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87 沉淪鎮天

楚江王出動,輕描淡寫一掌,其快勝過閃電!
  這一剎那,陳汐心中卻并無畏懼,只是有些自嘲地想到,拼盡所有,自己的修為終究還是太差,最終還不得不依仗小鼎的力量……
  不錯,早在楚江王心生殺機那一剎那,小鼎已從沉寂中醒來,決定出手。
  只不過這種被人援助的感覺,卻令陳汐心情有些低落。
  在人間界縱橫睥睨又如何?
  在地仙境冠蓋天下又如何?
  終究還是不如仙人啊!
  這一切,都讓陳汐感到一種無奈和不甘,化作一股堅韌而堅定的情緒,促使他對晉級天仙,對掌握更強大的力量愈發的執著。
  在很早之前,他就明白,這天地之間,無論是元力、靈力、仙力,亦或是心力、體力、戰力,一切都可以歸納為一個字——“力”!
  唯有掌握力量,方才能立足天地,主宰自己的命途!
  說時遲,那時快,當楚江王那一只修長寬厚的手掌出現頭頂之上,驀地,一股恐怖的波動憑空而現,直接將這只大手給震開!
  陳汐怔住了,倒不是說他早已預料到自己可以存活,而是萬萬沒想到,出手救助自己的并非是小鼎,而是另有其人!
  這絕對是一個意外變故。
  但楚江王季康明顯早已猜到,被擋下這一擊之后,他身影如行云流水,悠悠返回原地,抬眼望向一側,道:“終于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聲音平靜,卻透著一抹譏諷之意。
  陳汐抬眼望去,就看見不知何時,那崖坪上多出一道偉岸的身影來,老者枯瘦如竹,一襲黑衣,面容冷峻,氣勢平淡拙樸,卻自有一股懾人的氣魄。
  黃泉大帝齊山河!
  認出來人,陳汐不由再次一怔,想起了上次見面時,心中一驚,暗道他難道早已預料到會發生這一幕?
  陳汐可是清楚記得,當日,黃泉大帝也不知處于何種緣由,非但沒有追究他殺死那些黃泉宮弟子的事情,反而贈予了他一枚黃泉令,說是必要之時,可以救助自己一命……
  如今,黃泉大帝果然憑空而至,于危機萬分的關頭救了自己一命,這讓陳汐不得不懷疑,自己一路行來所作所為,只怕都沒逃過對方的法眼。
  “你不能殺他。”
  黃泉大帝甫一現身,一句話而已,就表明了他的立場。
  “哦?因為他幽冥大帝傳人的身份?”楚江王慢條斯理道,“你可知道,包庇此人會是什么下場?”
  “只要你不說,天上地下,再沒人能夠知道。”
  黃泉大帝的聲音雖平淡,可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帶著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和楚江王遙遙對峙,竟是平分秋色!
  顯然,他的修為起碼也不會低于大羅金仙了。
  得出這個認知,令得陳汐暗自松了口氣,如此也好,不用暴露小鼎的行跡,又能暫時讓自己避免受到致命的威脅。
  “想讓本王不提此事也可以,將你黃泉域也交由本王統馭,本王現在就答應。”楚江王季康輕笑。
  黃泉大帝眉頭一蹙,旋即淡淡道,“如果你能脫離仙界陣營,這黃泉域的掌控權隨你拿去,老夫保證不皺一下眉頭。”
  兩位幽冥界的至高強者針鋒相對,看似在商議條件,實則誰都不打算退讓一步。
  對于此,陳汐反而像成了一個旁觀者,根本插不上一句話,這種宛如棋子一般被安排命運走向的感覺,自然也絕對不會好受了。
  “說來說去,黃泉大帝你終究還是不死心,或者說,這么多年來,你一直妄圖恢復幽冥界昔日格局,將仙佛兩股勢力驅逐出幽冥界。”
  楚江王季康臉上的嘲諷之色愈發濃烈,毫不掩飾,他抬手指著陳汐,道,“如今見了這小家伙,自以為看到希望,于是就再按捺不住跳出來了,是也不是?”
  黃泉大帝道:“幽冥作為三界之一,本就不是誰都能夠染指的,無論仙佛,誰掌握幽冥,皆都是三界億萬生靈的不幸。”
  說到這,他那枯瘦的臉上驀地帶上一抹慨然之色,“你看看現如今的幽冥,亂成了什么樣子,到處秩序崩亂,蠅營狗茍,烏煙瘴氣,地府形同虛設,這三界之中,又如何劃分黑白、評定善惡?這幽冥輪回之所在,又怎能令這三界眾生善有所依,惡有所報?”
  聲音鏗鏘,卻難掩其中的憤慨和傷感。
  “心是好心,可惜,這是大勢所趨,并非你我所能左右。”
  楚江王季康不為所動,漠然道,“除非第三任幽冥大帝死而復生,但這已經是不可能之事,至于這小家伙,哼,修為微末,宛如蚍蜉,所以本王勸你,趁早還是熄了扶持他的心思吧!”
