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84 地仙無敵

陳汐后來才知道,夜叉一族一直有這樣一個秉性,那就是每次戰斗之初,都會報出自己的名號,以此來威懾敵人,讓敵人至死都活在自己的兇威之下。
  這是夜叉一族的傳統,烙印在每一員夜叉的血脈之中。
  不過這在大多數強者看來,這就是一個笑話了,甚至有人戲言,如果想知道某個夜叉是否想動手,只要聽聽他報不報名號就行了。
  可很顯然,夜叉族人并不如此覺得,甚至會認為,打攪他們自報名號,簡直就是對他們榮譽的一種最大誣蔑和踐踏。
  所以,在被陳汐打斷了自己報出名號之后,阿古羅徹底怒了,雙眸圓睜,面容猙獰而扭曲,大喝一聲,揮動赤血長戟,朝陳汐當頭罩下。
  轟!
  長戟騰空,如血色閃電劈下,攻勢大開大合,裹挾著一股如同山岳般的大力,齏粉虛空,劈斬而下。
  一剎那間,整個天地仿似被拖進了一片血色汪洋中,到處都是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血水滔天,席卷八方。
  對于此,陳汐身影不動,右臂抬起,五指并攏如刃,當空劈斬,劃出一道玄妙莫測的軌跡。
  嗯?
  貝靈眼眸一凝,涌出一抹驚色,從陳汐這一擊中,她分明感受到一股近似審判般的殺伐之力,就像對褻瀆天道的罪人執行死刑一般,帶著一股凜然肅殺無情的味道。
  裁決奧義!
  劃分陰陽!
  嗤!
  只聽一聲如撕布帛的尖銳之音響起,陳汐手指一劃之間,那血海血浪天地皆都被一斬為二,如斬陰陽如分黑白,端的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
  寥寥一擊,就將阿古羅的憤怒一擊破除。
  “裁決之力!這是刑律司不傳之秘,你怎么習得?”阿古羅一閃而開,神色中已是有些驚疑不定。
  他可是清楚,真正的裁決之力,就是在刑律司中,都幾乎無人參悟掌控。
  也只是近段時間,才傳出那崔氏族人中,有一個小姑娘掌握了裁決奧義,轟動整個幽冥界,若非如此,他的主上也就是楚江王,又豈會將那幽冥盤完璧歸趙?
  一是忌憚崔氏老祖的實力,二便是因為這小女孩資質太過驚人,一旦成長起來,或許將又是一個叱咤幽冥的“崔判官”。
  在這種情況下,楚江王也不得不主動交還幽冥盤,唯恐將崔氏徹底得罪慘了。
  “廢話少說,我沒興趣回答你任何問題,也沒興趣知道你們的名號。”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淡淡道:“不要浪費時間,你們一起上吧。”
  此話一出,在場一眾夜叉護衛不禁一個個瞪大眼睛,仿佛看白癡一樣。
  一起上?
  這家伙未免太囂張了吧?還是以為他們一個個是軟柿子,任人拿捏?
  一股無邊的憤怒,倏然涌上每個夜叉心頭,令他們的氣息暴躁憤怒直欲發狂。
  “找死,真是找死!人類!你會為你的狂妄和無知付出代價的!”阿古羅沉聲道,周身氣勢暴漲,如若魔神。
  然而,陳汐卻是恍若未聞,平靜道:“怎么?一起上,損害到你們的自尊心嗎?那就由我來吧。”
  一股肅殺無情的力量從陳汐指尖噴吐而出,一瞬間,他整個人猶若化身裁決,冷酷漠然,指尖輕輕一掃。
  噗的一聲,收割了一顆大好頭顱!
  未等眾人反應過來,陳汐瘦削的身影一閃,隨即便模糊飄渺,化作一道道殘影,撲入那一群夜叉隊伍中。
  虛影閃爍,如穿梭層層虛空。
  身法飄舞,將八方**鎖定。
  掌指如刃,化作裁決之力,剎那間,便在夜叉群中爆開,朝著四面八方涌去。
  劃分陰陽!
  裁定乾坤!
  殺伐萬邪!
  善惡有判!
  曲直分明!
  萬法有度!
  除了第七式“秩序之刃”之外,那傳承自幽冥錄第三頁的無上傳承道法“裁決七式”被陳汐信手拈來,殺入敵人堆,如入無人境!
  血水在飛灑,殘肢在斷落,慘呼聲不絕于耳,這片天地仿佛化作了一片審判之地,在收割一條條性命,在裁決那些褻瀆罪徒。
  有夜叉受不了這種恐怖,欲要逃走,下一刻,已是被斬落頭顱,橫死當場。
  還有的要拼命,卻還未靠近陳汐,整個身軀就被切割成千百塊,血雨如瀑飛灑。
  這一幅畫面太慘烈,無情而冷酷,令人不忍睹視。
  “原來,崔家丟失的那件寶物,是被他給攝走的……”
  遠處,貝靈望著遠處那慘烈無比的一幕,望著那一道肅殺而無情的峻拔身影,腦海中卻是想起了在紫羅城外,那一座峽谷中的情景。
  當時,他說要幫她出一口氣。
  在她以為他只是開了一個玩笑安慰自己時,他卻真的做到了,這讓她內心歡喜而感動。
  但無論如何,她可萬萬沒想到,他居然將崔氏祖地秘境中,那一件崔氏先祖傳承的神秘至寶給攝走了!
