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99 血海深仇殺殺殺(四)


  第二更!
  ——
  刷!刷!刷!
  暮色中,一道道人影朝李家府邸奔去。
  此刻在松煙城內,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陳汐回來了,并且孤身一人闖進了李家府邸。原本以為陳汐必死無疑的人們,卻發現李家府邸內持續傳出一陣陣凄厲的慘呼聲、沉悶如雷的爆炸聲……戰斗好像一刻都沒有停止。
  這證明什么?
  證明陳汐還活著,并且一直在與孤身與整個李家之人戰斗!
  這個事實很詭異,很不可思議,眾所周知,陳汐一年前還只是個只懂制符的小學徒,修為也只有先天境界而已,李家隨隨便便派一個高手,就能滅殺了他。
  而如今,這樣一個家伙孤身闖入李家,非但沒有死,反而一直在戰斗,這如何不讓人驚奇?
  難道,這家伙在南蠻冥域中獲得了大機緣,實力才會在一年中突飛猛進?
  為了證實心中的想法,松煙城幾乎所有紫府修士都出動了,將軍府、松煙學府、天星學府、紅葉學府……
  他們并不是來幫助陳汐的,純粹是為了滿足好奇心罷了。畢竟陳汐的仇敵是李家,沒有誰會蠢得跟李家這個松煙城第一大勢力為敵。
  不多時,李家附近百里之內,已被來自各方勢力的紫府修士所占據,為了不引起李家的誤會,他們只是藏匿在暗處,以此來表明自己不插手的意思。
  不過,當他們看到李家府邸內遍地的尸體、血肉、灑落的到處都是的內臟,看到李銘被千萬道劍芒絞碎成繽紛的血雨從半空中飄灑,所有人的臉色皆是一變。
  有那眼光敏銳之輩,更是從陳汐的出手中,隱約估摸出他的實力,心中一時震驚無語。
  紫府境界!
  劍意!
  奇快如風的身法!
  黃階極品飛劍!
  一年的時間,就擁有了如此恐怖的實力和法寶,怎么可能?他又是如何做到的?難道他一直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嗎?
  當聽到李氏家主李逸真凄厲悲愴的呼喊,聽到陳汐親口承認斬殺掉李淮,旁觀的所有人心中再次狠狠一陣抽搐。
  李淮,李家長子,松煙城年輕一代中的翹楚人物,名頭響亮,耀眼無比,更是被譽為李家千年來最杰出的天才。
  就是這樣一位天之驕子,竟然也死在陳汐手中了……
  掃把星?
  這還是掃把星嗎?
  有在一年時間內實力暴漲,悟出劍意,擁有一件黃階極品法寶的掃把星嗎?
  這一刻,沒有誰再敢小覷陳汐,心中更是再不敢把他當做一年前的制符學徒看待,至于那掃把星的名頭,更是被所有人主動選擇忘記了。
  在修行界,實力永遠是衡量一切的標準,身份、地位、榮譽……無不跟自身實力息息相關。哪怕是在宗門、家族、學府中,想要獲得更多的資源,也必須永遠與之相匹配的實力。旁觀眾人的反應,恰如其分地證明了這一點。
  便在這時,李家府邸上空,六道身影碾壓出六道滾滾氣浪,出現在沉湎于喪子之痛的李逸真旁邊。
  六人甫一出現,那巍峨如山岳般的恐怖氣息便即轟然彌散,即便隔得極遠,旁觀眾人卻無不感到一股沉甸甸的壓力。
  李家隱居不出的六位長老!
  好家伙,李家的六個老怪物,竟然一起出動了!
  旁觀眾人不敢再胡思亂想,一個個緊緊望向戰局中,眼睛一眨不眨。
  李家能夠成為松煙城第一家族,所依仗的便是這六位紫府境長老,如今全體出動,現身人間,這等事情可是百年難遇一次,誰不想看看這六位的實力究竟如何?
  也不知在李家六位長老聯手下,陳汐又能擋下幾招?
  莫名其妙地,這個念頭浮現在附近旁觀的所有人心中。
  ——
  ——
  地上血水如河,斷肢殘骸浸泡在其中,還有一些花花綠綠的內臟漂浮,刺鼻的血腥味濃郁的風都吹不散。
  那是一個個慘死的李氏子弟。
  那是李家下一代的希望。
  如今,皆模樣凄慘地倒在了血泊之中,這等情景落入李鳳圖等六位長老眼中,他們看向陳汐的目光,一個個都恨不得把陳汐這個罪魁禍首生吞活剝了。
  “你便是陳家那個孽子?”李鳳圖聲音中透著無盡寒意,目光死死盯著陳汐,殺機畢露。
  陳汐沒有回答他,周圍卻是突然浮現出八柄玄冥飛劍,像魚群似地游弋在身體四周,其上濛濛劍芒吞吐不定,一股鋒銳森然之氣沖天而起。
  八柄黃階極品飛劍!
  李鳳圖等六人皆是瞳孔一縮,驚疑不定,同時施展八柄飛劍他們也可以做到,但是若這八柄飛劍皆是黃階極品的話,那就不確定了。
  “怪不得如此有恃無恐,原來是擁有八件黃階極品法寶。”李鳳圖眼眸中寒光乍現,冷冷道。
  “大哥,殺了他,奪了這八柄劍,為我李氏族人報仇!”
  “殺了他?那豈非太便宜了?咱們要一刀刀把他活剮了,抽出靈魂,令其永世不得輪回!”
