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976 萬星群島

寶冥城。
  這是一座位臨苦海之畔的城池,規模不大,名氣卻如日中天,乃是幽冥中赫赫有名的“探寶之城”。
  傳聞中,古往今來,不乏有冥族強者在寶冥城中淘到各種強大的古寶、古功法、古傳承,從而一鳴驚人,一飛沖天。
  原因便在那一片茫茫無垠的苦海中。
  百萬年前,在第三任幽冥大帝執掌幽冥界這段時期,鎮殺了不知多少的三界大能者,仙、魔、佛、道應有盡有。
  而這片苦海,就是那些三界大能者的埋骨之地,一片古老的葬神滅佛之域!
  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究竟鎮壓了多少三界大能者?
  沒有人清楚。
  因為那數目太龐大,一些老一輩的強者也僅僅知道,在當年,整整一片苦海,全都是赤紅的血漿,濁浪滔天,驚雷滾滾,每天都掛著紅毛風,下著血腥雨。
  其中更有一聲聲凄厲的嘶吼震天傳蕩,一陣陣金戈交鳴之音轟鳴八荒,甚至不時能看見一道道恐怖的虛影,在苦海中掙扎怒吼,可怕之極。
  在當年,甚至無人敢靠近苦海之外方圓十萬里之內!
  直至后來,第三任幽冥大帝隕落,苦海遭遇了一場天地浩劫,其中鎮壓的神佛亡靈不死之魂,大多被引渡走,這才化作了眼前這般樣子。
  也是從那以后,幽冥中的生靈才敢開始一點點接觸苦海。
  然后,人們驚訝發現,苦海之畔,竟留下了諸多的殘碎寶物功法!
  并且每隔一段時間,苦海中就會產生一種類似“潮汐”般的異象,屆時海水倒灌,颶風成災,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力。
  可當這等“潮汐”異象結束,海邊就會遺留下來諸多的寶貝,人們猜測,這一切很有可能是當年被幽冥大帝鎮壓于苦海之下的三界大能者所留。
  也是從那時起,寶冥城誕生了,每天都吸引了天下不知多少的強者前來,尋寶探寶,希望從中覓得一些機緣。
  直至如今,寶冥城已是繁華鼎盛之極,城中開設著無數個商鋪寶樓,販賣一些所謂的“古寶”“古功法”……
  當然,其中自然以劣貨和假冒貨居多。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有人能從中淘到一些真寶,從而飛黃騰達。
  瑞仙酒樓。
  此時,陳汐和貝靈正坐在二樓臨窗位置,一邊飲酒,一邊商議著行程。
  花費了半天時間,他們已打探清楚,那第二殿閻羅楚江王所盤踞之地,就在那苦海彼岸一座名為萬流山的山峰上。
  可惜的時,寶冥城中并無能夠橫跨苦海的傳送陣。
  換而言之,想要抵達萬流山,必須親自飛渡苦海了。
  “很棘手,苦海中神秘區域太多,且存在著諸多時空風暴天然禁制,如果沒有海圖,就是天仙,也根本無法抵達彼岸。”
  貝靈蹙眉開口,把自己所打探到的消息徐徐說了出來。
  苦海是一道天然屏障,將六道王域和閻羅王域完全分割而開,想要橫跨過去,只有一些幽冥中的大勢力才能辦到。
  因為這些大勢力中,一般都掌握有獨一無二的海圖,能夠安全避開苦海中那些危險區域,而不至于迷失其中。
  “海圖……”
  陳汐沉吟片刻,道,“我所了解的和你差不多,不過這海圖,可是很難搞到手,寶冥城中根本沒有販賣的。”
  “咦,我倒是想到一個好去處。”
  貝靈眼睛一亮,似想起了什么,飛快道,“咱們可以去無知樓打探一番,它不是號稱無所不知嗎?我想只要付出的價錢足夠,或許就能換取一份海圖。”
  陳汐精神也是一振,啞然道:“我倒是沒想到這一點,走,事不宜遲,咱們這就去打探一番。”
  ……
  ……
  幽冥界中有城池的地方,就有無知樓的存在。
  這句話的確不假,當陳汐和貝靈離開瑞仙酒樓之后,很快就尋到了無知樓在寶冥城中所開設的分舵。
  不過遠遠還未靠近無知樓,兩人同時駐足,因為在他們的視野中,赫然有一道熟悉之極的身影,一閃進入了那無知樓中。
  “侯展?”
  貝靈驚疑,那一道身影瘦削高大,面容陰冷充斥著一股難掩的威儀之色,正是千眼鬼猴一族侯展的模樣。
  可是她分明記得,早在崔氏府邸時,那侯展已經被崔氏一位老古董一指頭抹殺掉,又怎會出現在這里?
