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78 返靈之盤

陳汐霍然起身,遙遙眺望遠處。
  以神諦之眼查探而去,只見那天邊的妖艷赤血之光,乃是由一縷縷的血水所化,浸染云層,將天地都染紅。
  無邊渾濁的海水,像煮沸了一般,化作巨浪,沖向蒼穹,染上血色,將蒼穹都覆蓋住,發出轟隆隆如雷鳴般的震動。
  血染天地,浪卷蒼穹!
  遠遠一望,恰似之前湯云所說那般,仿似整塊蒼穹都墜入了海水中一般,浸泡出刺目的鮮紅血色。
  與此同時,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壓抑氣息,從那邊擴散而開,仿似那海水深處,不一會就會有絕世妖魔沖天而出一般。
  “血潮汐!”
  任長風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眸光如電,噴吐神芒,牢牢鎖定遠處。
  “大人,還要多久?”
  湯云在一側祭出大弓,輕輕摩挲著手中一柄淡金色箭矢,他依舊笑吟吟的,眸子里卻是肅殺一片,手中動作輕柔,像撫摸"qingren"的面龐。
  王彥抿嘴不言,不茍言笑,手中卻暗地里攥緊了那柄雪亮如銀的長刀,這同樣是一柄仙器,一柄殺伐之氣濃烈的戰刀。
  “不用著急,待會,那頭孽魂沖出來時,你們負責攔截,由我出手就行了。”
  任長風長發飛舞,神色中彌漫著一股強烈的自信。
  “什么孽魂?”
  陳汐忍不住問道。貝靈也同樣疑惑。
  “那頭孽魂,是當年被幽冥大帝鎮壓在苦海中的一位佛界大能者所留,僅僅只是一縷殘魂,不過在苦海之下修煉這么多年,如今實力已不弱于天仙強者,而那釋厄青燈,就掌握于他手中。”
  湯云在一旁解釋,目光卻是看向貝靈,顯然,他不是解釋給陳汐聽的。
  陳汐這才恍然,至于湯云那種怠慢的態度,他已懶得在意。
  “小心,那孽魂要出來了,不要出聲,我以‘九星天魂罩’為護,不虞被對方發現,剩下的,就聽我的命令行事!”
  說著,任長風探手一翻,一個仿似由星光云彩煉制而出的寶罩浮現半空,彌散出縷縷神曦,將眾人籠罩其中。
  一下子,他們的身影猶若憑空消失,連氣息都被隔絕,頗為神奇。
  顯然,這九星天魂罩必然是一件隱蔽氣息的奇寶了。
  遠處,血光瑩瑩,流溢滿空。
  渾濁海水傾覆蒼穹,猶如層層沖向天空的潮汐,情景詭異,所釋放出的壓抑氣息,卻是越來越濃烈。
  轟!
  片刻后,一道高足有三丈的身影,驀地從海底沖出。
  一瞬間,整片天地都沸騰起來,海水轟鳴血光激射,映襯得那一道身影宛若一尊絕世妖魔一般。
  仔細看去,那赫然是一個和尚,慈眉善目,眸光澄凈,額頭光潔,充盈著一股智慧的光澤。
  不過他身上卻披著一件血淋淋的袈裟,上邊繪制著夜叉惡鬼冤魂骷髏等等可怖的圖案,在其脖頸上更是懸掛著一串由白骨打磨而成的念珠,一個個都如魔鬼的頭顱骨一般,猙獰扭曲。
  這是一個怪異無比的和尚,神情慈悲,恬靜而擁有智慧之光,渾身卻穿戴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裝飾。
  非佛非鬼,非人非魔,渾身的氣息,慈悲中透著一股陰冷乖戾之氣,給人以怪異而心悸的感覺。
  好乖戾的氣勢!
  陳汐眼眸一凝,敏銳察覺到,對方渾身都充斥著一股滔天怨氣,乃是由一縷魂魄所化,并無血肉之軀。
  可即便如此,其氣息竟是不弱于天仙強者!
  實在不敢想象,當年那一位被鎮壓于此的佛界大能者,在存活之時修為又該有何等恐怖了。
  “阿彌陀佛,神血不屈,欲破天而去,不過這樣可就太浪費了,不如皈依貧僧臟腑,也好讓貧僧飽餐一頓,說不定就能打破這樊籠,重歸佛國。”
  那和尚甫一出現,就宣了一聲佛號,神色慈悲,一副要普度眾生的悲憫模樣,手掌一翻,掌心已多出一盞青銅燈來。
  這盞燈,約莫有一尺高,通體斑駁,布滿青銅銹漬,令得表面的許多圖案都變得模糊起來。
  它燈芯如豆,搖曳不休,彌散出一縷柔和而瑩白的光澤,光影很暗淡,仿似下一刻就將熄滅般。
  可當它出現在那里,附近海域中的血浪颶風竟都似產生了懼怕之意,紛紛褪去。
  “釋厄青燈!果然是它!”
  任長風眸光爆綻,帶著一抹濃烈的熾盛光澤。
  湯陰和王彥同樣神色一振,激動不已,那可是一件古佛寶,當年曾掌控于一位佛界尊者手中,又豈是凡物可比?
