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980 沉淪苦晶

走,我帶你去殺敵!
  一句平淡從容的話,卻像火花點燃了火藥桶,瞬間將貝靈心中的戰意點燃!
  雖萬人,吾往矣!
  下一剎,兩人已聯袂展開沖殺。
  嗚嗚嗚~~
  一陣蒼老號角之音響徹蒼穹,就在兩人甫一行動,那第三道防線上的上千地仙強者,也開始出動。
  “殺!”
  “殺!”
  “殺!”
  鐵甲精鎧,氣勢如潮涌,匯聚一起,若黑云轉瞬鋪蓋而至,其吶喊如電閃雷霆,其氣勢如山崩洪流,沖垮虛空,碾壓出萬千沖霄煞氣。
  那一剎那的情景,就像地獄打開,早已蓄勢許久的惡魔轟然出動,成千上萬的各種攻擊,鋪天蓋地,猶若漫天狂舞的暴雨雷霆,將方圓十萬里海域所籠罩。
  那是上千地仙強者!
  那是一支足以在瞬間橫掃一方小世界的恐怖力量!
  單單是氣勢,都足以令人肝膽俱裂!
  這才是真正的戰斗!
  身影一頓,如老黿臨水,億萬神輝繚繞全身,陳汐腰脊筆直,足踏虛空,任撲面而來的殺意再猛烈,依舊巋然不動。
  他長發飛舞,面龐古井不波,唯有一對眼眸中燃燒著洶洶火焰,戰意迸射,直似要將天地焚化。
  一旁,貝靈渾身籠罩幽藍火焰,衣袂飄舞,秀發飛揚,神色清冷如冰,這一刻,她已忘記生死,只想和身旁的男子酣暢并肩一戰!
  嗡!
  繚繞在陳汐身周的億萬神輝,陡然間劇烈沸騰起來,化作無數密集符號,彌漫陳汐全身,發出一陣轟天大道之音。
  遠遠望去,他那峻拔的身影沐浴在一片符文汪洋中,全身環繞著大道氣息,那飛揚而卓絕的神采,令人一見難忘。
  轟!
  當洶涌的敵人大軍出現,當那鋪天蓋地的各種道法法寶傾瀉而至,陳汐動了,屈肘握拳,裹挾熾盛光澤,一轟而去。
  下一刻,一條火照之路鋪展而開,如貫通天地的一道長虹,如火,如燃,如血,如燃,照亮山河萬朵!
  噗噗噗……
  在蔚藍魏霄峰錦袍老者震撼的目光注視下,只見那火照之路,一路摧枯拉朽,硬生生在如潮水般的黑壓壓敵人中沖開撕裂一條窟窿!
  所過之處,任何攻勢都崩潰,任何法寶都齏粉,所向披靡。
  緊接著,一陣凄厲的慘呼聲響徹,那率先沖殺上來的一眾地仙強者,竟無法抵御火照之路的貫沖,或是重創墜落,或是臨空被焚!
  還一些僥幸避開火照之路,卻被那一股恐怖的拳勢波及,猶如墜入暴風之眼,搖搖欲墜,慘厲長嘶。
  火照神拳!
  直通彼岸!
  這等拳勢,傳承自第三任幽冥大帝之手,融合圓滿境的彼岸道意,被抵達地仙“極境”的陳汐施展而出,當得上是炙如烈日,無堅不熔,帶著一股可怖攝魂之力貫沖而去,誰堪對手?
  僅僅一拳而已,就有三十余名地仙強者隕落!
  這一拳,也令得對方的攻勢出現了一絲慌亂,但很快就消弭無形,這之后,那些楚江王麾下的強者,變得慎重許多,不再一擁而上,而是選擇四面八方交叉圍攏。
  “早就該這樣了,否則,你們就毫無機會了……”
  陳汐自語,胸口戰意越來越盛,和貝靈對視一眼,兩人皆極為默契地選擇了主動沖殺。
  陳汐沖殺上前,施展“火照神拳”,大開大合,漫天的拳影層疊而出,如一條條鋪展而開的通天火路,與一群地仙強者撞在一起。
  貝靈斷后,纖細十指變幻,潑灑出一道道幽藍如實質的刀芒,恰似一道道殘月撕裂虛空,橫掃而去。
  眨眼間而已,兩人的身影,已經是被四面八方而來的敵人給圍攏,場中熾盛光澤轟鳴,法寶橫飛,道法流竄,凄厲的慘叫不絕于耳,混亂一片。
  同樣,不時有血水飛灑,不時有尸體隕落,場景慘烈到了極致。
  ……
  漸漸的,陳汐的攻勢越來越快,拳影如濤,如海潮狂涌,隱隱約約星辰一個個漩渦,若隱若現,產生一種極強的吞噬力,拉扯著那些夜叉衛江魂衛的身軀。
  緊接著,一陣又一陣的骨骼折斷聲和慘呼不時響徹,血水飛灑,每一擊都奪走數條性命,端的是勇猛肅殺,如入無人之境。
  不過敵人太多,密密麻麻,蜂擁而至,悍不畏死,任憑陳汐站立卓絕,也只堪堪能維系住自己和貝靈的安全,而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對手全殲。
  殺!
