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81 一劍驚天地

萬星群島。
  抵達此地之后,整個苦海上的氣候,竟是變得平靜許多,雖依舊颶風肆虐,濁浪滔滔,卻沒了那一股壓抑人心的氣息。
  此時,在那最前邊的一座數座島嶼中,居然矗立著一座座的漆黑建筑,不時能夠看見一個個強者穿梭其中。
  以陳汐的目光看去,就見那數座島嶼呈現扇形羅列,共同拱衛著一條水域通道,按照任長風的說法,此地應該就是“萬星通道”了。
  只有從萬星通道進入,方才能抵達那苦海彼岸,這也是距今為止,幽冥界各大勢力所掌握的唯一一條路徑。
  其他地方的海域或許也有通往苦海彼岸的,不過大都是未知區域,充斥諸多的兇險和時空風暴,沒人敢拿性命去冒險。
  所以這萬星通道,就成了溝通六道王域和閻羅王域之間的唯一通道,一直牢牢掌控于第二殿閻羅楚江王手中。
  往日里,想要進入萬星通道,按照人數的不等,必須要付出一筆不菲的冥晶,這樣以來,那駐守在萬星通道之側的“江魂衛”才會放行,允許其通過。
  江魂衛,就是楚江王麾下的一支隊伍,每一個江魂衛,都擁有著媲美地仙五重境的修為,厲害點的,更不乏地仙巔峰王者。
  畢竟,這里可是苦海中央,能夠在此駐守而安然無恙,本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征,尋常人物可是根本無法在此存活了。
  “不行!不管你是魏家還是其他家,統統不允許進入!”
  “大人,這是為何?往日里,不是只需每人繳納一百顆冥晶,就可以通過了嗎?”
  “這是我家主上的旨意,自七天前,就已封鎖此地,不準許任何人踏入其中,若敢擅闖,殺無赦!”
  “楚江王!?”
  “不錯。”
  遠處傳來一陣喧嘩,原來,在那萬星通道前,正有一支船隊想要通過,卻被一支江魂衛阻攔于外。
  見此,陳汐眼睛一瞇,停下寶船,道:“似乎有些不妥,看看情況再說。”
  那支船隊規模頗大,光是寶船都足有十八艘,一個個奢華精美,彌散著驚人的寶光,一看就不是尋常勢力所能擁有。
  而這樣的大勢力船隊,如今卻被阻攔于萬星通道之外,這本就很不正常。
  貝靈點頭,她也聽到了那些對話,似乎是楚江王下令,徹底封鎖了這萬星通道,不允許進入其中,這可有些不正常了。
  要知道,這萬星通道可是溝通六道王域和閻羅王域之間的唯一通道,楚江王竟敢說封就封,難道就不擔心得罪其他大勢力?
  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了。
  “大人,我家公子和小姐,必須在十天之內抵達閻羅王域,參加第六殿閻羅卞城王百年一度的收徒考核。這等機會千載難逢,不容有失,還望您能通融一二,來日我魏家必有厚報相贈。”
  那船隊前邊,一位錦袍老者,低聲說道。
  說話時,探手就拿出一個儲物袋,不著痕跡地遞了過去。
  在錦袍老者對面,是一個面容粗獷陰鷙的中年,身披猩紅披風,其勢如虎,帶著一股迫人的氣勢。
  “你這是什么意思?”陰鷙中年皺眉,一把推開老者的手,冷哼道,“你可知道,這次我家主人已下了死命令,整個第二殿護衛全部出動,布下了一重重關卡,你們身上的財物再豐厚,又能賄賂幾個人?”
  話雖嚴厲,卻是暗地里點醒了一切。
  那老者神色一驚,道:“敢問大人,是誰觸怒了楚江王,竟會擺下如此大的陣勢?”
  說話時,他第二次將手中儲物袋遞了過去。
  這一次,那陰鷙中年沒有拒絕,手一抬,就將儲物袋收了起來,略一打臉,神色頓時變得緩和許多,道:“看在魏家的面子上,告訴你也無妨,前些日子,我家主人為幫仙界一位朋友的忙,在人間界抓了一名女子,不過聽說,近端時間會有人前來救助那女子……”
  這樣一解釋,那老者登時明白過來,不由吃驚道:“難道對手很厲害嗎?為了對付他,竟要封鎖萬星通道?”
  “厲害不厲害,我等倒是不清楚,我們的命令就是封鎖此地,不允許任何勢力進入。”
  說到這,那陰鷙中年揮手道:“你們走吧,或許等我們抓到那個敵人,你們就可以通過了,但是現在,卻是絕對不行。”
  老者怔怔沉吟片刻,轉身走進了船艙,似是向那魏家的公子和小姐稟告此事去了。
  沒過多久,這支船隊就緩緩退出萬星通道,不過卻并沒有離開,而是停靠在了一側,似是打算等候一番,再另尋機會。
  見此,那陰鷙中年不由冷哼一聲,搖頭不已,“可惜,這可是人靈司魏家,油水豐厚,卻沒辦法狠狠宰上一刀,真是可惜……”
  ……
  遠處,陳汐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平靜笑了笑道:“看來,那位楚江王已經清楚我要來了,竟擺出這樣大的陣勢,倒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
  貝靈卻是笑不出來,皺眉道:“萬星通道被封鎖,我們該怎么辦?”