  若非如此,他哪里參悟得來的裁決奧義?
  一想通這點,貝靈唇邊就不可抑制地翹起一抹弧度,“這家伙,表面上裝作不記恨崔家,背地里下手可比誰都狠,不過,我喜歡!”
  連她自己都沒發現,這一刻她那清冷絕美的面龐上,那一抹微微翹起的笑容,有多么的奪目而燦爛,奪盡天下芳華,令萬物都黯然失色。
  ……
  “原來是裁決奧義!”
  “裁決?那不是刑律司崔氏的不傳之秘嗎?”
  “嗯!”
  “這……這怎么可能?”
  在距離戰場更遠處,魏家的船隊停止不前,魏嵐魏霄峰錦袍老者端立船頭,目光遠眺那處慘烈如血獄的戰場,臉上已被無盡的震撼所取代。
  裁決!
  這可是幽冥中除了彼岸沉淪終結之外,最具殺伐和無情的一種無上大道奧義,無數年來,幾乎無人能參悟其中。
  可如今,不僅那崔家的小女孩,連眼前這位人間界的修士居然也掌控了,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小姐,您還記得他剛才斬殺第一個夜叉時,所施展的手段嗎?”那錦袍老者突然低聲說道。
  這讓魏嵐微微一怔,凝思片刻,這才驚疑道:“似乎是……是……”
  “不錯,正是火照之路,也就是說,這位人間界來的強者,還掌握了圓滿境界的彼岸道意!”那錦袍老者目光灼灼,聲音中帶著一抹驚嘆。
  “裁決彼岸……這怎么可能?”
  魏嵐一直感覺自己的智慧不錯,起碼贏得了族中諸多長老的稱贊,可現在,他卻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夠用。
  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說了多少次“這怎么可能”了!
  刑律司的裁決奧義,當年崔判官仗之以橫行天下,掌控地府六道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黃泉宮的彼岸道意,幽冥三大至高道意之一,距今為止,也只有當今黃泉大帝才將其掌握至圓滿地步。
  如今,這兩種至高道意,竟都掌握于一名人間界強者手中,這簡直打破了蔚藍以往的認知,令她的思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真有這么厲害?”那魏霄峰弱弱道。
  “起碼幽冥界中,再找不出一個像他這般的存在了,稱其為獨步天下也不為過。”那錦袍老者感慨道。
  “聽說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隕落時,將自己的至寶幽冥錄和誅邪筆,遺落在了人間界中,令得滿天神佛也尋覓不到,云伯你說,那兩件至寶會不會是被這人間界強者獲得了?”
  突然,那魏嵐喃喃開口道。
  “幽冥錄和誅邪筆?”錦袍老者一愕。
  “不可能,如果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傳人,只怕早已被滿天神佛斬殺,又怎可能生存到現在。”
  不等回答,那魏嵐就否定了自己的說法,因為這早已是幽冥界每個生靈公認的鐵律——任何和第三任幽冥大帝的事物或者人,都會遭到無情抹殺!
  “姐,快看,戰斗結束了!”魏霄峰叫了起來。
  魏嵐和那錦袍老者登時從紛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
  “你剛才的模樣,可真嚇人。”
  看著衣衫不染血,恢復出塵之姿的陳汐走來,貝靈暗松了口氣,她可不希望陳汐因為裁決奧義變成冷冰冰的無情之輩。
  陳汐笑了笑,道:“對待敵人,不得不無情。”
  說著,他翻手取出一件物品,似玉非玉,似鐵非鐵,表面密布著繁密的紋理,只有拇指大小,通體晶瑩剔透,彌散著縷縷濁光。
  “你可認得這是何物?”
  陳汐問道,這是他從那夜叉統領阿古羅身上搜得,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為這小東西中,竟蘊含著一絲沉淪道意的氣息,內斂其中,單單從表面看去,根本就察覺不到。
  若非他早已掌握沉淪奧義,差點就將此物當做無用之物給丟了。
  “這好像是……”貝靈蹙眉,細細打量許久,這才神色一驚,道:“這其中可是蘊含著一絲沉淪奧義?”
  陳汐點頭,道:“這么說,你認得此物?”
  貝靈神色激動道:“這可是在幽冥界都赫赫有名的‘沉淪苦晶’!我雖然沒見過,可卻是聽過太多次有關它的消息!”
  沉淪苦晶?
  陳汐眼眸中亮光一閃,暗道,這該不會是和彼岸花果實一樣的罕見寶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