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993 大帝之威

案牘后方的老者,乃是九華劍派內門長老傅云,此次和其他數名長老一起,被派來駐守靈華大殿,負責收錄修者事宜。
  這是一份繁瑣細碎的任務,從中也能看出,傅云在九華劍派宗門內的地位并不多高,否則也不會被派駐此地。
  但地位不高,可終究是九華劍派的一位長老,對于宗門內的一切大小事宜,還是要比尋常人更清楚。
  所以,當聽到那“大楚王朝松煙陳氏”八字時,他心中就是一動,睜開了眼睛,當看清陳安的面孔模樣時,腦海中更是不由自主浮現出一抹峻拔的身影。
  旋即,他整個人都呆在那里了,神情恍惚不已。
  “還不走?難道非要我等用強,將你們二人驅逐出去!?”
  這時候,大殿中再次傳來那孫川的厲聲大喝,伴隨著還有其他弟子的冷笑聲,亂嗡嗡一片。
  聽到這些,傅云心中猛地竄出一股難以描述的怒火,猛地一掌拍在案牘上,沉聲道:“真是混賬!給我統統閉嘴!”
  轟的一下,堅硬的案牘化作碎屑,撲簌簌墜落一地,伴隨著傅云的喝聲,宛如一重驚雷般,震蕩在大殿中。
  僅僅一剎那間,大殿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九華弟子都神色一僵,惘然地看向傅云長老,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何事,怎會觸怒了他老人家。
  “你們這兩個該死的混賬,竟敢觸怒傅云長老,今日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那孫川卻是微微一怔,自以為明白了一切,神色變得愈發冷漠高傲,言談舉止之間,儼然已將陳瑜和陳安視作罪魁禍首。
  啪!
  見此,傅云唇角抽搐,直氣得渾身直哆嗦,噌地一下竄起身子,一巴掌就抽在孫川的臉頰上,打得對方牙齒掉落,口噴鮮血,整個人慘叫一聲,重重摔落在地。
  眾人悚然,看著如暴怒雄獅一般的傅云長老,不自禁艱難吞了吞口水,有些駭然,不明所以。
  “混賬東西,讓你閉嘴,你竟敢猶自口出狂言!”
  傅云長老厭惡地瞥了地上的孫川一眼,旋即一揮手,吩咐道:“來人,帶他返回宗門,禁閉反省,沒有我的命令,不允許出關!”
  在場一眾九華弟子心中又是一顫,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這孫川可是傅云長老的關門弟子,尋常寵溺的不得了,怎會今日一反常態,不僅當眾掌摑于他,甚至還要將其遣返宗門禁閉起來?
  這時候,就連那在大殿兩側盤膝靜修的數位長老,都睜開了眼睛,有些疑惑,也似乎不清楚傅云為何會如此暴怒。
  不過卻無人敢多問,當下就有兩名弟子走出,攙著被一巴掌打暈過去的孫川,匆匆離開了靈華大殿。
  見此,傅云這才冷冷一哼,神色稍緩。
  “師伯,這兩人該如何處置?”
  一名弟子看了看陳瑜和陳安,這才小心翼翼問道。
  “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傅云冷冷掃視過去,嚇得后者渾身一哆嗦,差點癱坐在地。
  “傅云師兄,無知者無罪,你且說說,究竟發生了何事?”一旁,一名肥胖的黃袍老者走上前,溫聲說道。
  “裘師弟,待會你就明白了。”
  傅云揮了揮手,旋即就把目光落在了陳瑜和陳安身上。
  這一剎那,他那充斥慍怒之色的臉頰,竟是一下子變得柔和起來,笑容溫煦,目光慈祥,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眾人愕然,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傅云長老的態度未免變得太快了些吧?
  唯有那些長老隱約猜到了些什么,紛紛把目光落在了陳瑜和陳安身上,略一打量,皆都流露出一抹驚艷之色。
  好一對根骨絕佳的良材美玉!
  怪不得傅云長老動怒,這等年輕人,可比搜羅一堆尋常冥化境修士強上太多了。
  不過,這依舊打消不了他們心中疑惑,這樣根骨頗佳的好苗子的確很難得,可不見得要因此而把自己關門弟子都打入禁閉中吧?
  這時候,傅云已是溫煦笑著開口,道:“兩位公子,剛才弟子無知,多有冒犯,還望體諒一二。”
  看了這發生的一幕幕,陳瑜心中早已透亮,當下笑道:“這位前輩鐵面無私,我們很是欽佩,一點小糾葛而已,前輩莫要掛懷。”
  傅云爽朗大笑,道:“胸襟寬廣,可照日月,兩位公子來日的成就不可限量!”
  說著,他話鋒一轉,道:“來吧,為了抵償之前錯失,由老夫親自為兩位公子進行測試可好?”
