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94 終結黃昏

重返玄寰域,對于陳汐和卿秀衣而言,不亞于歷經了一場輪回。
  畢竟,這個過程太過驚心動魄,先是為了百年賭約,陳汐孤身直闖天衍道宗,屢受刁難和阻礙,最終和冰釋天分身對戰。
  原本,那應該就是完美的落幕了。
  可惜在最后時刻,還是被冰釋天算計一把,卿秀衣被楚江王季康以“幽冥盤”強自帶入了幽冥中。
  也是從那時起,陳汐被動卷入其中,唯有再次啟程,闖入幽冥中,孤身征戰,血殺八方,一路披荊斬棘,最終于五位閻羅王手中,將卿秀衣救回。
  這個過程說來簡單,實則困難重重,可謂是步步殺機,險象環生。
  而今能夠攜美而歸,陳汐心中的振奮也就可想而知。
  “咱們走吧,一起先返回九華劍派。”陳汐笑道。
  他們此時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荒蕪不堪的峽谷,很陌生,人跡罕至。
  不過這難不住陳汐,因為從返回玄寰域的那一刻,他已經感受到了第二分身的氣息,只需沿著這一股氣息返回,就能夠輕松返回九華劍派。
  卿秀衣想了想,卻搖頭道:“我想趁此時間,多和你說說話。”
  陳汐怔然,有些猜不透卿秀衣的心思,但還是毫不猶豫笑答道:“也好。”
  這片荒蕪的峽谷中,寸草不生,到處都是灰褐色的巖石,烈風呼嘯,飛沙走石,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死寂一片。
  陳汐和卿秀衣并肩坐在峽谷一處陡峻山峰之巔,遙望天地,一片蒼茫,落日如血,透著一股悲愴的氣息。
  “我當年從太古戰場被帶入天衍道宗,就開始閉關,不問世事,一心要將前世種種業果斬除……”
  清冽如幽泉般的聲音,叮咚在陳汐耳畔響起,卿秀衣雙手抱膝,秀發輕舞,一對如星辰寶石般的眸子中,泛起一抹追憶之色,朦朧如煙云。
  “在百世之前,我一夜渡劫九重天,若要成仙,也是垂手可得,可是當我將要邁出那一步的時候,在我內心深處卻有一個聲音對天道,對永生產生了一絲質疑。”
  “當時,我猶豫許久,最終決定兵解,想要尋覓出內心深處的那個答案。然后,我歷經百世輪回,每一世都體驗著完全不同的人生,走著完全不同的修行道途,累積百世經歷,終于讓我勘破了一絲天道機運!”
  說到這,卿秀衣那清美而脫俗的容顏上,驀地閃現一抹憧憬之色,燦爛奪目,耀眼不可方物。
  “天道機運?”
  一直靜心聆聽的陳汐,當聽到這四個字時,心中也不由狠狠一震,憑生一抹震撼,萬沒想到,卿秀衣對天道的認知,居然已達到這等恐怖的高度。
  所謂天道機運,便是天機!
  天機不可揣度,虛無渺茫,循環與宙宇諸天之間,別說是人間界修者,就是那漫天神佛、都不敢妄言天機。
  想當年,神衍山之主伏羲,也是憑借河圖之功,窺破天機而入道,方才抵達大道之盡頭。
  而卿秀衣,歷經百世輪回,斬除前世重重業果之后,竟窺伺到了一絲天道機運,這若傳出去,何止是玄寰域,只怕整個三界都會轟動不可。
  “可惜,限于修為太過低淺,我難以窺伺更多的天機,只能隱約感知到,我的道途會以涅槃的方式,在仙界得到一種全新蛻變,至于是何種蛻變,卻是無法得知。”
  卿秀衣幽幽嘆息了一聲,那一對清眸中罕見地浮現一抹惘然。
  旋即,她笑了笑,抬眼凝視陳汐,道,“聽起來,是不是感覺和預卜命格差不多?”
  陳汐點頭,還是實話實說道:“命運、天機、道途,或許是世上最無法言說的存在,不過,我個人并不信奉什么宿命之說。”
  “因為你的命格早已被天機所掩蓋,身處天機之中,自然對此并無什么感覺。”卿秀衣一語驚人。
  陳汐怔了怔,道:“你也看出來了?”
