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79 愚蠢的夜叉

恒不渡海域。
  越過這片海域之后,只需三個時辰,就能抵達苦海彼岸。
  “看來,那就是楚江王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線所在了……”
  船艙中,陳汐若有所思道:“我有一種預感,那夜叉王閻屠只怕也會出現在這最后一道防線上,而我們也將會迎來一場激烈的大戰。”
  “傳說中,那恒不渡海域,乃是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和諸神對決最慘烈的區域,其下如淵,深不可測,充斥著諸多古老禁制,號稱諸神埋骨之地。”
  貝靈神色恬靜,盤膝坐在陳汐對面,拎著一個茶壺,幫陳汐斟了一杯茶水,這才靜靜說道,“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時空磁場、亂流漩渦,險惡無比,想要通過的話,必須都多多提防一些。”
  “這個我了解。”陳汐點了點頭,沉默片刻,他抬頭看著貝靈認真道,“其實,我現在只擔心一個問題。”
  貝靈怔了怔,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道:“擔心什么?”
  見她這般模樣,陳汐不由笑了笑,這才說道:“自然是擔心你不顧一切去拼命。”
  “呃……”貝靈有些措手不及,怔然看著陳汐,也不知說什么好了。
  因為她的確是這么想的,早在最初進入苦海之中,她就發現,自己跟隨在陳汐身邊,沒能幫上多少忙,反而有些像累贅了。
  并且越往苦海深處,這種感覺就越強烈,這讓她心中頗為懊惱,甚至有些后悔跟隨在陳汐身邊,讓他還得分心照顧自己。
  也正是出于這種心思,她已是打定注意,接下來如果發生危及性命的事情,那么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自己也要拼一拼。
  但貝靈卻是沒想到,陳汐居然一下子就看破了自己心中最深處的秘密,這讓她不禁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記住,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必須聽我的,這是我唯一的要求。”陳汐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味道。
  貝靈忍不住咬了咬櫻唇,道:“為什么?怕我讓你分心么?”
  陳汐苦笑,摸了摸鼻子:“你知道我不是這么想的。”
  貝靈隨口就問道:“那你怎么想的?”
  話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感覺自己就像胡攪蠻纏似的小女孩似的,這種情緒出現在自己身上,可著實不應該。
  不自覺地,她低下了螓首。
  這個清冷如冰的女子,慣常平靜而雍容,氣度優雅,此時罕見地流露一抹赧然神態,竟別有一番驚人的美麗。
  陳汐也被這句話問的一愣,旋即啞然失笑,沉吟片刻,這才認真說道:“我一直認為,這世上的事情,并非由實力的強弱才能體現其價值,也并非是一種必須遵循的處事原則。更何況朋友之間,容不得這些外物。貝靈,你已經幫我很多忙了,可不要妄自菲薄。”
  說到這,陳汐不禁想起了以往種種,想起了在大楚王朝中的那些至交好友,想起了甄流晴、梵云嵐、凌魚他們,也想起了西華峰上的大師兄火莫勒等人……
  最終,他總結道:“在我看來,朋友,就是摒除利益、身份、家世、實力之后,還能一起暢所欲言,無拘無束的人。或許這種觀點很幼稚,很可笑,并且很難做到,可這才顯得友誼愈發彌足珍貴。”
  貝靈靜靜聽完,半響才眼神復雜地瞥了陳汐一眼,道:“這么說,咱們也是朋友了?”
  “那是當然。”陳汐笑道。
  “和一位地仙巔峰王者成為朋友,我可是榮幸之至。”貝靈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旋即自己也笑了,如雨后初綻的花蕾,嬌艷而清美,耀眼奪目。
  誰也不知道,她心中卻是幽幽一嘆,悵然若失,朋友,終歸還是朋友……
  轟隆!
