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82 斬盡殺絕

萬星通道大亂。
  凄厲的慘呼聲,猩紅的血水肆虐的仙罡氣流熾盛刺目的光芒,翻滾洶涌的浪濤,將這里的天地覆蓋。
  宛如一片煉獄!
  那駐守于此的江魂衛,總計一百二十九名,由三位大統領所統馭,每一個江魂衛都擁有不弱于地仙五重境的實力,每一位大統領都是地仙巔峰王者。
  這樣一支力量,若是擱在玄寰域中,都足以令十大仙門忌憚,可如今,卻被殺得潰不成軍,分崩離析!
  而造成這一切的,僅僅只有兩個人!
  一個神威無雙的清俊男子,一個鋒芒無匹的絕美女子。
  看見這一幕,那魏嵐魏霄峰錦袍老者徹底呆滯那里,幾乎忘了呼吸。
  這樣的力量,已經足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楚江王封鎖萬星通道,驅遣全部力量駐守于苦海之中,該不會就是為了對付這兩人吧?”
  半響后,魏嵐驚疑出聲,雙眸沾染,閃爍著智慧的光澤。
  其實,不用別人回答,她就很清楚自己的推測**不離十,起碼放眼幽冥界,哪怕是六道司黃泉宮孟婆殿這一類可以和第二殿楚江王媲美的實力,除非逼不得已,也不愿和對方正面開戰。
  而這兩人甫一抵達萬星通道,就直接殺入其中,那等肆無忌憚的睥睨之姿,也只可能是楚江王的敵人才能夠做得出來。
  “應該不會錯了,寥寥兩個人,就敢硬沖萬星通道,怪不得楚江王會擺出如此大的陣勢。”
  錦袍老者輕嘆,眉宇間有著一抹無法抑制的震撼。
  “哼,殺一些楚江王的屬下,算什么厲害,我可是清楚,那楚江王乃是一位大羅金仙,若是由他出動,殺這兩人如殺螻蟻般容易。”
  見自家姐姐,和云伯如此模樣,那魏霄峰不禁有些不服氣,撇嘴道。
  魏嵐和錦袍老者互望一眼,心中皆都一嘆,和楚江王比,自然算不得什么,可在地仙境中,誰又能比得上這兩人了?
  尤其是那清俊年輕人,可謂是一個人獨攬全局,縱橫捭闔,勢如摧枯拉朽,如入無人之境,無人能攖其鋒芒,這等地仙巔峰王者,整個幽冥界又能找出幾個?
  “姐,我突然想到一個妙計,咱們要不要幫那些江魂衛一把,這樣的話,只要擒住那兩人,咱們就可以順利進入萬星通道,也不必擔心耽擱了拜師的時機。”
  那魏霄峰仰起臉,興奮說道。
  啪!
  話還未說完,魏嵐已再按捺不住心中怒火,一巴掌抽在了對方臉上,低聲厲斥道:“住嘴!你想讓大家都跟著你陪葬嗎!”
  魏霄峰一呆,捂著火辣辣的臉頰,不敢置信地看著最寵愛自己的姐姐,“姐,你……你打我?”
  打了弟弟一巴掌,魏嵐心中也是一疼,但嘴上卻是冰冷道:“我這是在救你!小七,你已經不小了,以前說這樣的話,我只當你還小,口無遮攔,可現在,我擔心的是禍從口出!”
  魏霄峰咬了咬牙,憤怒地瞪了魏嵐一眼,又扭頭看向那錦袍老者,道:“云伯,你也這樣認為?”
  錦袍老者抿嘴,算是默認了。
  這讓魏霄峰愈發憤怒,少年獨有的強烈自尊心,令他不愿就此低頭,咬牙大聲道:“姐,不就是兩個地仙強者嗎?對咱們魏家而言,又有什么好怕的?為了一句話,你就打我耳光,我可不服氣!”
  “你……”魏嵐氣得渾身直發抖,萬沒想到,往日里聰慧無比的弟弟,怎會變得如此愚蠢和白癡。
  “小姐息怒,少爺第一次外出,不通世事,情有可原。”那錦袍老者連忙勸慰道。
  “不通世事?”
  沒等魏嵐消氣,那魏霄峰已是硬著脖子,大聲叫道,“你們總是如此小覷人!我受夠你們了!”
  說著,他扭過身,厲聲大喝道:“侍衛何在?隨我一起去幫助江魂衛,殺了那兩個賊子!讓他們知道我魏家的威勢所在!”
  聲音稚嫩,帶著一抹尖利之音,透著濃濃的憤怒,傳蕩整支船隊。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竟是無人應答!
  這讓魏霄峰愈發憤怒,感覺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極大的挑釁和無視,氣得他渾身都發抖,大聲咆哮:“人呢?都死了嗎?!”
  “夠了!”
  魏嵐抬起手掌,就要扇過去,可當看到弟弟那不屈憤怒的眼神,心中沒來由一軟,遲遲打不下去了。
  “混賬!一群混賬!”