  對于此,陳汐并不在意,身影如龍,一種種道法隨手拈來,化作密集而令人心悸的符號,肆虐八方。
  或如五行循環,或如陰陽變遷,或似風雷震怒,或像星河倒卷……不朽造化吞噬湮滅……
  一種種大道奧義,一部部巔峰道法,被他完美詮釋,統馭于符道之下,宛如符中帝皇,雖身處萬軍之中,卻自有一股君臨天下氣吞萬里山河的懾人氣魄。
  鮮血飛灑!
  斷肢雨落!
  整個天地,被那無匹的殺意熾盛的神曦凄厲的慘呼憤怒的吶喊所充斥,那是戰爭之氣,令天地色變。
  那頭頂的蒼穹,云層斷裂,日月無光,虛空都被碾碎出一塊塊狹長而扭曲的黑洞。
  那腳下那渾濁苦海,更是早已被無盡血色浸染,彌散出令人作嘔的濃稠的血腥。
  這一幅畫面,如神魔戰場,震撼人心!
  隨著時間流逝,敵人隕落的越來越多,陳汐氣勢依舊如虹,不曾減弱半分,一是由于蒼梧幼苗之助,無須擔心仙元枯竭的問題。
  二則源于他那強大的道心修為,已臻至了“心魂”之境,獨步天下,早已超出地仙范疇,連天仙都甚至無法與之比肩。
  心之秘力,就是耐力。
  在這持久戰中,方才能體現出其真正的強大之處。
  這兩方面優勢加在一起,除非有絕對的碾壓之力襲擊而來,否則陳汐完全能夠處于不敗之地,大戰七天七夜也不在話下!
  不過相較而言,貝靈的氣勢已大不如前,氣喘吁吁,瑩白的額頭的浸透一顆顆汗粒,清冷的面孔有些蒼白。
  她沒有陳汐那么變態,即便頻頻使用王級冥晶,也難以為繼,再加上她實力本就才地仙六重境,能夠在這千軍萬馬中戰斗至今,已是足夠令人側目了。
  可即便如此,她已經緊緊抿著櫻唇,悍然而戰,黛眉更不曾皺上一下,因為她不愿拖累陳汐,更不愿在這種時刻,讓陳汐為自己分心。
  最重要的是,她固執地認為,自己還可以戰斗!還可以以微末之力,為陳汐分憂!
  是的,哪怕體力殆盡仙元枯竭,只要活著,依舊要戰斗到底!
  ……
  極遠處,魏家船隊上,蔚藍魏霄峰錦袍老者看著那慘烈的戰場,看著在那如潮敵人中征戰殺伐的兩道身影,雙手皆都情不自禁緊攥起來。
  身軀微末如草芥,戰意殺伐動蒼穹!
  在這浩大如戰爭般的廝殺中,誰能想象,寥寥兩人,竟能爆發出如此可怖的戰力?
  誰又敢想象,他們二人竟能征戰到如今這般地步,依舊不曾倒下?
  “這等人物,此次若能幸免于難,來日必當成就無上至尊之位!”錦袍老者喃喃,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敬重和震撼。
  ……
  “我承認,你之前所說的話不假,此子戰力,連我也不是其對手,甚至這樣的戰力,已足以橫掃地仙之境,無人能與之匹敵。”
  遠處如礁石般矗立于苦海之中的古堡上,龍槐雪白須發飛揚,眼中開闔之間,掠過一縷縷驚駭之色。
  他很清楚自己屬下的實力,每一個都擁有地仙五重境以上修為,且常年征戰于苦海之中,戰斗經驗極為豐富。
  如今,被自己匯聚于此,足有上千之眾,可竟奈何不得那一男一女二人,反而無時無刻不有人橫死隕落。
  這樣的一幕,也容不得他不震驚!
  “戰斗至此,已過去一個時辰三刻鐘,隕落二百一十七名江魂衛和七十八名夜叉護衛,在這樣下去,只怕真要被對方取勝了……”
  一旁,夜叉王喃喃,神色已是凝重無比,“要不,咱們也出手?”
  “再等等。”
  龍槐毫不猶豫否決道,“一個人的力量再強,終究有限,我就不信,我閻羅第二殿的所有力量加在一起,不能將其耗死!”
  “犧牲這么多屬下,你不怕主上問責于你?”閻屠皺眉,有些不滿龍槐的無情。
  要知道這些屬下可都是第二殿的中堅力量,若是大量損失,想要挽回可不知需要耗費多長時間。
  “呵呵,你錯了,哪怕他們死干凈,只要能殺死這兩人,主上也不會因此而遷怒于我們。放心吧,我既然敢這么做,自有我的安排。”
  龍槐淡淡道,蒼老的臉頰上帶著一抹諱莫如深的笑意,“恒不渡,可不是僅僅說一說那么簡單。”
  “什么安排,竟連我也隱瞞著?”閻屠眉頭皺的愈發厲害。
  “哈哈,稍安勿躁,待會你就明白了。”龍槐驀地仰天大笑,眸光灼灼,隱隱閃爍著一抹莫名的狂熱期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