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83 斗志如然

感謝四周哥100000打賞捧場,晉級鉆石盟主!拜謝!
  ——
  轟隆隆!
  陳汐只感覺身軀像被一只鐵鉗夾住,狠狠朝苦海深處墜去,海水翻滾,那磅礴無匹的拉扯之力,震得他渾身氣血一陣翻滾。
  三千丈。
  八千丈。
  ……
  也不知在苦海中下墜了多深,當陳汐意識都被震得發懵時,這才猛地感覺渾身一頓,瞬間停滯不動。
  噗!
  由極速墜落到極速靜止,那種可怖的反震力難受得陳汐都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
  “幸好,貝靈已經被我藏入浮屠寶塔中,否則光是這一下,只怕她都無法承受下來……”
  還未等陳汐松一口氣,只覺一股恐怖的壓力涌來,像十萬大山壓身一般,渾身肌膚、骨骼都發出一陣咔嚓咔嚓不堪重負的聲音。
  “不好!這股力量未免太恐怖,狂暴如海,沉凝如山,其內更帶著一股令神魂都欲要沉淪崩碎般的力量……”
  陳汐悚然一驚,再顧不得許多,全力催動仙元,涌遍全身,驟然發力,想要掙脫這種古怪而恐怖的力場。
  誰知,他每催動一分仙元,這股壓力的束縛就更緊一分,并且,其中更有一縷縷奇異而扭曲的符文涌來,像鎖鏈一般將其身軀層層緊箍著。
  這奇異扭曲的符紋泛著渾濁晦澀之色,竟是帶著一股可怖的碾壓之力,滲透入神魂中,像磨盤一般,要將其整個靈魂都碾壓齏粉!
  痛!
  那是一種觸及靈魂的痛,難以描述,那一剎那,陳汐感覺自己快要魂飛魄散,肉身徹底沉淪于此!
  遠遠望去,那渾濁不堪的海水中,陳汐就像被粘住的一只小蟲子一般,不斷掙扎,卻根本無法逃離舒服,反而渾身毛孔中被擠壓出一縷縷殷紅的血漬來,七竅流血,顯得可怖無比。
  這便是“沉淪之禁”的力量,當年由第三任幽冥大帝親手布置于這片海域中,誅殺沉淪了不知多少的三界神佛,號稱諸神埋骨之地,絕非是浪得虛名。
  如今雖然早已殘破不堪,只能發揮出一成的力量,可那等威力也足以沉淪玄仙,令其身魂都徹底齏粉于此!
  “該死!這便是沉淪的力量嗎?”
  陳汐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仔細感知著這四周涌來的恐怖力量,腦海中瘋狂推演著,不敢有一絲的耽擱。
  因為他很清楚,若這種局面再持續下去,不用片刻,自己就有死無生!
  “沉淪?”
  “禁制?”
  “以苦海為根基,將沉淪的奧妙悉數融入一種古老禁制中,怪不得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想要脫困,當務之急就是尋覓到這處古老禁制的破綻……”
  “破綻?不對,這禁制和苦海連為一體,與天地自然相融,最是完美無缺,天衣無縫,即便以神諦之眼尋覓到破綻,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又怎可能逃離?”
  一旦冷靜下來,陳汐就如同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早已達到超凡入圣之境的神魂推演之力運轉,剎那之間,心中就閃過千萬個年頭。
  “或許,只能從那沉淪力量入手了,以我的符道修為,再配合自身所領悟的沉淪道,似乎成了唯一的選擇了……”
  很快,陳汐就做出決定,強忍著神魂和肉身欲要崩潰般的劇痛,靜心去感知那從四面八方涌來的沉淪力量。
  而那一縷縷奇異而扭曲的晦澀符文,就成了他首要攻克的目標。
  陳汐并沒有猜錯,這些晦澀而渾濁的符文,乃是“沉淪之禁”中最核心的東西,乃是構成禁制的根基所在。
  這種符文,完整地詮釋了沉淪力量的運轉軌跡,那是運用力量的一種方式,一種技巧,玄奧晦澀,神機莫測。
  那禁制的力量之所以如此恐怖,就是通過這種符文運轉的方式釋放而出。
  “如果換做尋常,單單是參悟這古老禁制,只怕都能參悟出沉淪道意的使用之法,可惜,時不與我,這時候,必須盡快將其徹底吃透,或許才能覓得一線生機……”
  下一刻,陳汐整個神魂都全部瘋狂運轉,猶如擁有千萬條觸須的章魚一般,探入那些奇異而扭曲的符文中,細細感知。
  “若無引渡,苦海也無涯,若無鎮壓,何途是彼岸……”
  “沉淪,沉罪身,淪罪魂,鎮壓萬惡,除盡妄邪,天地秩序,則歸輪回……”
  “沉淪為基,萬世當太平,萬物方有序,諸天生靈知矩而不逾矩……”
  很快,一種種感悟如潮水般轟涌心頭,磅礴而浩大。
  轟隆隆!