  陳瑜和陳安當即點頭。
  接下來,傅云親自動筆,將二人的姓名、籍貫、出身、修為一一記錄于案,然后突然問道:“陳瑜公子,冒昧問一句,乃父的名諱是?”
  “陳昊。”陳瑜答道。
  “哦。”傅云眉頭挑了挑,繼續問道,“那你可知曉我派西華峰之主,陳汐長老?”
  此話一出,大殿眾人皆驚,心中砰砰直跳,隱約感覺到,這只怕才是傅云長老真正的目的!
  那些長老更是眸綻精芒,有些動容,他們這一剎那,終于想起一個一直被疏忽的事情,自家門派的陳汐長老,在拜入門派之前,似乎就是來自一方小世界中的一個名叫大楚王朝的地方。
  而這兩個年輕人又都姓陳……難道他們真的是陳汐長老的親人?
  一想到這,這些長老也不淡定了,一道道目光齊刷刷凝聚在陳瑜和陳安身上,神色中皆帶著一抹異色。
  陳瑜抬眼看了看身旁的陳安,見后者沒有反對,當即點頭道:“陳汐,正是我大伯的名諱。”
  大伯!
  眾人瞠目結舌,如遭雷擊,哪怕早已隱約猜到一些,可當陳瑜親口承認時,眾人心中依舊禁不住掀起一片驚濤駭浪。
  陳汐!
  那可是九華劍派當之無愧的大人物,名滿天下,威震玄寰域!
  當年他孤身直闖天衍道宗,斬殺大羅金仙冰釋天一具分身的那一站,更是震撼了整個修行界,令其威名達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身為九華劍派的一員,在場眾人又哪會不清楚這些?
  而眼前這年輕人,居然是陳汐長老的侄兒,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一時之間,大殿中的氣氛都變得沉寂起來。
  傅云長老呼吸粗重,唇角都顫抖不已,扭過頭,望向一側一直沉默不言的陳安,道:“那……這位公子呢?”
  “他是我堂弟。”
  一旁,陳瑜開口答道,目光中泛起一抹戲謔之色,笑嘻嘻說道,“嗯,忘了告訴您,他父親就是我大伯。”
  此話一出,傅云長老如遭雷擊,腦袋嗡的一下,差點都炸開,驚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陳汐長老的兒子!
  居然是陳汐長老的兒子!
  這一刻,不止是傅云長老,在場每個人都呼吸一窒,目瞪口呆,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之色。
  尤其是那些九華弟子,一想到之前自己居然對陳汐長老的血脈親人出言不遜,雙腿都直打顫,哆嗦不已。
  怪不得,怪不得剛才傅云長老如此暴怒,若是換做我,非一掌劈殺了那孫川不可!僅僅只是懲罰他禁閉已經太過仁慈了……
  那些長老心中,皆都轉動著同樣的心思,而看向陳瑜和陳安的目光,也都變得慈祥溫煦起來。
  見此,陳安不由無奈地看了陳昊一眼,卻并未多說。
  “你看,一味遵守規矩,有時就會受到小人刁難,而身份存在的意義,除了能改變對方的態度,同時還能驅趕一些不必要的蒼蠅和麻煩。”
  陳瑜笑著傳音道。
  “我父親能在玄寰域闖下如此威名,可從未借助過什么身份。”
  陳安僅僅一句話,就讓陳瑜啞口無言,心中的一絲得意也是瞬間不翼而飛。
  “來人!快!快請兩位公子進入大殿貴賓雅閣休息!”這時候,那傅云長老也是猛地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飛快吩咐道。
  嘩啦一下,一眾弟子紛紛湊上前,又是敬畏又是小心地請陳瑜和陳安前往貴賓雅閣休憩。
  兩人倒也并未拒絕。
  “你說的也不錯,做任何事情,只要不違逆本心,又能達成所愿,這中間所使用的手段,并無什么高下之分。”
  一邊走,陳安一邊若有所思傳音道。
  陳瑜哈哈大笑,拍了拍陳安的肩膀,“你這小子,就會拿你哥哥我開玩笑!”
  不過,還未等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殿中,驀地一道陰冷的聲音從靈華大殿外傳了進來——“九華劍派都死到臨頭了,還擴充力量,我看完全沒這個必要了!”
  ……
  與此同時,九華劍派、西華峰洗劍池之之畔的庭院中。
  嗡的一聲,一襲杏黃道袍的陳汐,從星辰世界中走出,眸光湛然,遙遙望向極遠處,唇邊不知何時,已是泛起一抹由衷笑意,喃喃道:“這是本尊的氣息……終于回來了啊。”
  “終于回來了……”
  同一時間,玄寰域一處荒無人煙的峽谷上空,平靜的虛空驀地泛起一圈圈漣漪,下一刻,已是從中走出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
  正是陳汐和卿秀衣。
  兩人相視一笑,皆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查找本書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