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985 沉淪之禁

沉淪苦晶。
  一種蘊含沉淪道意的奇異晶石!
  這種奇異晶石產自苦海深處,極難獲取,傳說,每一塊沉淪苦晶之畔,都有一種名為佛面鬼的千年老妖守護。
  此妖由苦海中的戾氣冤魂所化,面孔如慈悲佛像,身軀卻形似一種苦海中常見的鬼物青瞳鬼,性情乖戾,嗜血如狂。
  由于其并非是先天生成,而是由戾氣冤魂所化,身軀中沾染了諸多隕落于苦海中的神佛怨氣,歷經歲月變遷,實力強大無比。
  再加上,佛面鬼一直蟄伏于苦海極深處,想要將其斬殺,也是苦難重重。
  由此可知,想要獲取一顆沉淪苦晶有何等困難了。
  在市面上,像陳汐手中這拇指大小的一塊沉淪苦晶,都是有價無市,出再高的價錢也購買不到。
  得知這一切,陳汐心中的振奮消退不少,恢復冷靜,訝然道:“這么說,想要大量獲得沉淪苦晶,根本就不可能了?”
  原本他還想著,既然發現了沉淪苦晶這等罕見寶物,若是能搜集一些,將自己的沉淪道意臻至圓滿地步,那就再好不過了。
  哪曾想,想要獲得一顆就會如此麻煩。
  “的確如此。”貝靈答道,“正因為太過罕見,所以幽冥中能夠領悟沉淪道意的,才會只有寥寥幾個而已。”
  “不過我聽聞,第二殿閻羅楚江王這些屬下,一直盤踞在苦海之上,一方面是看護萬星通道,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幫楚江王搜集沉淪苦晶。”
  頓了頓,貝靈若有所思道,“所以想要獲得沉淪苦晶,或許從他們手中掠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他們,自然指的是楚江王那些屬下。
  聞言,陳汐眼睛一亮,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剛才鎮殺夜叉統領阿古羅等人時,他已是打探清楚,極遠處的夜叉海域上,還盤踞著一位夜叉王閻屠,乃是楚江王的左膀右臂之一,或許殺了對方,就能搜刮到一些沉淪苦晶。
  “楚江王擁有大羅金仙的修為,你,真的打算要殺過去嗎?”突然,貝靈神色認真問道。
  談及這個話題,陳汐的神色變得冷靜嚴峻許多,毫不遲疑答道:“必須得去。”
  說到這,他猛地明白過來,貝靈是在擔心自己,臉龐線條變得柔和起來,道:“放心,我既然敢來,起碼不會讓自己陷入死地。”
  貝靈點點頭,低著頭,沒有多說。
  其實,越靠近那苦海彼岸,她就越希望能走的慢一些,時間長一些,甚至有很多次,她都想以各種理由勸陳汐返回。
  但最終,她還是忍住了,她很清楚,自己一方面是擔心陳汐遇到危險,但最重要的還是,她不想就那么早和陳汐分開。
  因為到那時候,陳汐就要離開了,返回人間界,而自己只能留在幽冥中,或許以后根本再也無法見面。
  嗚嗚嗚~~嗚嗚嗚~~
  就在此時,遠處的海面上,驀地傳來一陣蒼涼的號角之音,震蕩天地,釋放出凜冽肆虐的殺意,攝人心魄。
  伴隨聲音,三支夜叉隊伍呼嘯而來,像黑壓壓的烏云,像鋪天蓋地的蝗蟲,一個個面目猙獰猩紅,拍打漆黑雙翼,聲勢可怖。
  “夜叉王下大統領墨夫!”
  “夜叉王下二統領華凌!”
  “夜叉王下四統領耶羅真!”
  人還未到,聲音已經轟隆隆傳來,如雷鳴一般激蕩天地。
  那三支夜叉隊伍,各自有一百名夜叉,為首的夜叉統領,皆都是地仙八重境的巔峰王者,來勢洶洶。
  一瞬間的功夫而已,這三支夜叉隊伍,已經將陳汐和貝靈所在的寶船團團圍攏,封死了所有退路。
  “你就是那個來自人間界的人類?”為首那名自稱墨夫的夜叉,雙臂抱胸,傲然盯著陳汐和貝靈,冷冷問道。
  “大哥,廢話那么多做什么,管他們是不是那人間界的人類,先殺了再說!”旁邊,夜叉二統領華凌殺氣騰騰道,躍躍欲試,眸子里盡是暴虐的殺意。
  “大哥,二哥,三個阿古羅還沒到,要不要等他一會?”那夜叉四統領耶羅真猶豫了一下,這才低聲問道。
  “那個蠢貨,等他做什么?”大統領墨夫不悅道。
  “是啊,是啊,阿古羅這貨來了,咱們的功勞可又少了一份。”二統領華凌也是連連搖頭。
  這些夜叉統領,言談舉止之間,儼然把陳汐和貝靈視作了囊中之物,氣焰囂張跋扈之極。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是神色不動,根本不予理會,眸光幽邃,穿過那黑壓壓的夜叉隊伍,遙遙望向遠處。
  那里,有著一道極為恐怖的氣息,隱而不動,遙遙關注著這邊的局面。
  陳汐不用猜就知道,對方十有**就是那夜叉王閻屠了!
