咻!
  就在李逸真心神劇烈晃動之際,一柄冷厲無匹的飛劍爆射而來!
  李逸真嚇得亡魂大冒,在死亡的刺激下,鼓動全身真元,雙手火霞狂涌,猛地朝前拍去。
  幾乎同時,一件土黃銅大鐘驀地騰空而起,滴溜溜一旋轉,陡然變得一人高,把他整個人都罩進了金鐘內。
  做完這一切,李逸真這才暗松了口氣,這黃銅大鐘名為金焱鐘,乃是一件黃階上品防御法寶,妙用無窮。就是紫府圓滿修士,若無極為強大的攻擊性法寶,也難以破開這道防御。
  砰!
  一連串悶雷似的聲音響起,震得金焱鐘嗡嗡巨響,其內的李逸真更是一陣氣血翻騰,嘶吼一聲,全身真元悉數灌入金焱鐘內。
  他看不到外邊的一切,但是卻極為清楚,離開金焱鐘的保護,自己必死無疑。想到這,他心中不禁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驚駭和苦澀,這才一年時間,陳家這個孽子怎會成長到這種程度?若早知道如此,應該早早地把他滅了……
  “父親……”便在這時,陡然響起李銘尖利凄慘的聲音。
  “銘兒……我竟然只顧自己,忘記了銘兒還在外邊……”
  李逸真嚇得魂飛魄散,正待撤去金焱鐘出去營救,便聽咔嚓一聲脆響,像是脖子被扭斷的聲音,至此,李銘那凄厲的尖叫也戛然而止。
  “銘兒,死了?”李逸真心中一痛,再也顧不得其他,狀入瘋虎地沖出金焱鐘,當看到李銘的尸體軟綿綿地被陳汐拎在手中,他的面色已是猙獰扭曲之極。
  刷刷刷……
  而在李逸真沖出來之際,陳汐已運轉玄冥劍,萬千凌厲的劍氣構成一個大網,包裹住李銘的尸體,瞬間絞碎成細碎的血肉碎末,紛紛揚揚從半空中飄灑而下。
  就像下了一場綿密的血雨,血絲飄飄灑灑,點滴落地,情景異常可怖,看到這一幕,李逸真心中猶如萬劍齊割,疼得他面色蒼白,仰天咆哮,“你殺了我孩兒……你殺了我孩兒!”
  “忘了告訴你,李淮也是我殺死的。”陳汐神色冰冷之極,聲音冷漠平靜,想在說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淮兒,也是你殺的?”李逸真如遭雷擊,只覺腦袋嗡地一聲,一陣天昏地暗,情緒劇烈波動下,他再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兩個兒子,都慘死在陳汐之手,這種打擊,差點令李逸真氣機紊亂,真元爆體而亡。
  “逸真!”
  便在這時,在那極遠處,一聲暴喝突然響起,旋即尖銳的破空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聲勢越來越大,能夠看到,四面八方的如血晚霞仿似被刀切一般,碾壓出六道滾滾氣浪。
  幾乎在眨眼間,六個人影已憑空出現,為首之人是一個枯瘦老者,雙鬢斑白,臉上肌膚卻如嬰兒般細膩光滑,一對眼眸冷電四射,周身真元洶涌澎湃,如山似海,氣勢駭人之極。
  在枯瘦老者附近的五人,也個個都氣息悠長,氣勢強橫,顯示出極為強大的修為。
  六個人甫一出現,身上恐怖的氣息便即席卷四周,方圓千里的虛空都仿似被禁錮了一般,再沒有一絲風聲,寂靜之極。
  “六位長老,銘兒死了……銘兒死了啊!”李逸真看見這六人,神色慘然,喃喃不語。
  這六人,赫然便是李家一直隱居不出的六位紫府境長老,修為個個都在紫府七星之上,為首的大長老李鳳圖更是已臻至紫府圓滿境界,據說不出三年就能進階黃庭境界,實力深不可測。
  也正是因為有六位長老的坐鎮,李家才能成為松煙城第一家族,他們是李家生存最大的依仗!
  “好好休息一下吧。”大長老李鳳圖輕嘆一聲,一掌擊暈李逸真,交給旁邊的長老,而后轉頭,目光如電一般,牢牢鎖定在陳汐身上。殺機畢露!
  ——
  Ps:這章很難寫,琢磨了一上午苦逼到現在才碼出來,大家先看著,我這就去碼第二更,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