  那魏霄峰咆哮卻是毫不領情,神色扭曲。
  “小家伙,想殺人,還要借助別人的手,你不覺得很窩囊么?”這時候,一道輕淡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誰!哪個混蛋!我堂堂魏家七少爺,用得著你教訓?你他媽……”
  那魏霄峰扭過頭,當看清那說話之人的面容,頓時愣住,話到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甲板上,陳汐神色淡然看著少年,他身姿峻拔,面孔清俊,一對眼眸深邃猶若通往地獄的門戶,氣質出塵,卻給人以無法撼動的懾人氣魄。
  “你……你……”
  看著此人的目光,魏霄峰渾身都是一顫,如墜冰窟,心中所有的憤怒和不甘,統統化作烏有,被一抹無法言喻的恐懼所取代。
  這人不是惡魔,卻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比惡魔還要恐怖的氣息,這種感覺讓他雙膝一軟,差點跌坐地上。
  而一旁的魏嵐呆了呆之后,連忙上前,將弟弟護在了身后,旋即一臉凝重地盯著陳汐,唯恐對方突下狠手了。
  畢竟剛才魏霄峰那一番,著實有些過分,對那些性情暴戾的強者而言,絕對會毫不猶豫殺了他。
  而在她眼中,陳汐顯然是一位極為可怖的強者,至于性情如何,就未可知了,也正因如此,她心中此時也是忐忑惶恐到了極致。
  但旋即,魏嵐就猛地意識到一件事,這人不是正在戰斗,怎么突兀出現在這里,難道……
  一想到這,她忍不住抬眼看了看遠處的萬星通道,登時心中又是一沉,跌落谷底,那里,血染海面,哪還有一個江魂衛?
  換而言之,就在這短短的盞茶功夫之間,那一百二十九名江魂衛,以及三位實力達到地仙巔峰王者之境的大統領,全部都被殺死了!
  一下子而已,她渾身都僵硬起來,臉色刷白,望向陳汐的目光,更是帶上了一抹無比的忌憚和驚懼。
  “這位道友,我家公子年幼懵懂,不知天高地厚,還望您息怒。”那錦袍老者神色同樣駭然,他深吸一口氣,連忙上前,歉然說道。
  “的確很年輕,剛才我還以為人靈司魏家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如今看來,卻原來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家伙。”
  陳汐搖了搖頭,收回目光。
  見此,那魏嵐和魏霄峰雙雙不自覺松了口氣,被陳汐目光掃視著,令兩人恐懼到了極致,像等待審判的囚徒一般。
  “就這么放了他們?”
  貝靈在一側問道,說話時,一對清眸如刀子一般,冷冷掃過那魏霄峰,嚇得后者嘴唇一哆嗦,魂都差點飛出去。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又是一陣緊張,萬沒想到,這個清冷如冰的女子,比這個男子還難說話。
  “算了,一個什么也不懂的小家伙而已,走吧。”陳汐搖了搖頭,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后方,傳來魏嵐的聲音。
  陳汐眉頭一皺,頭也不回道:“還有何事?”
  魏嵐深吸一口氣,躬身歉然道:“剛才的確是我這弟弟口無遮攔,狂妄無知,多謝前輩不殺之恩。”
  “道謝就不用了,管好你弟弟就行了。”陳汐揮了揮手。
  “敢問前輩,可是來自人間界?”那魏嵐突然道。
  這讓打算一走了之的陳汐頓時止步,扭過頭,望向眼前那秀美雍容的少女,“哦?你是如何知道的。”
  魏嵐暗松了一口氣,旋即神色已恢復平靜,道:“我聽說,前輩要挑戰楚江王,救回一個人間界的女子,所以猜出,前輩大概也來自人間界。”
  頓了頓,她拿出一塊約莫碗口大小,渾圓如月,表面篆刻著無數繁密扭曲符紋的漆黑物品,雙手托了過去,道:“前輩救助友人之后,想必還要返回人間界,此物乃是我人靈司鑄造的法器,名為‘返靈盤’,可以打開人間界通道,還請前輩收下,就當報答前輩的不殺之恩。”
  陳汐一怔,倒是沒想到,竟會意外獲得此物了。
  說實話,他之前也在為如何返回人間界發愁,而如果擁有了這“返靈盤”,倒是恰好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
  而那人靈司是地府六司之一,主張‘轉世人間’之道,能夠擁有“返靈盤”這等神奇的法器,倒也在情理之中。
  “多謝了,此物的確對我有大用。嗯,我聽說你們也要前往那苦海彼岸,若不介意,就跟隨在我們之后吧。”
  陳汐略一沉吟,就接過返靈盤,隨口說了一句,就帶著貝靈轉身離開。
  兩人一離開,蔚藍等人徹底松了口氣,這才發現,渾身的衣衫已經被冷汗所浸透。
  “姐,我們要跟上他們嗎?”魏霄峰在一旁弱弱問道,神色蒼白,已再無一絲驕縱之色,顯然之前那一幕,把他嚇得不輕。
  “當然。”
  蔚藍眸光灼灼,閃爍著智慧的光澤,“若不想耽擱拜師的機會,跟上那位前輩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還有一句話她沒說,她之所以交出在“人靈司”中都屬于稀有之物的返靈盤,還不是為了獲得這樣的機會?
  她相信,那位前輩肯定也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所以才會說了那樣一句話。
  “真是好奇,他究竟能不能救回那女子,要知道,那楚江王可是一位大羅金仙呢……”蔚藍在心中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