  “很強大的一個對手……”
  陳汐收回目光,若有所思,那夜叉王的氣息,沉凝如山,渾厚如海,且透著殺伐森寒之氣,明顯身經百戰,不容小覷。
  甚至可以說,這夜叉王是他進入幽冥界,所遇到的第一個讓他也感受到一絲壓力的地仙巔峰王者!
  當然,僅僅只是壓力而已。
  對于此,陳汐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修為越高,戰斗力越強,他反而再難尋覓到可堪一戰的對手了,要么太弱,如崔家那些長老們,要么太強,如黃泉大帝齊山河崔家老祖崔震空。
  反而像夜叉王這般,和他平級,而又能帶給他一絲壓力的對手,極難遇上。
  這就是高處不勝寒了。
  在嚴格意義上講,陳汐已走上地仙之境的“極境”,傲立在人間界力量的巔峰位置,同輩之中,想要尋覓一個對手都難。
  至于天仙玄仙一類的存在,那已超出了境界局限,成為了另一個層面上的存在,無法放在一起相提并論。
  “該死的人類,竟敢無視我等!小的們,給我殺了此子!”
  那夜叉二統領華凌秉性最是暴躁,見陳汐竟無視于他們,當即氣得暴跳如雷,仰天大吼起來。
  嗖嗖嗖!
  下一剎那,華凌身后的一百名夜叉護衛齊齊出動,拍打雙翅,猶若一群從地獄中鉆出的惡魔,發出桀桀怪笑,呼嘯著,朝陳汐沖殺而來。
  轟隆!
  夜叉族的攻擊很簡單,甚至粗暴,就是沖鋒!勇悍無比,勢若鐵騎踏山河,攻如奔雷掃八荒,帶著一股無可阻攔的可怖氣勢。
  不過,就在他們甫一行動,陳汐也動了。
  嗡!
  劍箓在手,劍鋒繚繞億萬神輝,似一輪煌煌烈日通天,以一種肅殺無情斬殺萬物的威勢,劈斬而去。
  這一劍,殺意滔天!
  這一劍,如斬陰陽!
  這一劍,仿佛可以將這天這地這人都分出一個黑白善惡清濁來,讓天地萬法都重歸秩序之中。
  這一劍,是裁決七式之一“萬法有度”!
  唰!
  劍落,天地仿佛歸于寂靜,陷入靜止,唯有一抹如撕裂混沌般的鋒芒,一閃而逝。
  時間仿似在這一刻定格,能夠清晰看見,那夜叉族三位統領墨夫華凌耶羅真臉上,兀自浮現著一抹勝券在握的獰笑。
  能夠看見那些沖殺而來的一百名夜叉護衛猩紅眼眸中的嗜殺之色,看見貝靈那一對清眸中泛起一抹的擔憂以及殺意。
  可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下一刻化作震驚和惘然,更有著一抹無法形容的心悸。
  噗!
  率先沖殺過來的那一個夜叉,渾身一顫,旋即整個身軀化作一塊塊碎肉,轟然墜落,就像被千百把鋒利的刀刃同一時刻將其肢解了一樣,畫面殘忍而可怖,連死時,臉上的獰笑都未散去。
  這一幕,也打破了氣氛的沉寂。
  接下來,噗噗噗一陣沉悶爆碎,像屠宰場千百張案牘上的死尸被齊齊剁碎的聲音,連綿不絕響徹。
  緊接著,一蓬又一蓬猩紅的血雨,撲簌簌掉落半空,染紅海面!
  僅僅一劍,整整一百名夜叉護衛化作血雨,飄灑天地。
  這一幕,已無法用言語形容,要知道,這可是一百名地仙級強者,如今卻還未沖殺上來,就如同一群螻蟻般,被一劍碾壓而死!
  那等可怖凄慘的一幕,宛如血腥煉獄一般,震撼全場。
  伴隨而來的,就是無盡的恐懼,猶如潮水般蔓延上每個夜叉心頭,猶如毒蛇一般,吞噬和瓦解著他們的斗志。
  他們的臉色劇變,眼瞳收縮,渾身顫粟,猶如墜入萬丈深淵的螻蟻,亡魂大冒!
  就連那墨夫華凌耶羅真三位夜叉族統領,都禁不住渾身一顫,臉色已是凝重到了極致,透著無比的忌憚。
  誰能想到,眼前這來自人間界的強者,竟會擁有這等恐怖的戰斗?
  正因為沒想到,所以才震驚到了極致,忌憚到了極致。
  這一劍,正如陳汐所料那般——先聲奪人!
  同樣,這也是他現如今境界所能發揮出的全力一劍,為的就是將這重重圍困的局勢打破,劈爛,殺出一條令敵人肝膽俱裂的通天大道來!
  當然,沒有人注意到,在劈出這一劍之后,陳汐的臉色出現了一剎那的蒼白,轉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