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989 楚江王之威

唰!
  秦廣王杜嬰的聲音剛落下,其他閻羅的目光已都是齊刷刷望向了陳汐雙手上。
  旋即,一眾目光皆都一縮,死死睜大,不敢置信。
  一支似鐵非鐵通體漆黑如玉的筆,一部煙霞繚繞,通體冰寒,散發出一股浩然如海奇異氣息的白玉書冊。
  分別執掌于右手和左手之中。
  一黑一白,恰似掌握陰陽,容納清濁、兼并善惡,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悸感覺。
  “幽冥錄!”
  “誅邪筆!”
  “這是第三任幽冥大帝之物,當年漫天神佛苦苦尋覓,也未曾將其尋獲,又怎會出現在此子手中?”
  楚江王季康等人面色驟變,失聲驚呼,臉上盡是濃濃的不敢置信之色。
  這可是比“幽冥盤”、“三生石”、“忘川鏡”更為可怖的圣器,執掌于第三任幽冥大帝之手,其中不止蘊含著有關“輪回”的諸般奧義,更是一對無上殺伐之器。
  尤其是那誅邪筆,當年不知屠戮了多少神佛,飽餐了不知多少的神血,兇威滔天,放眼幽冥之中,無有能與之比肩者!
  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隕落會后,光是為了這兩件圣器,漫天神佛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和時間,最終一無所獲。
  在當時,此事更是引起了三界震動!
  可如今,這兩件充滿傳奇色彩的幽冥至高圣物,竟出現在了一個來自人間界的年輕人手中,這如何不令人震驚?
  尤為令楚江王等人心神驚顫的是,就在剛才,這個人間界的小螻蟻竟手持誅邪筆、幽冥錄,一瞬就將他們的必殺一擊破掉,連“萬流囚神大陣”都陷入沉寂了!
  說來慢,實則這一系列事情都發生在極短時間中。
  下一刻,那楚江王等人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是恢復冷靜,幽冥錄和誅邪筆的出現,的確出乎他們意料,可當務之急還是斬殺黃泉大帝和陳汐為重。
  身為修煉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身為幽冥中至高無上的大人物之一,楚江王季康等人也不可能會因此而被擾亂了心神。
  “小輩,速速交出幽冥錄和誅邪筆,饒你不死!”
  那秦廣王厲聲大喝,說話時,他試探著發出攻擊,手中一部赤紅如血的道書翻開,飛涌出一片如血般的神輝,蒸騰氤氳,彌漫大羅法則,朝陳汐鎮殺而下。
  這是大羅金仙的攻擊,可撼日月,可滅九天!
  若擱在人間界,這一擊一出,必將遭受天道法則的禁錮,因為那等威能,已超脫人間之力束縛,一旦不加以約束,必將造成一方大世界動蕩。
  見此,陳汐只是一揮袖,根本未曾動用誅邪筆,就像那血光寸寸崩碎。
  與此同時,秦廣王只覺手中一震,那一部赤紅如燃的道書竟脫離其掌控,被一股無形大力裹挾,落入了陳汐掌中。
  這一幕,兔起鶻落,發生在一念之間,令在場眾人驟然色變。
  秦廣王杜嬰,那可是第一殿閻羅王,功力參天,戰力彪炳,比之楚江王季康都只高不低,可如今,居然在一擊之間,將手中寶物都被奪走了!
  “赤冥無極書,當年我將此物傳至閻羅第一殿,每一任秦廣王皆可手持此物,坐鎮孽鏡臺,司掌鬼判之事,如今,卻被爾等用來對付我……”
  一道蒼老低沉的聲音從陳汐唇中吐出,帶著一抹傷感,又似在追憶往事,“可惜了,明珠暗投,終究有所玷污,不要也罷。”
  砰!
  聲音剛落下,也不見陳汐用力,那一部明顯要超越尋常仙器的“赤冥無極書”直接崩碎,化作粉末消弭于無形。
  眾人悚然,眼瞳收縮,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皆帶上一抹駭然。
  這“赤冥無極書”雖比不得“忘川鏡”、“三生石”,可也是閻羅第一殿的傳承至寶,一直掌控于每一任秦廣王之手。
  這般至寶,如今竟然被人輕易齏粉,化作飛灰,令人如何不震驚?
  尤其當聽到,陳汐竟自稱這“赤冥無極書”乃是出自他之手,而后方才傳入閻羅第一殿時,眾人只覺渾身都是一顫,如遭雷擊。
  難道對方是……第三任幽冥大帝!?
  敢這么說話的,放眼整個幽冥界,也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第三任幽冥大帝!
  這一刻,哪怕他們的道心修為再高,城府再深,也再按捺不住心中的驚濤駭浪,因為這個事實太過駭人聽聞。
  而在一旁,黃泉大帝同樣也是震驚無比,但卻是一種更激動和振奮,因為他終于敢確認,眼前占據陳汐身魂的,必然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無疑!
  老天,他老人家竟然還活著!
