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90 道破身份

誅邪筆究竟有多可怕?
  從寥寥一擊,將卞城王周渾滅殺于無形之間,就可以看出來,這等無上殺伐之器,或許只有其主人,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楚江王季康等三位僅剩下的閻羅王面如土色,頹靡而驚恐,從誅邪筆這等威勢中,已經可以確定,對方必然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無疑。
  并且如果沒有猜測,對方應該是一縷意念,寄存在了那人間界的小家伙身上。
  可即便如此,已經足夠令他們膽寒和絕望了。
  第三任幽冥大帝是誰?
  當年曾孤身一人與漫天神佛對戰,鎮殺無數仙佛于苦海之下,在三界之都是令人聞而色變的無上強者!
  這等一位手腕通天,傲嘯古今的大人物,哪怕僅僅只是一縷意念,都足以談笑間,將他們滅殺于股掌之間。
  那橫死眼前的泰山王蔡神荼、卞城王周渾就是活生生的例!
  相較于此,黃泉大帝已是激動莫名,神采煥發,仿佛看到了整個幽冥界在第三任幽冥大帝的統馭下,重新回到大一統的井然秩序。
  “誅邪、幽冥……造成這一切的,莫非都因為‘群龍無首’四字?”
  陳汐低頭,喃喃自語,聲音低沉而蕭瑟,在這寂靜的氣氛,彌散著一股獨特的悲涼慨然之色。
  “可惜,這一切終非我愿。”
  “所謂秩序,當是化于無形,運轉于周天萬界,神圣不能逾越,仙佛無法染指,如此,黑白為鑒,善惡有終,清濁則分明,萬物方有序,萬靈方歸屬……”
  眾人怔怔,耳聽那一道蒼老聲音喟嘆,卻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自然不會明白,這乃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畢生所追尋的目標,要將這輪回秩序化于諸天萬界,要讓萬世萬靈統統都歸于一種井然秩序之!
  可惜,也正因這個目標太過宏大,觸逆了諸天神佛的底線,最終遭劫。
  盡管不明白,可楚江王季康等人卻清楚,若再不有所行動,今日只怕注定要飲恨此地了。
  可令他們無力和糾結的,也在于此了。
  泰山王蔡神荼要逃,結果被“萬流囚神陣”所鎮殺。
  卞城王周渾跪地求饒,卻依舊沒逃開被誅邪筆裁殺的下場。
  所以,逃也不是,求饒也不是,擺在他們眼前的路就只剩下了一條,那就是放手一搏,殊死拼殺。
  可是……
  對方可是第三任幽冥大帝!若是拼殺,豈不是和蚍蜉撼樹,自尋死路沒什么區別?
  這一剎那,楚江王季康等人的心情,大致和陳汐之前沒什么區別,皆都感到對方無法撼動,皆都有一種無力感。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陳汐自持有小鼎相護,并無絕望氣餒之意。
  而楚江王季康等人,可沒有這等運氣了。
  所以,他們明知如此,也不得不如此去行動了。
  沒有招呼、也沒有商議,近似于心照不宣般,楚江王季康、秦廣王杜嬰、宋帝王趙恒云于同一時刻悍然出擊,默契十足。
  轟隆隆!
  三位大羅金仙強者出動,全力搏命,一剎那間而已,整個崖坪之上,已被濃烈、沸騰無比的金仙法則所籠罩,如汪洋奔騰、似深淵浩大,熾盛無量,足以撼世!
  對于此,陳汐身影不動,如碣石盤踞,如身在彼岸,任憑那些攻勢如何滔天,竟是不能沾染其分毫,更遑論擊傷于他了。
  恰似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
  不過,楚江王季康等人似早已猜到此幕,只是咬牙強攻,指天踏地,威猛如烈日當空,要撕裂這“萬流囚神陣”,破開一線生機。
  唯有如此,他們方才有活命的機會。
  “齊山河?”
  對于這一切,陳汐竟似是不再理會,而是扭頭,一對深邃而滄桑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黃泉大帝身上。
  “正是弟。”
  黃泉大帝拱手,枯瘦而冷靜的面龐上,竟是浮現一抹驚喜之色,旋即就被一股虔誠狂熱之色所取代。
  早在不知多少歲月之前,當時,他齊山河還是一名黃泉宮的弟,年少氣盛,傲視八方,也算是年輕一代天賦超絕的蓋世人物,也正因如此,才有幸跟隨其師尊見到過第三任幽冥大帝一面。
  當然,也僅僅只是一面,那時候別說是他,就是其師尊,在幽冥大帝眼也和尋常人物沒什么區別,自然不會多加關注他齊山河。
  可齊山河卻萬萬沒想到,時隔這么久,第三任幽冥大帝,居然還記得他這個小人物的名字!
  這如何讓他不驚喜?