  “不是他。”
  陳汐沉吟片刻,搖頭道:“若我所猜不錯,那人應該是無知樓中的一位高層人物,名叫任長風,似乎是無知樓暗冥殿的一位殿主,當日在無知城時,我前往無知樓打探消息,侯展就是化作此人的模樣,蒙騙了我。”
  “原來如此。”貝靈這才恍然。
  當下,兩人沒有再停留,徑直進入無知樓內。
  “兩位打探消息,還是購買寶物。”案牘后方,一位中年頭也不抬問道。
  “打探消息,我們想抵達苦海彼岸。”陳汐徑直開口。
  “哦?”中年抬頭,目光奇怪地掃了陳汐和貝靈一眼,旋即淡淡道:“兩位是新來寶冥城的吧?”
  “不錯。”陳汐答道。
  “怪不得不知道規矩。”中年人有些不耐,揮手道,“你們走吧,像這種海圖,乃是禁物,即便我無知樓,也是不允許交易的,就是連消息也不準泄露。”
  “不是說,只要出得起價格,什么東西都能在無知樓中買到嗎?難道這只是一個招搖撞騙的噱頭?”
  貝靈黛眉一蹙,有些不悅。
  那中年人臉色一沉,冷冷道:“這是規矩,姑娘,你再這么說,可是會被我誤會是來搗亂的!”
  “你……”貝靈慍怒,正待說些什么。
  就在此時,一道沉凝的聲音傳來,“衛平,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
  伴隨聲音,一個瘦高威儀,面色陰冷的中年踏步而來,赫然是那無知樓暗冥殿殿主任長風。
  距離近了,陳汐這才發現,這任長風竟是一位天仙!渾身繚繞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法則之力,氣息晦澀,可卻瞞不過陳汐的法眼。
  這的確是一尊天仙,而不是玄仙大羅金仙亦或者是圣仙。
  因為任長風的氣息,差了梁冰不止一籌,按照陳汐估計,對方也只能是天仙修為。
  不過讓陳汐意外的是,即便近距離面對這任長風,他卻沒感到任何的壓力,心中甚至有種感覺,若是與對方交手,自己完全不用任何的畏懼了……
  當然,這僅僅只是感覺,對手戰力究竟有多強,還要動手才知道。
  “大人,這兩人要打探前往苦海彼岸的消息,可您也清楚,按照規矩……”中年人起身,低聲解釋道。
  不過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任長風打斷:“好了,這里交給我了。”
  說著,他已是轉過頭,目光從貝靈身上一掃而過,最終落在了陳汐身上,眼底深處不由泛起一抹訝然,道:“地仙八重境?”
  “不錯。”陳汐點頭,他并沒有隱藏氣息,被對方察覺到也正常。
  任長風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陳汐,道:“苦海彼岸可不是誰都能去的,兩位前往那里,又是所為何事?”
  “找人。”陳汐回答的很模糊。
  不過這個答案卻似是讓任長風心中一松,揮手道:“如果不介意,三天之后,你們就跟隨我一起出海吧,當然,代價是一萬塊王級冥晶,或者十件仙器也可以。”
  “好。”陳汐毫不猶豫答道。
  在殺入紫羅城時,他殺了不少崔氏的地仙強者,光是戰利品,都有數萬顆王級冥晶,這點代價對其他人而言,或許是個天文數字,可為了早早救回卿秀衣,他又哪會在乎了。
  任長風一怔,他原本就打算離開了,卻沒想到,對方竟答應的如此爽快,這讓他不禁有些意外,再次打量了陳汐一番,道:“既然如此,三天之后早晨,于此匯合。”
  說罷,他便進入無知樓深處。
  “哼,算你們好運,竟獲得了任大人的善意。”
  那中年略帶嫉妒地冷哼了一聲,他可是知道,這樣的機會有多么的難求和寶貴。
  陳汐懶得和這人計較,付了一半的訂金,就帶著貝靈離開。
  ……
  三天后的清晨。
  陳汐和貝靈如約來到無知樓。
  這時候,那任長風早已等待那里,旁邊還另有兩人。
  后來陳汐才知道,這兩人,一個名叫湯云,身姿健碩,臉上始終掛著笑容,看起來很好相處,可他卻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地仙八重強者。
  另一個名叫王彥,是一個相貌平平的老者,臉色陰郁,不茍言笑,修為同樣在地仙八重境。
  “人齊了,走吧,距離‘血潮汐’之日,已只剩下三天了,咱們必須抓緊時間。”
  那任長風吩咐了一聲,轉身朝無知樓外行去,干脆利落,好不拖泥帶水,根本就沒介紹陳汐和貝靈的身份。
  不過他也沒法介紹,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沒問詢過陳汐二人的名字。
  或許在他看來,帶著陳汐和貝靈出海,只是適逢其會罷了,更何況對方還付出了一筆不菲的冥晶。
  片刻后,眾人來到苦海之畔。
  任長風大袖一揮,一座呈現梭形的狹長寶船浮現半空,載著眾人,嗡的一聲,震開虛空,倏然沖入了那茫茫苦海之中。
  ——
  ps:身體有些小不舒服,不過今晚會堅持4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