  “很簡單,直接沖過去。”陳汐淡淡道,“這時候,已經沒有掩藏行跡的必要了,不是嗎?”
  貝靈點了點頭,一對清眸中已是肅殺一片,道:“這的確是唯一的選擇了。”
  ……
  另一邊,那魏家的船隊中。
  錦袍老者皺眉不已,有些焦慮地看著對面的一個少年和一個少女。
  少年約莫十三四歲,面孔稚嫩,虎背熊腰,英姿勃發,小臉上盡是憤怒之色,顯然,他還不懂得如何掩藏自己的情緒。
  少女比少年略大,但也只有十五六歲那樣子,素凈秀美,雍容華貴,雙眸湛然,閃爍著智慧的光澤,秀外慧中。
  少年名叫魏霄峰,掌控人靈司的魏家后裔,族長膝下第七子,而那少女則名叫魏嵐,是魏霄峰的親姐姐。
  兩人的身份,皆都尊崇無比,差不多和崔青凝相當。
  “可惡!實在是可惡!什么楚江王,連咱們人靈司的面子都不給,簡直是欺人太甚!”魏霄峰憤怒叫道。
  “七少爺,這畢竟是楚江王的地盤,對方又鐵了心封鎖萬星通道,咱們也沒辦法硬闖啊。”
  那錦袍老者苦笑安慰道,“依老奴看來,稍等兩日,或許另有轉機。畢竟,每日里在萬星通道來來往往的,可不止咱們魏家一批人,楚江王封鎖此地,必然會招惹來眾怒,或許,咱們那時候也可以渾水摸魚,伺機通過。”
  “可是,距離我和姐姐拜師的日子已經只剩下十天,哪還有時間再耽擱下去?萬一晚上一步,那可怎么辦?”那魏霄峰委屈道。
  “好了,小七,安心等著就行了。”
  蔚藍在一旁開口,探手一指窗口外,“你看,那一艘寶船不也停了下來嗎?”
  魏霄峰抬眼,看了看,旋即不屑道:“一艘普通寶船而已,哪能跟咱們魏家相比,咱們都停下來了,他哪還有膽量冒然前進?姐,不是我說你,以后別拿這些垃圾貨色跟咱們魏家比,未免太抬舉他們了。”
  蔚藍蹙了蹙秀眉,不由搖頭不已,這個幼弟自小嬌生慣養,萬般寵愛于一身,養成了一些壞習性,不過心底卻是極好的,只是缺乏磨礪罷了。
  見蔚藍不語,那魏霄峰卻是越說越來勁:“哈哈,我剛才倒是錯怪他們了,姐你快看,那艘寶船居然朝萬星通道沖過去了,難道船上之人想尋死不成?”
  那錦袍老者和蔚藍霍然抬頭,果然就看見,那艘寶船徑直朝萬星寶船沖去,兩人不由同時皺眉,這艘寶船上之人,莫非真是二愣子不成?
  萬一惹怒了那些江魂衛,還不是當場被殺的下場?
  但下一刻,他們竟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渾身僵硬,呆滯一片。
  轟!
  只見遠處,驀地閃現兩道身影,男的清俊挺秀,女的清冷如冰,根本就沒問詢,甚至都不給那些江魂衛阻攔的機會,居然直接就開殺了!
  這……對方真的瘋了嗎?
  兩人驚疑,當下毫不遲疑,徑直走向船頭,遙遙望去。
  只見那青年,猶若一尊神祗降臨一般,揮手之間,釋放出億萬神輝,光耀天地,瞬息就將十余名江魂衛抹殺,鮮血飛灑慘呼驚天。
  那可是一群地仙強者,實力最弱都有地仙五重,可在那青年手中,簡直比殺死一群螞蟻還輕松!
  而那女子也不差,揮手之間,幽藍火焰化為鋒利刀刃,撕破天地,鋒芒無匹,帶起一串串的猩紅血花。
  每一串血花,都代表著一位江魂衛隕落!
  這一下,那錦袍老者和蔚藍皆都呆住,像泥塑的雕像,對方哪里是瘋了,分明就是兩位戰力恐怖驚人的高手!
  “姐,云伯,你們這是做什么?一艘自不量力尋死的寶船而已,有什么大驚小怪……”
  那少年魏霄峰沖了出來,頗為不滿地嘟囔了幾句,不過話還未說完,他整個人也呆在那里,雙目睜圓,下巴都驚得差點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