  一旁的其他長老紛紛寒聲開口,言辭間盡是濃烈的殺意。
  “你們要殺死我,我同樣要滅了你李氏一族。”陳汐漠然說道:“既然如此,今日,不死不休!”
  滅我李氏一族?
  似是沒想到陳汐會如此膽大包天,李鳳圖等人皆是一呆。
  就在這一愣之間,陳汐周身的八柄玄冥飛劍,光芒大放,嗖的斬殺過去,玄冰劍芒凝聚成一條線,八柄劍就是八條線,首尾呼應,縱橫交錯,凌厲的肅殺之氣,直奔李鳳圖的腦袋。
  劍勢凌厲!
  快如閃電!
  湮風流光劍陣第一重——湮風瞬殺!
  這一刻,面對六位紫府長老的聯手,陳汐第一次施展出湮風流光劍陣!
  這部玄階劍陣哪怕是殘缺的,在天寶樓中也價值八十萬斤靈液,是只有黃庭境修士才能夠掌控的劍陣,端的是其快如風如流光,凌厲鋒殺無雙!
  被陳汐施展出來之后,其中更蘊含了一絲風之道意,其速度之快已不能夠用驚艷二字來形容。
  嗤啦嗤啦……
  劍光一飄,便是一道血痕,八柄玄冥飛劍,在李鳳圖身上留下八道觸目心驚的傷痕,鮮血噴涌。若非他察覺到危險,拼命躲避,恐怕只這一擊就要了他的老命。
  “竟敢偷襲!動手!”衣衫染血,李鳳圖徹底震怒,手中已多處一口飛劍,旋轉切割,爆射而去。
  嗖!嗖!嗖!嗖!嗖!
  其他五位長老也是袖袍一揮,五柄靈光絢爛的飛劍,幾乎同時飛射而出。
  李家這六位長老,最低修為也有紫府七星,此刻一起出手,六口飛劍糾纏在一起,軌跡不同,瞬間鎖死陳汐退路,明顯也演練了一門陣法合擊之術。
  陳汐感覺到強烈的危險,八柄玄冥飛劍陡然催動,兩柄護在身前,另外六柄化為六柄匹練流光,硬撼六口飛劍,當場就是一連串的金鐵爆鳴,圈圈漣漪發散出去,空中飛劍相撞,火星濺射,好像流星雨一般。
  六聲巨響!
  十二口飛劍全部被震開。
  李家六位長老這一擊,竟然跟陳汐拼了個平分秋色!
  看到這一幕,遠處觀戰的無數對眼睛,皆是齊齊一收縮,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震撼。
  跟這些觀戰的修士不同,身為當事人,李家六位長老的感受要更直接,見陳汐以一敵六,絲毫不落下風,他們的臉色也是一變。
  刷!
  一擊擋下六柄飛劍,陳汐也是被震得胸悶氣短,血氣翻涌,再不敢硬拼,施展神風化羽遁法,身影倏然變得飄渺起來,就像融入虛空中的一縷風,飄忽不定。
  以硬碰硬,以他紫府五星境的修為,也硬撼不動這六個老家伙聯手,不過,若換做是單對單,陳汐有信心碾壓殺死六人中的任何一個。
  畢竟湮風流光劍陣第一層,可是具備著滅殺掉尋常黃庭修士的威力!
  此刻,陳汐便是要尋覓機會,把這六人各個擊破。
  “他的身法太快,我等當以小六合陣殺之!”李鳳圖暴喝一聲,身影一換,跟旁邊五位長老組成一個滴水不漏的防御陣法。
  只見他們背貼背,面朝四面八方,遠遠望去,就像一個長了六頭十二臂的巨漢,行動如風,閃轉靈活,六人在一起竟然如同一個人一樣靈活。
  “殺!”
  “殺!”
  “殺!”
  在一聲聲咆哮聲中,李家六位長老操控著六口飛劍,朝如同一道風一樣游弋在虛空中的陳汐斬殺而去。
  一時之間,空中盡是匹練般的劍光,旋轉切割,騰挪閃耀,仿似要把虛空都要撕碎成一道道裂縫。
  陳汐的神風化羽遁法何其神妙,只要他一心想要躲避,別說是六柄飛劍,再多出一倍,也能游刃有余地閃避開。
  不過,陳汐想要靠近李鳳圖等人,卻也變得困難之極,這六人組成一個小六合陣,就像一個人長了六對眼睛,毫無死角地防守四周,任何偷襲都逃不過他們的目光注視。
  “竟能逼得這六個老家伙施展小六合陣,陳汐的確太厲害了。”
  “不錯,若單對單戰斗,恐怕誰也不會是陳汐的對手……真是想不到啊,一年之間,他是如何修煉到這等地步的,用突飛猛進都不足以形容其一二。”
  遠處觀戰的人群中,看到陷入僵持狀態的戰斗,皆是輕聲議論起來,聲音中已對陳汐的實力推崇之極。
  半空中,陳汐一直在游走,飄忽如煙,如風似電。
  李家六位長老知道陳汐在尋覓自己的破綻,欲要各個擊破,但卻也無可奈何,陳汐的身法太過詭異,快的甚至超過了他們飛劍的速度,任憑如何絞殺,總被他靈巧之極地避開,簡直就像一道千變萬化的風一樣。
  如此下去,總不是良策。
  “逸真!速速去開啟護族大陣!”李鳳圖一扭頭,瞥見地上的李逸真醒來,當即心中一動,暴喝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