  若是被外界人知曉齊山河心的想法,非驚掉一地下巴不可,黃泉大帝若是小人物,那他們又算什么?
  當然,這種對比放在第三任幽冥大帝身上,倒是很容易讓人接受。
  因為和他相比,無論現在的黃泉大帝、孟婆殿主、枉死城主,還是道司大司主、十殿閻羅,皆都是后生晚輩,自稱為小人物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這兩件寶物暫且交由你掌管了。”
  陳汐開口,將誅邪筆和幽冥錄交給了黃泉大帝。
  黃泉大帝只覺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懵掉,不敢置信,一時竟有些手足無措,這等模樣出現在他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身上,可知其遭受的震撼有何等之大了。
  “此終究是要前往仙界的,那里,是容不得這兩件寶物的。”陳汐輕嘆,竟是有著一抹無奈之色。
  話雖從陳汐口說出,但黃泉大帝知道,對方如今是第三任幽冥大帝,所以“此”,必然也是說的陳汐。
  “您……可以讓他留在幽冥的。”黃泉大帝深吸一口氣,低聲說道。
  “我?”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復雜之色,“他的路,誰也無法插手,強自留下,神衍山也不會答應。”
  黃泉大帝震驚,神衍山!那可是三界最神秘的道統之一!
  他可是清楚記得,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曾與神衍山之主伏羲論道十日,勝負雖未公布于眾,可卻成了傳遍三界的美談。
  但他卻沒想到,這來自人間界的小家伙,竟然和神衍山也有著脫不開的干系,一時之間,也是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您放心,拼盡所有,弟會幫陳汐保管好這兩件寶物。”再次深呼吸一口氣,黃泉大帝鄭重說道。
  剛才幽冥大帝所說的是“暫且掌管”,他自然聽得出其意味。
  相較而言,陳汐才是幽冥大帝的真正傳人,他黃泉大帝對自己再自負,也很清楚無法將其取代。
  陳汐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抬頭望向了一側。
  那里,楚江王季康等人狀如瘋魔,依舊在全力轟殺那“萬流囚神陣”,可惜,時至如今,也是無法將其破開一絲縫隙。
  見此,黃泉大帝目光也不由泛起一抹憐憫之色,之前趾高氣昂,不可一世,如今惶惶如喪家之犬,可憐,實在是可憐啊!
  嗡!
  就在此時,陳汐探手,輕輕在虛空一撥,動作如行云流水,羚羊掛角,不染一絲煙火氣息。
  可隨著這個輕描淡寫的動作,一抹濃烈的黃昏之色彌漫而開,如時光之落幕,如宙宇之終結,透著一股悲壯、無奈、無力回天的蒼茫氣息。
  終結道意——諸神黃昏!
  黃昏,就是落幕,終結。
  黃昏之后,是永久的沉寂,是永久的黑暗,為下一刻黎明開辟新紀元。
  黃泉大帝眼睛倏然擴張,流露出無比的震撼之色,似是沒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竟能親眼目睹這等傳說的禁忌奧義!
  當年,可正是因為終結道意乃是構成輪回法則的核心奧義,這才引動了漫天諸神的殺機,不惜一切代價將第三任幽冥大帝鎮殺。
  從那時起,終結奧義就成了一種遍及三界的禁忌,再無人能夠得見一面!
  另一側,那楚江王季康、秦廣王杜嬰、宋帝王趙恒云也都渾身一僵,停下手動作,像一具具泥塑的雕像般,徹底呆滯。
  黃昏!
  終結!
  時隔無垠歲月,竟然再次重現世間了!
  但下一刻,他們就顧不得震駭,因為這蘊含終結道意的一擊,是針對他們而來……
  “不——!”
  瘋狂而不甘的嘶吼響起,楚江王季康三者猶如瘋魔,渾身都燃燒起法則火焰,拼命沖殺,可這一切在終結黃昏面前都是徒勞。
  下一剎那,三者身上已披上一抹黃昏之色,旋即,這三位大羅金仙的身軀竟是悄無聲息一點點消弭于無形了!
  就像是白晝被永夜一點點吞沒,自始至終,沒有發出半點聲響,更無血淋淋的畫面發生,可正因為如此,反而愈發令人膽寒和驚恐。
  直至這一切落幕,黃泉大帝兀自沒能從那一股震驚清醒過來。
  自然沒有發現,他身旁的陳汐,已沒了那一股掌控萬物、睥睨萬物般的至高氣勢,重新恢復了之前的沉靜出塵模樣。
  這一刻的陳汐,神智陷入一種奇異的感悟狀態,能夠清晰感知到,自己的識海,燃燒起一縷火焰,如琥珀般透明,呈現黃昏之色。
  陳汐知道,那就是終結道意,是第三任幽冥大帝的那一縷意念徹底消弭之前,留給自己的最后一份禮物。
  是參悟,還是不參悟。
  只在他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