  正在靜心參悟中的陳汐,渾然沒有發現,一股恐怖的沉淪力量驀地涌來,激發了整個“沉淪之禁”的威力,化作一股奇異的波動,朝他涌來……
  那是六十四顆“沉淪苦晶”的力量,被龍槐祭入苦海,欲要將陳汐徹底抹除!
  這一股力量很特別,像無所不在,又像處處皆無,化于無形中,卻借助那渾濁海水,朝陳汐籠罩而來。
  大音希聲!
  大象無形!
  當一種力量達到極致,反而顯得極為平靜,悄無聲息。
  眼前這一幕就是如此。
  陳汐根本就沒有察覺,這一股力量已彌漫其全身!
  然而,還未等這一股力量爆發出那足以磨滅萬物般的恐怖力量,突然之間,再次有異變陡發。
  嗡的一聲,浮屠寶塔中,幽冥錄發光,一頁頁打開,直至翻至第四頁,浮現出一行行模糊不堪的古老字跡,甫一出現,就大放光明,每一個字跡中居然皆都彌散出一股恐怖的吞吸之力。
  嘩啦啦!
  那一股“沉淪之禁”的磨滅力量,還未發威,就直接被幽冥錄吸納,而后灌入那第四頁的一行行模糊字跡之中。
  一剎那間而已,陳汐渾身一顫,腦海中猛地涌出一股龐大無匹的玄奧字跡,令得他一下子就呆滯在那里——“沉淪鎮天經”?
  這赫然又是一種可怖的道法,詮釋著沉淪的終極奧義!
  下一刻,陳汐如同魔怔一般,身影輕輕一晃,竟是如魚兒一般,輕松脫離了那一股可怖禁制的束縛。
  “埋葬諸天,沉淪之印”
  “苦海萬流,沉淪之海!”
  “不渡神佛,沉淪之禁!”
  這便是“沉淪鎮天經”中的所有奧義,全部呈現于這三招之中,功參造化,蘊納無窮玄妙于其中!
  嘩啦啦!
  陳汐腰脊一展,縱身在滔滔苦海深處演練起這三招來,舉手抬足之間,帶著一股沉淪的力量,牽引四周海水,化作一圈圈漩渦擴散八方……
  這一刻,那“沉淪之禁”竟如同虛設,再也無法影響到陳汐絲毫!
  ……
  苦海之上,古堡之前。
  萬里海域內,兀自化作漩渦瘋狂旋轉,產生一股撕扯天地的沉淪之力,將虛空都碾壓為破碎的一塊塊黑洞。
  “一盞茶時間了,怎么還沒動靜?”閻屠掐算了一下時間,不由皺眉道。
  “耐心等著,這畢竟是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所布下的‘沉淪之禁’,威力莫測,鬼斧神工,又哪是我能一言就斷定的?”
  龍槐斜睨了閻屠一眼,旋即傲然道,“不過,想要確定那兩個家伙是否已隕落,其實也很簡單。”
  說著,他探手一招,手中多出一塊青銅鏡,鏡面噴吐青色霞光,嗡的一聲,已凝聚出一塊光幕來。
  光幕流轉,浮現出一片渾濁的海水畫面。
  “閻屠統領請看,這光幕之中,就是那‘沉淪之禁’核心之地,禁制無數,一旦落入其中,神仙都難以活命!”
  龍槐一指那半空中的光幕,自信滿滿說道。
  “嗯?除了一片渾濁海水,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你這老瘋子該不會又在糊弄我吧?”閻屠打量了一番,不悅道。
  那光幕上,濁水滾滾,模糊而扭曲,根本看不到什么清晰景物。
  見此,龍槐怔了怔,喃喃道:“不會啊,這可是‘浮光映心鏡’,一主一副,另一塊被我藏于沉淪之禁中,兩相映照,纖毫畢現,鬼神難掩蹤跡,怎會如此呢?”
  說著,他一咬牙,咬破舌尖,猛地朝手中的青銅鏡噴出一口精血,然后手指連連劃動,只聽嗡的一聲,那光幕一閃,翻滾不休。
  很快,一幕纖毫畢現的景物浮現。
  可當看清其中的一切,無論是龍槐,還是閻屠,都眼瞳一縮,長大嘴巴,齊齊呆滯在那里。
  只見那光幕中,海水滔滔,波瀾洶涌,隱約能夠看見,一道峻拔的身影在其中縱橫捭闔,竟是在演練一種道法!
  “你這個該死的老瘋子,這就是你所說的‘沉淪之禁’?連一個地仙小東西都殺不死,還談什么玄仙在其中也難以存活?”
  閻屠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咬牙切齒說道,“還有老子的四十九顆沉淪苦晶呢?都他媽喂狗了?”
  “這……這……”
  龍槐卻是對此置若罔聞,眼眸死死盯著那光幕,驚得渾身都是顫抖不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會的,我對此陣研究三千年,怎可能一點威力都沒有?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龍槐臉色扭曲而癲狂,瘋狂咆哮。
  說話時,他猛地縱身掠至半空,雙手中飛快傾瀉出一道道玄奧的法訣,打入那一片浩大苦海中。
  “血魄焚燃,元神為祭,沉淪之禁,給老子煉化那該死的混賬!”龍槐厲聲嘶吼,徹底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