  卿秀衣清眸中泛起一抹異色,道:“嗯,也是在出關之時,才突有所悟。”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或許,這世上最難審度到的,或許就是自己了……”
  陳汐想起自己識海中的河圖碎片,也不由感慨不已,自己的命格被天機所掩蓋,卻被天道視作“異端”,這世上之事,還就是那么不可思議。
  “說這么多,我其實只想告訴你,成仙或許能夠與萬古同壽,逍遙無憂,可若想永生,可不是成仙能夠辦到的。”
  卿秀衣神色變得肅穆,認真說道。
  “永生……”
  陳汐怔了怔,終于明白,卿秀衣所追尋的道途,其實和這世間億萬生靈都一樣,皆都不甘于枷鎖于命運之鏈之中,渴望著永生于天地,不朽長存。
  只不過卿秀衣更清楚,也更明白該如何在自己道途上前行,并一路走到盡頭。
  片刻后,陳汐搖頭自嘲道,“我對永生沒什么興趣,唯一所愿,就是完成肩上承擔的責任,如此就足夠了。”
  “那你完成責任之后呢?”卿秀衣追問。
  陳汐坦然道:“從沒有想過。”
  他的確沒想過,因為他的事情已經太多,晉級天仙,尋覓母親左丘雪,找回父親陳靈鈞……
  這沉甸甸的壓力也讓他不敢想太多。
  “我明白了。”卿秀衣想了想,點頭道。
  至于明白了什么,她并未多說,只是扭過頭,看著遠方那昏沉地平線上的如血落日,輕聲道:“我最多只能陪你一個月了。”
  此話一出,登時令陳汐從沉思中驚醒過來,皺眉道:“這是為何?莫非還有什么事情沒有解決嗎?”
  卿秀衣笑了笑,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指,指了指天,道:“我不得不先行一步。”
  “仙界?”陳汐眉頭一挑。
  “嗯。”
  卿秀衣點頭,抿嘴道:“其實,從未斬除前世業果,破關而出的那一刻,就已可以隨時隨地前往仙界,世間任何的劫難,都已攔不住我。”
  聲音之間,難掩一抹睥睨自信之色,歸根究底,她一直是個內心驕傲無比的女子,因為驕傲到極致,所以從不愿和世間任何人分享屬于自己的驕傲。
  當然,陳汐是唯一的例外。
  “一個月嗎?”
  陳汐嘆息了一聲,想了想,禁不住又嘆息了一聲,有些沒辦法接受,卻又沒辦法不得不接受,很是糾結。
  見此,卿秀衣不由莞爾,旋即還是有些不忍心似的,耐心解釋道:“我一直沒告訴你,我的實力,每天都在提升,在你和冰釋天對決時,我已只差一步邁入天仙之境。直至進入幽冥中,雖被禁足于萬流山囚神窟中,可那一段時間的體悟,卻是令我的實力突飛猛進。”
  陳汐咂舌,道:“那現在你的實力有多強?”
  卿秀衣歪著腦袋,如瀑青絲傾瀉而下,那清美的容顏上罕見地流露出一抹調皮之色,笑道:“你猜猜?”
  “天仙?”陳汐當然很欣然地就接受了這個請求。
  卿秀衣抿嘴,眨了眨眼睛,“再猜。”
  “玄仙?”見此,陳汐心中已隱隱有些吃驚了。
  卿秀衣這次連話也不說了,只是輕輕笑著,一副你再猜的模樣。
  陳汐眼睛睜大,愕然道:“該不會是大羅金仙吧?”
  “為什么不可能?”卿秀衣反問。
  這一下,陳汐總算徹底明白,卿秀衣如今的實力,竟已達到大羅金仙的行列了!
  “那你……”陳汐怔怔。
  “我也是剛突破,否則也不用你相救,自然能從萬流山脫困。”卿秀衣似看破了陳汐心思,輕聲解釋了一句。
  旋即,她輕輕咬了咬櫻唇,清眸流離,楚楚可憐道:“怎么,你得知這一切之后,是不是很后悔去救我?”
  陳汐連忙搖頭,不敢有半分含糊。
  卿秀衣展顏而笑,旋即,輕輕一嘆,“這是輪回百世所積累的道行,換做是你,只會比我更厲害。只是可惜,因為我的實力已觸及到大羅金仙的層次,已是再無法在人間界多逗留了……”
  “那就抓緊時間,和我一起回去吧,然后從九華劍派啟程,返回大楚王朝。”
  陳汐想了想,終于作出決定,長身而起,他想趁這短短一個月時間,和卿秀衣一起,陪一陪兒子陳安。
  “好。”
  卿秀衣相繼起身,儼然一副唯陳汐馬首是瞻的乖巧模樣。
  這一剎那,陳汐突然感覺,卿秀衣好像變了,變得更柔順和賢淑,這種感覺讓他內心很是享受。
  但同時,他也很清楚,這種變化,卿秀衣應該是故意為之,或許,她在試圖努力用最潤物無聲的姿態,來彌補自己……
  “嗯?”
  不過,還未等兩人動身,卿秀衣似感知到什么,黛眉一蹙,清眸中閃過一抹意外,旋即,她目光又是一冷,彌散出一股徹骨的寒意。
  “發生了何事?”陳汐神色變得認真起來。
  “我感知到了安兒的氣息。”卿秀衣答道。
  陳汐一呆,怔怔道:“安兒?”
  “嗯,他此時就在玄寰域中,并且似乎遇到了大麻煩,否則,我是沒辦法感知到的。”卿秀衣道。
  “大麻煩……”陳汐心中一驚,連忙道:“先別說其他,趕緊找到安兒為上!”
  “走!”
  卿秀衣也不是個拖泥帶水之人,當下探出素手,撕裂虛空,帶著陳汐瞬間消失不見。