  “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可惜,終究不是我的……”
  陳汐凝視片刻,心中卻是暗自一嘆,他可沒有黑吃黑的打算,畢竟想要抵達苦海彼岸,還要依仗任長風。
  再退一步說,對方好歹是一尊天仙,是否能吃得下對方還難說……
  “我佛慈悲,神血不寧,貧僧何以為佛?去去去,度魂釋厄,一切交由你了!”
  那和尚猛地大喝一聲,神色變得猙獰而兇厲,大手一揮,將那一盞釋厄青燈甩了出去,欲要將那漫天血浪給煉化。
  “動手!”
  就在此時,任長風猛地長嘯一聲,縱身一閃,就朝遠處暴殺而去,渾身仙罡轟鳴,纏繞著法則之力,一出手就是絕殺之招。
  轟!
  一掌擎空,穿破虛空,猶若橫推的山岳,砸向那和尚,拳勢滔滔,法則交織,顯現出一尊天仙級強者可怖的戰力。
  “哼,多少年了,還是這老一套的手段,貧僧早就料到,這次血潮汐之日,必然還有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前來送死!”
  詭異的是,還未等那一拳砸來,那和尚突然扭頭,唇邊泛起一抹陰冷殘忍的笑容,下一剎那,他人已憑空消失。
  連同消失的,還有那一盞釋厄青燈。
  任長風一擊未湊效,似并不意外,身影一晃,一對拳頭指天打地,游走八方,砸出漫天拳影。
  只聽砰砰砰一陣轟鳴,那一片天地悉數崩塌齏粉,海水爆碎潰散中,一道身影猛地給從虛空中逼了出來。
  赫然是那一個和尚,只不過他此時的臉色,已帶上一抹驚疑,“八極鎮空拳!?這是我佛宗之法,你怎會習得?”
  所謂八極鎮空,就是佛家所講的“八極為界鎮空為屏,則成大自在歡喜梵天”之意,用在拳勢中,就是以法則之力封鎖天地,令敵人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和大囚禁術畫地為牢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為了鎮殺你這個孽魂,我可足足籌劃了百年光陰,又怎可能讓你逃了?”
  見逼出那和尚,任長風似暗松了口氣,說話時,徑直再次沖殺過去。
  這時候,那湯云和王彥也是早已抵達,一個手持大弓,游弋在外圍,一個則手持長刀,直接沖殺進去。
  “我們也去吧。”貝靈開口。
  “別,他們會分心的。”陳汐連忙制止。
  分心?
  貝靈怔了怔,旋即明白過來,陳汐所言倒是的確不假,這時候冒然沖過去,對方只怕會懷疑他們是去搶寶物的,極容易出現什么意外。
  那和尚雖是一縷殘魂修煉至今,可實力卻可怕無比,一會煞氣滔天,如若兇魂大魔,一會慈眉善目,仿似要普度世人,竟是精通著佛魔兩種道途。
  不過任長風顯然深悉這和尚的一切手段,或者說,早在之前,他就針對這和尚下過一番苦功,與之對戰時,顯得極為肆意霸道,攻勢如火如山如林如電,已隱隱占據著壓制性的優勢。
  至于王彥和湯云的作用,倒是顯得沒那么重要了。
  很快,那和尚就受到重創,唇角溢血,神色猙獰而怨毒,頻頻怒吼不已。
  嗡!
  下一刻,他再按捺不住,祭出了那一盞釋厄青燈。
  一縷瑩白火焰搖曳,綻放無量大光明,居然衍化出菩薩怒目韋陀降魔業蓮度世天龍翱翔等等宏大輝煌的異象。
  “無欲無空,不墮欲障,不染塵災……”
  “如夢如電,眾生皆苦,普度釋厄,如是我聞……”
  與此同時,一陣佛頌梵唱之音轟鳴天地,似菩薩講道,振聾發聵,直抵人心。
  這一切的異象,都化作一種恐怖的攻擊,擴散八方,仿佛要將這片天地都給渡掉,要將一切的災厄都給化解。
  這便是古佛寶釋厄青燈的威勢,驚天地,泣鬼神!
  不過,那任長風似早已等待這一刻多時,探手取出一枚殘破的銅環,當空一拋,只聽叮的一聲脆響,居然直接將那青銅古燈給扣住了!
  “湯云,接著!”
  嗖!
  下一刻,那銅環已化作一抹流虹,落入湯云手中。
  “該死!居然是無物不墜的‘無相法劫環’!原來你這家伙為了對付我,竟準備了這么多手段!你等著,總有一天我要屠你滿門!”
  突然,那和尚發出一聲驚天怒吼,身影一振,欲要鉆入苦海之下。
  見狀,任長風仰天大笑一聲,縱身追殺而上,“孽障!今日你還能逃得了嗎?聽聞你身上還有一卷古佛經,乃是佛界一種無上傳承,也一并交給我吧!”
  ——
  ps:第四更欠著,感冒讓我的身體很難受,無力再堅持到天明,需要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