  蒼穹中,突然響徹一聲驚雷,震裂八方云層,潑灑出一片又一片炫亮刺目的閃電,照亮整個灰霾陰沉的世界,絢爛熾盛。
  與此同時,一股狂暴而壓抑的波動,猶若潮水般,擴散而來。
  寶船開始劇烈震蕩,猶如行駛進亂石密布的險惡河灘之中,發出吱吱呀呀不堪重負似的擠壓之音。
  陳汐神色一凜,當即起身,和貝靈一躍沖出寶船。
  蒼穹下,颶風呼嘯,巨浪怒嗥,在這天地自然面前,兩人猶若兩葉浮萍一般,仿似下一刻就會被席卷而走。
  “那就是恒不渡海域了……”貝靈遙望遠處,櫻唇微啟,輕輕吐出幾個字。
  陳汐深吸一口氣,眸光如電,映照天地,笑道:“你看,咱們的敵人,也已等待多時了。”
  ……
  這片海域上,颶風呼嘯,像暴躁的神靈發怒,掀起千重浪,肆虐呼嘯,將虛空都碾壓得發出嗚嗚咽咽的哀鳴。
  雷電轟鳴、猶如一道道扭曲的銀蛇,密布在海域的上空,不時能夠看見,一道道千奇百怪的虛空裂縫閃現,像一頭頭隱藏于暗中的遠古兇獸張開了血盆大口。
  那里有時空風暴、有空間亂流,有令人心悸的古老禁制,更有一聲聲仿似來自更古以前的凄厲吶喊。
  這里,就是恒不渡海域,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與諸神征戰最為激烈的區域,佛界大能者觀看此幕,曾發出“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的感慨。
  這里,也被稱作幽冥中的諸神埋骨之地,其下海水中,沉淪了不知多少的神佛尸骸,不屈英靈。
  此時,在那風云雷電、暴風肆虐中,赫然有著一座古堡矗立其中,巋然不動,猶如定海神針。
  夜叉王閻屠,第三道防線看守者龍槐,并肩立在古堡之上。
  在兩人四周,一行行江魂衛、夜叉衛分布于古堡兩側,呈翼形將海面拱衛,遠遠一望,黑壓壓一片,一個個身披精甲,仿若蓄勢待發的千軍萬馬,肅穆而立,凜冽殺氣貫沖蒼穹。
  這是上千的地仙強者!
  那等浩大的一幕,猶如重回到了那亙古以前的神魔戰場,夜叉巡海,強者如林,足以令世間絕大多數強者絕望。
  嗚嗚嗚~~嗚嗚嗚~~
  蒼涼的號角聲震蕩天地之間,任憑驚雷之音如何響亮也無法將其遮蓋,反而為這片區域平添一股肅殺之意。
  “殺!”
  “殺!”
  “殺!”
  一陣陣整齊劃一的呼喊聲,響徹,戰意如潮,呼嘯八方,將海水都驅散,將虛空都震出一圈圈漣漪。
  面對這等一幕,陳汐和貝靈兩人,猶如兩只誤闖入千軍萬馬中的螻蟻,顯得如此渺小,仿似下一刻就會被那凜冽的殺意撕碎一般。
  若是換做其他強者前來,只怕一瞬就會被斗志崩潰,嚇得亡魂大冒,不戰而降。
  畢竟,這樣一幕太過駭人,當地仙強者的數目達到上千之眾,都足以橫掃玄寰域十大仙門中的任何一個!
  由此也可知,閻羅第二殿的底蘊和勢力有多恐怖了。放在人間界,絕對是至高無上的霸主級勢力存在。
  而如今,擺出如此大的陣勢,僅僅只是為了對付陳汐和貝靈兩人……顯然,在陳汐斬殺了阿古羅、墨夫、華凌耶羅真等夜叉統領之后,令得這些楚江王的麾下,再不敢將他們視作尋常人物看待。
  或許,這也算另一種程度上的重視,一種對陳汐二人實力的認可。
  當然,對方出動如此龐大的力量,也有可能是要以千鈞之力,奔雷之勢,徹底將二人抹殺于此!
  “老天!這未免太……”
  遠處海面上,魏家的那支船隊上,當看到如此浩大肅殺的一幕,那魏嵐、魏霄峰、錦袍老者都渾身顫抖不已,震撼得找不出任何詞匯來形容此刻心情了。
  他們之前見過陳汐在萬星通道之畔,斬殺阿古羅等一百余名夜叉護衛那一幕,也見到了他劍斬夜叉三大統領和三百名夜叉護衛的情景。
  在那時,整支魏家船隊,都對陳汐和貝靈充滿了深深的敬意,就連最為叛逆的魏家七少爺魏霄峰,都一改常態,對陳汐崇拜到了極致。
  可如今,看著這樣一幕,眾人渾身發寒,哪怕對陳汐和貝靈的實力再盲目崇拜,可卻再沒辦法有信心去相信他們二人能夠取勝。
  他們捫心自問,就是換做其他任何地仙強者前來,只怕都會對眼前這一幕感到無力和絕望。
  這已經超出戰斗的規模,而是戰爭!
  那等龐大的力量,就是用在勢力戰中,都具備著橫掃八方般的威勢,可如今,卻僅僅只是為了對付兩個人。
  在這等情況下,別說有勝算了,就是逃跑,都只怕已經辦不到了!
  “想不到,他們倒是如此看得起我陳汐。”
  陳汐佇立半空,孤身面對遠處那如林而立的上千地仙強者,心中并無畏懼,也并沒有被對方的氣勢震懾心魂,反而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戰意,在胸膛之間洶洶燃燒。
  “你好像一點都不害怕?”
  貝靈輕笑,如瀑秀發飛舞,將她那清冷而絕美的面龐遮掩,唯有一對眸子中殺機蓬發。
  “你不也一樣?”陳汐笑了笑,旋即猛地仰天長嘯一聲,儀態睥睨,嘯音如雷,震蕩九霄云外。
  “走,我帶你去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