  黃泉大帝搖頭嘆息:“希望再渺茫,終究也是一種希望,總比絕望讓人更能接受。老夫茍活至今,唯一所愿,便是為這幽冥界留下一縷火種,而他,當之無愧。”
  陳汐靜靜聽著這一切,心中已是大致清楚了這一切。
  簡單點說,如今的幽冥界,大致分成了三股勢力,仙、佛,以及本土勢力,而掌控黃泉域的黃泉大帝齊山河,無疑是本土勢力中最卓絕的代表者。
  或許,黃泉大帝的實力在仙佛兩界的大能者看來,完全不夠看,可黃泉域卻很巧妙地運用了仙佛兩界的爭端,和忘川域一樣,安然延存至今!
  而他之所以這么做,為的無非是重塑幽冥秩序,渴望著有朝一日將仙佛兩大陣營從幽冥界驅逐出去,恢復到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時的一統局面。
  至于楚江王季康,顯然就是仙界陣營中的一員了。
  “這么說,你是誓死也要保護這小家伙了?莫忘了,你若死了,黃泉域可就成了仙佛兩大陣營必爭之地,更可能是一個火藥桶,引起整個幽冥界的戰爭。”
  楚江王季康的神色依舊很輕松,云淡風輕。
  “想讓老夫死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黃泉大帝淡淡說道。
  話音剛落,剎那之間而已,一股肅殺恐怖的氣勢倏然從黃泉大帝身上彌散而開,將整個萬流山都籠罩。
  “要動手?”
  楚江王季康突然笑了笑,嘆息道,“其實不用如此著急的,你沒看到,為了把你引出來,本王可是一直都沒下殺手,否則,你以為這小子能活著登上萬流山?”
  聞言,陳汐心中悚然,愈發猜不透楚江王的心思了。
  黃泉大帝同樣微微一怔,沉默片刻,旋即猛地抬眼,遙望遠處蒼穹,臉色已是變得有些陰沉,“看來,你一直在拖延時間。”
  “哈哈哈。”
  楚江王季康再忍不住大笑起來,躊躇滿志,“不錯,本王自知無法一人將你留下,所以早早就知會了秦廣王、宋帝王、卞城王和泰山王,五大閻羅聯手,你覺得你還有勝算嗎?”
  “在本王看來,齊匹夫毫無勝算。”
  “不錯,不錯。”
  “今日若能除掉齊匹夫,倒也不虛此行了。”
  就在此時,一陣交談聲轟隆隆響徹天地。
  旋即,一道道偉岸身影,浮現于崖坪之上,或相貌清奇、或面容儒雅、或威猛如虎,或恬淡從容,樣貌雖不同,但氣勢卻無不強橫可怖之極,和楚江王不相上下!
  秦廣王杜嬰!
  宋帝王趙恒云!
  卞城王周渾!
  泰山王蔡神荼!
  四位各自執掌一方閻羅殿,在幽冥中屬于至高存在的王者,竟是于此時聯袂駕臨,陣容之強大,足以震動整個幽冥界了。
  “沒想到,果然沒想到,為了對付老夫,你季康竟能隱忍至此,倒是好大的氣魄!”
  目光冷冷一掃那些橫空而現的四位閻羅王,黃泉大帝臉色已是陰沉無比,冷冷道,“如此說來,早在此子進入苦海之時,你已開始籌謀這個局了?”
  “不錯,你齊山河這么多年以來一直龜縮在黃泉域,令得我等也是無處下手,如今好不容易碰上這等絕佳時機,若是錯過,本王只怕會后悔一輩子。”
  楚江王季康坦言,毫不避諱承認一切。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寒,終于明白,原來早在之前,黃泉大帝就一直暗地里跟隨在自己身旁,而自己的行蹤,更是在進入苦海之時,就被楚江王所察覺,并且成了一個誘餌,為的就是將黃泉大帝給引上鉤來!
  “怪不得我殺了他這么多屬下,他竟能隱忍不動,原來都是為了這些……”陳汐心中暗自一嘆,哪怕他不愿意承認,也不得不佩服這楚江王的老謀深算。
  “其實說起來,這次能夠將你留在此地,絕對是上蒼眷顧我等。”
  楚江王季康微笑道,“在這之前,本王可也萬萬沒想到,以你黃泉大帝的身份,竟屈尊紆貴跟隨在一個小家伙身邊。
  “而這小家伙也頗為奇妙,得罪了仙界的冰釋天,又跑來幽冥界要從本王手中救走一個女人,卻被本王無意間識破了他的身份……這一切的機緣巧合,這才形成了眼前之局,你說,這不是上蒼眷顧,又是什么?”
  話音落下,其他四位閻羅王皆都含笑不已,看向黃泉大帝和陳汐的目光,已帶上一抹憐憫和同情之色,宛如看著兩只待宰羊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