  這一剎那,黃泉大帝也是有些難以自抑心中的情緒。
  “不可能!第三任幽冥大帝早已被諸天神佛所鎮殺,又焉能存活到至今?你究竟是誰?”
  楚江王季康深吸一口氣,厲聲道。
  他費盡心思籌謀可今天這個局,好不容易等到了收網的時候,卻被這一幕給大亂,這讓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或許,真的是過去太久了,以至于你們不但忘了自己的職責,也再記不起我這個人了……”
  陳汐開口,一對眸子里盡是滄桑冷寂之色,嘆息道:“充當仙界奴才的感覺,真的有那么好嗎?”
  說話時,他手持誅邪筆,隨意在空中一劃,一抹鋒芒如流光乍現。
  砰砰砰砰……
  下一刻,楚江王季康手中的寶印、宋帝王手中的寶劍、泰山王手中的旗幡,卞城王手中的銅爐,齊齊被從中間剖開,一分為二,旋即轟然碎裂,被徹底毀去。
  這一擊,宛如神來之筆,驚天地泣鬼神,充盈著一股莫測玄機,其殺伐之力,更是恐怖到了極致,駭得那楚江王等人根本就沒反應過來,手中寶物已是悉數被毀!
  不敢想象,若是這一擊是滅殺這五位閻羅王,是否也能一擊斃命?
  楚江王季康等人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臉色一個個變得難堪無比,驚懼惘然,有些不知所措。
  身為大羅金仙,身為幽冥界一尊尊叱咤風云的至高大人物,他們何嘗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如此驚懼難安,惶恐如螻蟻?
  “控靈寶印、玄牝魂劍、六神攝鬼旗、冥波滅煞爐……可惜了這些寶物,竟被仙界爪牙所玷污。”
  一番感慨的聲音中,陳汐抬眼,望向楚江王等人,目光冰冷,深邃滄桑中彌散出縷縷肅殺之意。
  被這種目光盯著,楚江王等人渾身都是一僵,神魂悸動,感受到一種莫大的惶恐,簡直和面臨仙王也沒什么區別。
  “你不能殺我們!”
  楚江王季康再也忍不住,大聲叫道,“我們死了,這閻羅五殿就再無人能夠掌控,屆時,整個幽冥界都會陷入動蕩征戰中,你難道能眼睜睜看著此幕發生?”
  這一刻,他哪還有之前那運籌帷幄,指點江山的模樣,已被這一幕幕的變故驚得心神搖曳,什么想法也沒有了,只求活命。
  “幽冥已腐朽不堪,或許唯有戰爭,才能重新建立起幽冥界新的秩序。所以,你們不得不死。”
  陳汐的聲音,已是變得毫無情感,平靜中透著一股掌控生死大權,生殺予奪的力量。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齊齊色變,唯有黃泉大帝,流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想留下我等,絕對不可能!”
  那泰山王蔡神荼臉上突然閃過一抹決然之色,身影一縱,嗤啦一聲撕裂虛空,就要遁走。
  對于此,陳汐不由搖了搖頭。
  下一刻,只見那將整個萬流山籠罩的“萬流囚神陣”猛地啟動,衍生出重重可怖異象,將虛空鎖死,其中更涌出一股可怖波動,狠狠撞在泰山王蔡神荼身上。
  咔嚓!
  骨骼爆碎聲響起,就看見那泰山王蔡神荼,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攥住的蟲子般,渾身淌血,每一寸肌膚血肉都在朝內塌陷,面容扭曲,發出一陣陣凄厲慘叫。
  “罪愆已種下,如蚍蜉置身茫茫苦海,無涯無岸,又能逃到哪里?”
  伴隨著那蒼老平靜的聲音響起,只聽砰的一聲,泰山王蔡神荼竟是化作一團血肉,爆碎而亡!
  自始至終,甚至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這可是一位大羅金仙!
  如今卻像螻蟻般被輕松抹殺掉,這一幕若是傳出外界,只怕非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竟然……死了……”
  眼睜睜看著泰山王死在自己眼皮之下,那楚江王等人皆都頭皮發麻,亡魂大冒,一抹難掩的恐懼之色已是不可自制地蔓延上心頭,映現在臉龐之上。
  因為他們很清楚,這是真真正正的死亡,再無法輪回、更無轉生的可能,自此以后,蔡神荼將永生永世都湮滅于天地之間!
  噗通!
  下一刻,那卞城王周渾,竟是一下跪倒在地,叩首悲呼起來:“屬下知錯,求大帝慈悲,免屬下一死,自今以后……”
  噗!
  話還沒說完,他脖頸間已被切割開一條血痕,尸首分離,血水迸濺,橫死當場。
  “反復無常,惡果難消,死亡已是對你最大的寬恕。”
  陳汐摩挲著手中誅邪筆,發出一聲喟然輕嘆。
  而這一刻,僅剩下的楚江王季康、秦廣王杜嬰、宋帝王趙恒云皆都面色灰暗無比,流露絕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